• 未分类 05.09.2021

    “闇月树……你居然……”拾幻神色骇然,她本以为在封印下,闇月树灵只会渐渐地走向衰亡,直到被她彻底融合,没想到它残余的意念竟如此顽强坚韧!

    仓促之间,拾幻“砰”地一声变幻成无数飞舞的血蝙蝠,搅动出一大团红雾,抵挡着黑色根须的进攻。

    “我等这一天……实在太久了……”闇月树灵的声音虚弱地回荡开来,但语气里的狠厉与怨恨却刻骨冰寒。

    玉凌也向后退去,一边注意着拾幻的动作,一边催动着大循环继续捏印,将九字诀施展了一遍又一遍。

    “嗡”地一声,无比浓郁的本源闇气再度汹涌而来,尽数被玉凌魂海里的小树苗和闇月树根须所吸收,更由于数量的庞大,这整片空间都有些不堪重负,隐然塌陷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闇月树如焕新生,所有根须都变得光润透亮,狂风暴雨般抽打在拾幻的护体红雾上,将其一寸一寸地碾碎。

    “拾幻,闇族待你们不薄,可你们是怎么回报的?当年闇王那么信任血蝠族,把我送给你们滋养族运,可道灵族高手攻来的时候,你们不仅没有出兵援助,反倒还无比殷勤地凑上去给他们当走狗,给闇族的后背狠狠捅下一刀,你们的良心在哪里?!”

    闇月树灵已不再那么虚弱,但它暴怒的喝问却像是回光返照。

    “你……”拾幻根本没有辩解的时间,她本就受了不轻的伤势,而闇月树的反攻又出乎意料的凶猛,她除了咬牙坚持之外别无他法。

    “闇族覆灭,你们从道灵族那里学来封印之法,将我和旱伟一同禁锢于此,这是你血蝠族先祖的决定,姑且怪不到后人头上。但你们这一代代的族长,竟都如此无情冷血,将闇族的恩惠忘得一干二净不说,还妄图抹灭我的灵念,将我取而代之!非要等到把我的躯壳彻底榨干,把旱伟的血肉吸噬干净,你们才心满意足吗!”

    闇月树灵恨声说着,见拾幻还在剧烈地挣扎,便冷笑起来:“罢了,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我说再多,你也不会感到丝毫的歉疚,你们血蝠族,本就是无心的禽兽!你也不用再拖延时间了,在我灵念彻底消散之前,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哪怕这代价,不足以偿还闇族万分之一!”

    “你想干什么?!”拾幻浮起了极端不妙的预感,令她不由得尖叫起来。

    素颜小美女带着相机户外拍摄

    “本源闇气,还有么!”闇月树灵沉声道。

    玉凌的灵力枯竭了一次又一次,就连恢复度都变慢了,可听到闇月树灵的声音,他还是咬咬牙,服下一颗丹药后,借着渐渐化开的药力,勉强捏出了威力最强的光字诀。

    黑光一出,这片世界的塌陷变得更加明显,只见天地中间的那处大漩涡越深邃,隆隆地牵引出了最后一片本源闇气!

    如果加上闇月树灵自己汇集的那些,本源闇气已经被它积累到了一种恐怖绝伦的地步,足以让不灭境高手悚然动容!

    然而如此庞大的本源闇气却没有涌向拾幻,而是被闇月树灵狠狠地斩向了自身!

    “你疯了吗!”拾幻隐约猜到了闇月树灵的意图,难以置信地脱口而出。

    “我没疯,杀你,只是第一步!闇族从未将你们视作奴仆,可你们却总认为自己没有自由,总认为自己才是西境的霸主,既然如此,我就要让你们真正地永世为奴!”

    闇月树灵森森说着,无穷无尽的本源闇气横斩而下,直接砍碎了它的生命之核,也将拾幻的气息彻底驱逐出去!

    “不!”

