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06.09.2021

    灵子世界,尼德莱斯大平原,梦幻国度赤玄城。

    翠丝特跟在江言身后从白色的次元传送门之中走了出来,重新踏在了灵子世界的土地,望着那熟悉的天地和空气中的灵子能量,她一时间感觉有些微微的恍惚。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见见你的本体。”没给翠丝特更多的感慨心情的时间,江言直接就对他说道,然后让小白变化出了又一扇次元传送门。

    没错!眼前的这个主动过来拜访江言、并且跟着江言离开了灵子世界去紫玄域旅游了一趟的翠丝特,其实只是一具分身而已,并非翠丝特的本体。

    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这一趟翠丝特过来拜访江言求证答案时,她事先并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得到满意的结果,万一出现什么预想之外的状况,动用本体的她就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有。

    所以,采用分身试探才是最理智的选择。哪怕陷入了危机,分身死亡了,对本体来说也只是稍微受一点小伤而已。

    而此刻,远在木灵元族圣地秘境的自然母神神殿之中的翠丝特的本体,也在这个瞬间感受到了分身的回归,并且同步接受到了分身在这一天里经历的所有记忆。

    还未彻底消化完分身共享过来的记忆,翠丝特就忽然神情一变。

    因为她面前的空间忽然泛起了一阵涟漪,然后一个雪白色的史莱姆就直接从空间中像是钻出水面一样地跳了出来,紧接着这只史莱姆又变作了一扇两米高白色门扉。

    江言带着翠丝特的分身,从门内走了出来,微笑地看着前方坐在神殿御座的翠丝特的本体,道:“女王,这次应该不会不欢迎我的到来了吧?”

    “冕下说笑了,您可是贵客,妾身又怎么会将贵客拒之门外呢。”

    翠丝特微微一笑,然后看了一下她那站在江言身后的分身,微微点了点头。

    女人如花之君君

    江言背后的翠丝特分身直接就化作了一阵翠绿色的流光飞向了翠丝特本体,然后融入了她的体内。

    “不再考虑一下吗?现在后悔的话,可还来得及哦。”江言笑着问她。

    翠丝特很清楚融合这具分身的后果,因为这具分身已经成为了江言的子机,就跟以前江言在沧澜域的时候收服的白飞和高泉的情况一样,当时的白飞和高泉两人作为从外界进来的转生者,只有转生进沧澜域的那一部分灵魂被江言收为了子机,等他们结束转生者任务回归到原本的世界之后,江言就凭借着两人先前的部分被子机化的灵魂作为跳板,将那两人的本体也一起完整地强行收服成了子机。

    现在翠丝特的情况也是一样的,之前因为需要留一手以防万一,所以她在分出分身前往赤玄城找江言的时候,主动将本体跟这具分身的联系削弱到了一个十分低的限度,为的就是避免分身陷入了什么意外情况后连累到本体。

    因此,就算现在这具分身跟江言签订了数据协议契约而成为了江言的子机,契约效果暂时来说也是不会影响到翠丝特本体的。

    但如果翠丝特现在主动将分身重新收回去融合的话,那情况可就不一样的。

    那意味着分身之前跟江言所签订的那份数据协议契约的一切效果,以及分身那受制于江言的子机的身份,翠丝特的本体同样也会照单接收下来。

    翠丝特跟以前的高泉和白飞那个时候的情况不同,她是提前就知道了收回那具分身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的,但却依旧选择了这么做,这就等于是主动给自己套了枷锁。

    翠丝特面对这个问题,只是苦笑了一下:“妾身莫非还有别的选择吗?陛下刚刚回到这个世界里就立刻主动过来找妾身了,不就是因为妾身通过那具分身知道了太多的重要情报吗?”

    有一句话,往往会成为很多人招惹杀身之祸的理由你知道的太多了!

