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06.09.2021

    所谓仙躯通灵,说白了,也就是仙阶层次生灵陨落后的尸身里面诞生出了新的灵智,这叫做仙躯通灵。

    不过尸身里面新诞生的灵智,和陨落之前的灵智是不一样的,这是一种新生命的开始,只是不得不说的是,这种开始看起来还真不正常,而且还非常的邪异。

    同时,新诞生的灵智,其实和正常诞生婴儿一样,都需要后天慢慢成长,才能够变得富有城府和狡诈心机的。

    不可能尸身里刚一诞生新的灵智,就是一个智慧高深的老妖怪般存在。

    然而,此时在无名对面的这五位守城者就很诡异了,以他们身体反应出的,且正在经历的通灵蜕变状态,明明还没有完成功。

    而倘若还没有完成功的话,那他们五个的智慧显然是达不到成人的智慧层次的。

    可是,就在刚刚,无名想要忽悠住他们的时候,他们五个却是将计就计,把无名忽悠个够呛,而这也是无名郁闷,也想要尽快弄清楚的主要原因。

    这不对劲啊!

    “我们五个的确是仙躯通灵,过去的尸身中产生了新的灵智,不过这其中有些你不知道,也无法想象的小差别罢了。”为者倒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只是他这话却也令无名他们更加的疑惑了。

    “能说说吗,我以前也碰到过仙躯通灵的生灵,但是却没有像是你们五个这样的,说实话,我很好奇。”无名摊开手,一副很是无奈,又很是好奇的模样请教道。

    “我们五个当初都是重伤垂危的情况下,被时空祖神所救的,但是他并没有将我们五个直接救治回来,而是传给了我们一篇功法,说是修炼成功便可以活下来。”

    “只是我们当时也没有想到,那篇功法会让我们变成这副模样,但是我们也不怨恨时空祖神,因为当时他也算是说的明白了。”为者怅然道。

    小圆脸短发呆萌少女秀气商场写真

    “时空祖神怎么说的?”无名道。

    “祖神说,我不会特意救你们的,如果你们想要活下去,那就修炼,有任何后果你们一力承担,但是如果你们不想活下去,那就去死好了。”为者转述时空祖神当时的话,让无名听得也是一阵讶然。

    说实话,这的确像是时空祖神说的话,而且不得不说的是,时空祖神当时对他们说了那么多话,也算是破天荒的事情了。

    再者,无名也是猜测,那个时候应该也是时空祖神被下面两个徒弟背叛的时候,要不然,时空祖神也不会说的那么冷漠无情的。

    毕竟,时空祖神当时也是想找人帮自己守住这片城的。

    “你继续说。”无名示意道。

    “性命垂危,即将身陨,就像是落水之人一样,哪怕是碰到一根稻草都是要死死的抓在手里的,很显然,我们当时就是落水之人,最后,也皆是义无反顾的决定修炼那篇功法了。”

    “只是我们修炼成功了,最后却还是死了,直至上一个纪元,我们的尸体里诞生了新的灵智,也就是新的意志,而后我们死亡前的意识也开始慢慢回归。”为者声音低沉,而无名等人则是静静聆听,以至于这座城,也就剩下为者的声音在不断的回响着。

    “难道你们现在的意志,是你们死亡前的意志和新诞生的意志的融合体?”无名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没错,你不要问为什么我们死亡前的意志没有压制,并炼化新诞生的意志,说白了还是因为那篇功法太霸道了,以至于新诞生的意志,哪怕是刚诞生出来的,却还是能够和我们陨落前的意志相互对抗了,这么多年下来,新旧两种意志不断交锋,不断融合,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我们算是什么东西了。”为者叹息道。

    “我明白了!”无名长叹道。

    “你明白什么了?”为者好奇道,而另外四人也皆是将目光投向了无名,等待他的下文。

    “其实也是我的猜测,不过就我对时空祖神的了解,我想我的猜测和实际情况是没有太大的差别的。”无名道。

    “有些事我不便多说,毕竟涉及到时空祖神,我就说你们修炼的那篇功法吧,那应该是时空祖神想要走向脱的一个办法,不能说是成功吧,但是也不能说是失败了。”

    “当初,他乐意把那功法给你们修炼,也是他正在经历人生大起大落的时候,也是他打算要以你们为实验者进行试验,通过观察,而完善那部功法的时候。”

    “而今,这么多年下来,你们五个说是陨落,但是也不能说是真的彻底死亡了,可要说你们五个还活着,却也不能说你们五个还真的活着,但是未来要走的路,其实时空祖神已经留给你们了,如果你们都还想要回到从前,炼化后诞生的意志,便是你们最主要,也最应该要去做的事情,而一旦炼化不了,你们也就是真的陨落,而尸身通灵了。”