    拾幻凄厉地大叫一声,所化的血蝙蝠砰砰地爆炸开来,最终只余不多几只凝聚在一起,化为了人形。

    她不再是那副粗糙如老树皮般的面貌,而是恢复了秀美的妇人模样,但身子却有些透明,眼瞳里的鬼火也黯淡无光。

    拾幻狂喷鲜血,踉踉跄跄地退出十步,最终无力地跌坐在地,露出绝望之色。

    她已经与闇月树融合了六七分,当闇月树遭受致命重创的时候,她同样也伤了根本,几乎奄奄一息。

    “你、你也死定了……”拾幻嘴角不断溢出鲜血,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我死了,但闇月树还将传承下去,闇族也终有一日会重新崛起!”闇月树灵的声音很微弱,但却铿锵有力,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决然。

    它用最后的力气抖落了叶片上的暗红之色,并将枝条极尽舒展,一根根仿如利剑般刺向居住在上面的血蝠族人!

    “轰轰轰!”

    与此同时,悬挂在树枝上的灯笼也纷纷爆炸开来,一缕缕黑气散逸而出,百川归海般融入闇月树中,透出解脱的波动。

    “天啊,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闇月树在摇晃!”

    “救命啊,救我……”

    血蝠族人陷入了无与伦比的惊恐,他们变幻成蝙蝠想要极逃走,可还是被那些利剑般的枝条洞穿了身体,一瞬间抽去了他们九成的修为和生机,很多血蝠族人甚至当场陨落!

    而在树根处,拾幻虽然看不见下面的异变,但她已然猜出了闇月树灵的举动,不禁悲怒交加地厉喝道:“你给我住手!”

    “呵,还没完呢。”闇月树灵讥讽一笑。

    霎那间,它就将融入体内的闇族残魂透过枝条释放出去,涌进了那些惨叫的血蝠族人的身体里!

    “云承,帮我挡住她!”闇月树灵说完便开始吟诵古老的咒语。

    “这……这是闇桀咒?!”

    拾幻抑制不住地颤抖着,她感受到了闇月树灵无可撼动的决心,它是真的要给血蝠族打上永世无法洗去的奴印!

    玉凌脚步一迈便挡在了拾幻身前,虽然他的灵力已经耗空,但光凭金刚境的玄力便足以压制重伤垂死的拾幻。

    “滚开!”拾幻披头散,状若疯癫,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

    玉凌身形一晃,直接打出了横光断明一式,即便拾幻极力躲避,玉凌的拳头仍然落在了她的左肩。

    “噗!”

    拾幻的身体骤然抛出,喷出了凄艳的鲜血。

    “不……不能……”她重重落在地上,拼尽力地想要从坑里挣扎起来,但终究是陷入了油尽灯枯的状态。

    玉凌几步走上前,拾幻怨恨的目光已经转变成了哀求,艰涩地开口道:“你、你又不是闇族之人,为什么非要帮闇月树灵?就算我瞒了你一些事情,可我能给予你的东西,绝对比它更多,我们还可以合作……只要你阻止住它,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我有一个朋友,他叫朔。”玉凌忽然开口。

    拾幻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玉凌这句话的含义。

    “他是如今唯一的闇族族人,同样也是闇族之王。”玉凌缓缓补完后半句话,这就是他给拾幻的解答。

    拾幻蓦地呆住,过了几秒自嘲地笑了笑,索性闭上眼睛,不再进行无谓的劝说。

    玉凌正要斩下凝墨刀,魂海里的小树苗却微微一震,透出渴求的波动。

    玉凌微微一怔,迟疑地放开了魂海边界,只见小树苗顿时急迫地窜了出去,扎根在了拾幻身上。

    “啊——”

    拾幻痛得浑身蜷缩,凄厉地惨叫起来,小树苗却以肉眼可见的度壮大着,将她所剩的修为和生机统统转化成了自身的养分。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下午5:16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