    翠丝特的分身之前跟随江言离开灵子世界,通过小白架设的次元传送通道抵达了另一边的紫玄域,虽然仅仅在那边停留了加起来也就大半天的时间,但这大半天里,她见识到的价值巨大的情报信息可着实不少。

    其中最关键的,一个是小白在混沌虚空里架设的次元传送通道的坐标位置;另一个就是紫玄域那个距离灵子世界最近的世界的虚空坐标。

    前者对梦幻国度接下来的战略价值有多重要是不必多言的了;后者则意味着如果这份坐标情报落入了圣主耶辛那样的强者手里的话,对方只要根据紫玄域世界的坐标来做准备,就可以凭借着本身过硬的实力和坐标情报提供的方向明确的虚空航线,自主地穿过灵子世界之外的虚空荒芜区域进行跨界探索了!

    之前奥修因和耶辛为何多次尝试探索界外的混沌虚空却总是无功而返?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灵子世界周边的混沌虚空界域太过荒芜了,在那茫茫虚空里们就算想寻找新的世界,也不知道从何找起,更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在探索的半路就油尽灯枯然后直接被困死在无尽的虚空之中。

    但如果们像翠丝特现在这样,已经明确地知道了灵子世界外距离最近的某个异世界的坐标位置和沿途大概的虚空环境,那么探索的成功率就会大大增加,尤其是探索时的安系数,会比茫然无知的时候要好不知道多少。

    这其实就像是地球的大航海时代,如果是在没有卫星定位和航海图指引的情况下远离已知的安大陆,一往无前地进入茫茫大海进行探索未知新大陆的航行,探索难度和危险系数都是极高的。就江言前世记忆里的大航海时代初期,他那个世界里为了初次航海探索的事业而奉献出性命的先辈人士就不知道有多少了,也正因为这样,那位在历史第一个完成了环球航海成就的人才会享有那么高的声誉并在历史留下他的名字。

    而要知道,实际,就算是江言前世记忆里的那位首次完成环球环海成就的历史伟人,其本身也并未在那段航海探索的远途旅行里坚持到最后,就直接死在半路了,剩余的环球旅行的成就,还是其同伴继续替他完成的。

    而世界之外的无尽混沌虚空里的危险,比起世界内部的荒山大海,又何止高出了一点半点?

    所以可以想象,翠丝特得知的这些情报,其价值有多大,尤其是对于这个最多几百年后就会迎来终末的世界里的人而言,那完是像救命稻草般的东西。

    翠丝特可见翠丝特可不认为,被她得知了这些情报之后,她如果还选择拒绝江言的招揽的话,会得到什么好结果没看她前脚才刚刚跟取得了分身的记忆,江言后脚就找门来了吗。

    看到翠丝特这么识趣,江言心情也很不错。

    翠丝特猜的没错,如果刚才她反悔的话,江言可就还真要做些什么了。紫玄域这个梦幻国度针对于灵子世界的前哨据点,对江言来说重要性极大,若是被圣主和魔神们得知了江言在紫玄域世界的布置,很可能会给他带来不利的影响,这可不是江言希望看到的。

    虽然江言没指望这些情报能永远瞒着其他人,但相关的情报能被多封锁一时,就尽量去封锁,毕竟时间拖得越久,对江言才越是有利啊。

    实际,江言这也是在给翠丝特下了一个套。

    本来因为灵子世界距离紫玄域太远,中间隔着茫茫虚空,就算翠丝特跟她的分身之间有着联系,但也会因为这过于遥远的跨界之隔而导致难以再共享记忆信息,尤其是她在分出那具分身之后,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还主动将本体与那分身之间的联系给削弱过了。

    这就导致了,就算江言带着她的分身前往了紫玄域,分身只要不回到灵子世界的话,翠丝特的本体也就不能分享到分身的记忆。

    而当翠丝特的分身成为江言的子机之后,其数据权限被江言掌握,就算她返回了灵子世界重新和本体恢复了记忆的共享链接,但只要江言想,随时可以通过数据之力的权限操控来封锁翠丝特分身拥有的记忆信息,使得她的本体什么情报也探查不到。