    此际,无名目光悠然,内心对时空祖神充满了钦佩之意,说实话,他没想到时空祖神为了脱,竟然想到了这么一条路。

    而今,他得窥一二,而其中的多半也都还是他的猜想,可这依旧让他感到动容和惊心了。

    “你的意思是,修炼这篇功法,有两条路,一条生,一条死,想要生,便得炼化新的意志,而一旦炼化不了,也就是被新的意志将我们陨落前的意志当做养料,炼化成他的自身,那我们就算是彻彻底底的死亡了呗。”为者道。

    “没错。”无名点了点头道。

    “不过你们也不要那么灰心丧气,我就说一句话,不能算是在激你们的斗志吧,但是对于你们却也是大有用处的,如果你们将新的意志炼化掉,那你们未来达到仙帝境以上的修为层次,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因为现在据我的分析和猜想来看,时空祖神创造那篇功法便是为了自己脱,进入仙帝境的下一个层次。”无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什么,难道仙帝境并不是修行的终点?”五位守城者皆是大惊失色,不由得惊呼了起来。

    “谁告诉你们仙帝境就是修行终点了,你们之所以这么想,不外乎是因为你们未曾达到过仙帝境,也不了解仙帝境。”无名撇了撇嘴道。

    “你们也不用猜我的身份,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爱信不信吧,另外,时空祖神肯定没有让你们立下本命誓言,永远的守护这里,我说你们,就从了我吧,不对,是跟我走吧。”无名道。

    “可是这……”五位守城者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因为无名刚才的那些话,已经彻底让他们五个心境大乱了。

    而且,他们五个也是突然觉得,无名太神秘了,说瞎话也没有像是他刚才那么胡咧咧的啊。

    “佩服,佩服,没想到通过蛛丝马迹,你就猜到了一切,不愧是古来最惊艳的轮回仙帝!”突然,一道飘渺的声音传来,期间还伴着清脆的掌声,这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在祖神的面前,我可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无名对着天空轻笑回应,声音郎朗,不卑不亢。

    “嗡!”

    下一瞬,这里时空动荡,一道身着白色长袍的老者出现,看似如凡人般,身上没有丝毫惊人的波动。

    但是他依旧是恐怖的,因为他那看似给人平静的身躯,像是一片冰冷而又黑暗的星空一样,令人感觉到深不可测。

    “祖神?”看到这老头,五位守城者的眼中均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没想到时空祖神竟然出现了。

    此外,他们对于无名的身份,也是感到震惊,因为他们刚刚分明听见时空祖神称呼无名为轮回仙帝,这让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面前这个还只是人道绝巅层次的修士,竟然也会是一位仙帝境强者。

    哪怕那只是曾经,但是曾经是仙帝,那也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啊,真是无法想象。

    “你们放松吧,我不是来责怪你们的,只是有些意想不到的,他猜测的这么准,这哪是不离十啊,如果不是我清楚当时的情况,我都觉得你是亲眼目睹了呢。”前一句话,时空祖神还在和五位守城者说,可后一句话却很显然是说给无名听了。

    “要是没有你我不久前在时空墟见面的那番谈话,我也是猜不到的,机缘巧合吧!”无名道。

    “不管怎么说,你的智慧也是妖孽的可怕啊,我可不觉得就是因为那一次的见面谈话,你就能猜到了,这可不能算是机缘巧合,说实话,老夫都有想要收你为徒的心思了。”时空祖神上下打量着无名,火热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一方宝藏一样。

    “咳咳咳……祖神,你可别抬举我了,咱们的道一样吗,你就收我为徒,到时候我还不得气你个半死啊!”无名急忙摆手说道。

    “你啊,还真是牙尖嘴利。”时空祖神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模样。

    “你们五个就以后就和他混吧,当年虽说给了你们活命之机缘,但也未尝不是坑了你们,以后你们就自由了,也无需天天守在这里了。”时空祖神转头对五位守城者说道。

    “祖神,你的话言重了,要是当初没有你,我们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啊!”五位守城者非常惶恐的说道。

    “放心吧,我不是在怪罪你们,而是说的事实,另外,他身上有能够帮你们让过去意志压制新的意志的宝物,你们不跟着他,难道还跟着我等死啊!”时空祖神指了指无名道。

    “还真有啊!”五位守城者顺着时空祖神的手指,看向嘴角挂着轻笑的无名,也是有些意想不到。

    因为在此之前,他们都还觉得那是无名在忽悠他们呢。

    “这回相信了吧,刚才还不相信,趁机忽悠我,你们五个阴险的家伙!”无名没好气的说道。

    一想起刚才五位守城者将计就计忽悠他誓的事情,无名的心里就一阵来气。

    而且他也是猜测到了,为何会出现那样的情况,因为是五位守城者过去的意志暂时压制住了新的意志,不然,也不可能会突然变得那么‘阴险’起来。

    面对无名的腹诽,五位守城者一阵尴尬,都是有些手足无措了,这不光是因为他们知道了无名的身份,也是因为无名的手里真的有帮助到他们的宝物。

    “也别在哪装可怜了,祖神已经话了,一会儿你们五个都抓紧下本命誓言和我混,不然,我可不帮你们。”无名干脆而又直接的说道。

    无名是不介意从时空祖神手里抢人的,一是通过上次与时空祖神的碰面,他知道武源,也就是他的祖父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可帮助他对抗仙帝境强者的强大手段,二是他能够感觉到时空祖神对他的那种示好。

    有这两大原因,无名自然是要趁机为自己谋福利了,他现在的修为太弱了,看似已经天下无敌,可实际上却也处在了风口浪尖上,

    面对日益险恶的人间界大环境,以前可横着走的人道绝巅层次修为,是越来越不够看了。

    这其中有第二次仙神大战爆的原因,也是因为仙神界众多使者的下界之原因。

    “还是得快变强啊,不然,处境就越来越不妙了。”无名内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

    “我们现在就现本命誓言。”虽然无名说过后就可以,但是五位守城者却还是马上就现了本命誓言:“我等五人,在此以生命誓,日后将跟随无名和时空祖神同进退退,永不背弃!”

    “靠,你们五个倒是会做人,是我脑子不够用了,还是那你们五个都太滑了。”无名瞪眼说道。

    “哈哈哈,你们不用怪罪他们,等你知道他们五个的身份后,你就都明白了,而且说实话,日后有他们五个相助,你在人间界的处境也能够更加轻松一些。”时空祖神道。

    “嗯?”无名诧异的看了时空祖神一眼,而后非常怀疑的问了一句,道:“祖神我说,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

    “这个还是让冥皇和你说吧,上次你我见面之后,我和他见了一面,谈了些事情。”时空祖神笑眯眯的说道,似乎是已经预料到了无名接下来的反应一样。

    “你和我家老头子见过面了,那他怎么不来见我呢,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无名腹诽道,心里也是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一下。

    殊不知,五位守城者更是震惊,怎么一两句话的时候,又冒出来个冥皇啊,而且看那模样还是他们眼前这个无名,也就是轮回仙帝的祖父,这也太惊人了。

    说实话,他们五个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都有些不够用了。

    “我没法和你多说,到时候你自己去问吧。”时空祖神笑道。

    “那好吧,回头我好好问问他,我就知道他还活着,也不知道他躲在哪个旮旯里藏着呢。”无名一阵腹诽道。

    “你们爷俩的事情,我可不参与,到时候你们聊吧,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九件战兵很是不一般啊!”时空祖神把目光投向万物鼎等九件战兵,言语啧啧称奇。

    “都是熟人,我也不瞒你,他们九个可是真的不一般啊,帝族和八大圣族的镇族之宝,又岂能是一般的角色。”无名自傲说道。

    “难怪如此不凡,不过它们受损的都太严重了,想要修复倒是难事了,好在,在这座分宝城中,有不少珍稀罕见的炼兵之材,到时候你们能否获得,就得看你们的造化了。”时空祖神道。

    “祖神,大家都这么熟了,你就不能让我们走个后门啥的,反正这分宝城本就是你的。”无名很不客气的说道。

    “都给你们了,我新收的徒弟怎么办,你都把混沌鼎弄走了,你还想咋地!”时空祖神瞪眼说道。

    “那好吧,不过你真小气,你徒弟那份,你就不能格外准备啊,真是的!”无名忍不住腹诽道。

    “我小气,我看倒是你太贪心,怎么和个貔貅似的。”时空祖神没好气的说道。

    “你们在这继续寻宝吧,我走了,没空和你瞎胡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怕无名再腹诽自己,还是说真的有事,时空祖神在说完之后,很是突然的就离开了,连给无名他们说句话的机会都没给,就消失不见了。

    “什么人啊,你倒是让我送送你啊,没礼貌!”无名对着空气大喊道,让五位守城者看的一愣一愣的,这主还真是不要命啊。

    不过他们也都清楚,这也是因为无名和时空祖神足够熟悉,以及无名有着足够高的身份,这才能够和时空祖神这么‘不客气’的说话的。

    “啧啧啧,日后你们五个就得跟我混了,咱们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那座大殿里面的东西搬空,然后再想办法将整座城都搬走,入宝山又岂能空手而归!”无名大手一挥,匪里匪气的说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准备打家劫舍的土匪一样。

    随后,无名又是右手一挥,五道如丝带般的水流,便是来到了五位守城者的面前,凝聚成了五个浑圆的水球,道:“对了,这是太阴黄泉河的河水,暂时先给你们每个人一百斤,暂时先用着,不够了再找我要!”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10:26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