    但江言却没有封锁,而是任由她们共享了彼此的记忆,就是为了借此彻底杜绝翠丝特的本体反悔的退路。

    因为,哪怕通常来说本体和分身的性格是相同的,在同样的处境下基本都会做出类似的选择,但江言可不会百分百地相信翠丝特。尽管她临时反悔的可能性很低,但终归还是有那么一丝可能的。

    现在,江言对于翠丝特的果断,自然是非常地满意了。

    所以江言打算给她一些回报。

    “女王……”

    翠丝特忽然摇了摇头,道:“陛下,既然已经成为了您的臣属,您还是直呼妾身的名字就可以了。毕竟,‘女王’什么的,相较于妾身现在的身份来说,放在您面前可就不太适合了呢。”

    “那么,翠丝特,”江言无所谓地点了点头,顺势改变的称呼方式,道:“以你跟其他六位精灵王之间的关系,自然之心这件属于木灵元族的传承秘宝,他们是不会眼睁睁任由你将其也带入我们国度的吧?”

    “确实如您所言。”

    想起这件事,翠丝特就是不进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叹了口气,道:“我的那六位同胞里的大多数,都相信着只要将母大人分给我们的七件传承秘宝重聚合一,就可以凭此突破困扰了我们多年的瓶颈,从而踏出那期待已久的一步,成就四级真神之位,再度重现当年我元族精灵一族的风光……”

    “而如果七件传承秘宝之一的自然之心被交给陛下的梦幻国度的话,以陛下您和梦幻国度的实力来看,以后这七件传承秘宝恐怕就再难有重聚合一的机会了。”

    “所以,他们多半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这也就是他们监视你行动的理由?”江言玩味地笑着问。

    虽然并不明显,但江言通过子机网络的哨机侦查,确定了此刻的木灵元族的德鲁伊秘境附近,就隐藏着一些不怎么友善的视线,正隐晦地窥探着自然母神神殿里的动静。

    相信翠丝特本人也绝对应该发现这些监视者了,但她却没有出手驱逐,原因自然就是因为对方的身份让她不方便出手了。

    “嗯。”翠丝特脸浮现出了一抹郁闷,点了点头道:“妾身之前会使用分身前去拜访陛下,除了处于预留一手以应对意外的谨慎心理之外,也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妾身必须坐镇神殿保管自然之心,才能让妾身的那些兄妹们放心。”

    说到这里,翠丝特有些忐忑地看向江言,略微迟疑地问道:“说起来,陛下,您真的不需要妾身将自然之心献给您吗?”

    “你是不是忘了,早在五年前,我就拿到自然之心彻底研究过一遍了,你觉得我现在还缺那东西?”江言耸了耸肩。

    “再怎么说,自然之心也是一件四级神器哦,而且还是可传承型的神器哦,就算对陛下已经无用,但放在梦幻国度之中也依旧有着极大的价值吧?”翠丝特看着江言那貌似并不重视自然之心的样子,就有些不服气地反驳道。

    好歹那也是她们木灵元族最为重视的镇族之宝啊,虽然知道您是很厉害啦,但它也没您说的那么不值钱吧?

    “传承?”江言挑了挑嘴角,道:“有着我的数据程式作为替代,你觉得咱们国度以后还会缺这种东西吗?”

    “呃……”翠丝特顿时哑口无言了。她这才醒悟过来,自从江言完解析了自然之心以后,貌似自然之心蕴含的那些传承之理,对方都已经可以批量制造成程式结晶当商品直接卖了……

    说来也是讽刺,她们木灵元族这几年不就经常向梦幻国度采购这种木灵类的传承程式吗?

    这种‘自己无比地看重的某个东西放到别人眼里却价值不过如此’而形成的心理差异感,让翠丝特的心情不禁变得复杂难明,既有一种被完比了下去的失落感,也有自己也加入其中而产生的期待感和自豪感。

    不过还没等翠丝特平复好心绪,江言就忽然又是一笑,眼里露出玩味之色。

    “话虽如此,但既然你和你的族民已经加入了我的麾下,那你们的传承宝物自然也就是属于我的财产之一了。我可没有大方到会把已经落入了自己口袋里的宝贝再拿出来拱手送给别人啊!”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10:25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