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14.09.2021

    淳嘉猝然发作,诸多皇嗣都吓了一跳!

    晋王也愣了一下,但旋即若无其事……他是真的没觉得害怕。

    毕竟,云风篁私下里对他比这声势浩大多了。

    疾言厉色呵斥两句算什么?

    他那个天知道是不是亲生的母妃,火起来满殿里找拂尘,甚至挽了袖子就要上,要不是近侍们足够偏袒他,回回下死劲拦着,他早就被揍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如今这父皇只不过脸色难看点儿、声音高点儿,他怕什么?

    别说这种光说不练的把式,就算淳嘉当真走下御座来抽他,他也无所谓:母妃不知道是不是亲的,但父皇肯定是亲的。

    难道还能打死他?

    哭哭啼啼的挨一顿也就过去了不是。

    想镇住他那是想多了。

    他公襄稶是那种威武就能屈的人吗?

    他顶多暂时是!

    木洛嫣洗澡啦

    晋王神色自若的说道:“回父皇,儿臣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心里则想着,要是这亲爹继续骂自己,那就当做没听见!

    要是这亲爹打算开揍,那……那他立刻嚎啕大哭的认错,然后觑到机会就朝大皇姐跟前躲。

    宫人们私下里议论,说父皇最疼爱的就是昭庆公主。

    毕竟这皇姐是女孩子,又瘸了腿,皇帝格外优容几分。

    他亲爹会抽他,却多半不会对昭庆公主动手。

    到时候他死死抱着皇姐,看他亲爹怎么办!

    ……要是这爹被气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连昭庆一起打?

    那也没关系。

    有个皇姐陪着挨揍,总比独自被打好吧?

    再说了,是他气了父皇的,昭庆又没有,这种情况下,昭庆还是挨了打,最委屈的就是这皇姐,而不是他了。

    如此一对比,晋王顿时觉得心平气和……

    甚至还有点儿窃喜:在母妃跟前,据他私下打听到的,只有他见天被母妃拾掇!

    也该父皇给他平衡下,多打几个无辜的兄姐啦!

    “这小崽子……”淳嘉不知道他想法,倒是有些欣赏他的胆气。

    毕竟爱屋及乌,晋王在他心里,到底跟其他孩子不一样的。

    尽管这份不一样,还没悬殊到让他愿意不问青红皂白的托付江山的地步,却也让他下意识的多出了几分宽容。

    此刻就想着,晋王年幼,讲不清楚来龙去脉也是正常的。

    这么点大的孩子,看到自己发作,没被吓得当场哭出来,就很不错了。

    而且再想想前一个十二皇子,那惶恐的样子,哪有一点点天潢贵胄该有的气度?

    晋王其他不说,胆量就比其他孩子强了不是一点点。

    他深深看了眼这儿子,也没夸奖,只淡声说道:“你也知道你撺掇着你兄姐来朕这儿,是为了同朕求助?那怎么刚刚在外头,秦王他们差点跟小十几个打起来,你也不说点什么?”

    皇帝心里盘算着,正常孩子,愚钝点儿的,只怕会被质问的不知所措;稍微机灵些的,大概率会甩锅兄姐……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晋王年幼么。

    只是,这种机灵却也不是他喜欢的。

    淳嘉很好奇,晋王会怎么解释?

    是让他失望呢还是让他惊喜?

    端起茶水呷了口,皇帝不动声色的等待着十五子的答案。

    “禀父皇,大哥、大姐姐还有十哥都是儿臣的兄长,都是一家人。”晋王眨了眨眼睛,张口就来,“小孩子家家的淘气岂不是寻常事?有什么好拦的呀。别说没打起来,就算真打起来了,转头不就和好了?难道还记自家人的仇不成?”

    说着还拉上牢记的最受父皇宠爱的姐姐,“大姐姐你说是不是?”

    昭庆公主其实并不赞成他这话,在她心目中,绚晴宫的兄弟才是自己人,其他人,哪怕如今也挂在贵妃跟前的二皇女,都是隔了一层的。

    不能被她当做己方嫡系。

    正宫跟前的皇子,那就更加疏远了。

    说是敌人也不为过!

    但晋王平时没少哄她高兴,她是个帮亲不帮理的主儿,此刻自然不会给幼弟拆台,就果断点头:“十五弟说的是!”

    淳嘉有点儿啼笑皆非,他心里想着,如果是有心机的孩子,这时候最不容易出错的,就是拿孝道说嘴。

    秦王等孝顺贵妃,三皇子他们孝顺皇后,尽管理论上皇后这个嫡母高于贵妃,但以他们的年岁,亲近相处更多的长辈,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从孝道引申到发自天性的真情流露,皇帝也不好苛责什么了。

    却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个天真烂漫的答案。

    说实话,这话要是年岁大点的孩子讲出来,淳嘉肯定觉得这小崽子忒油滑了。

    但晋王才几岁?2018

    他说的又那么理直气壮。

    淳嘉也有点儿吃不准,他是真的这么想的呢,还是在找借口搪塞自己?

    “你说得倒是轻松!”天子略一沉吟,似笑非笑道,“那要不让你十二哥揍你几下,你能原谅他么?”

    晋王一脸疑惑:“十二哥好好儿的干嘛揍儿臣?”

    “儿臣不敢!”十二皇子闻言也急忙说道,“父皇,儿臣没打过十五弟!”

    ……淳嘉颇为无语的看了眼十二皇子,又看向晋王,心说这小崽子,倒是有些肖母。

    本来想为难他一下的,结果这么一反问,搞得好像他这个父皇看不得儿子之间和睦一样。

    摇了摇头,皇帝没再关注他,只说道:“是个淘气的,罢了,你且下去。”

    其实他还想多考校几句的,只是考虑到这么做的话,未免显得对晋王太过关注了。

    作为贵妃亲子,公襄稶原本就很受重视了。

    再加上提前封王的待遇,如果天子再特别注意,那别说顾氏要寝食难安,朝野上下,都要慎重对待了。

    但目前来看,淳嘉对这儿子印象不坏,却也没觉得储君之位一定要给他的地步。

    他就不想提前给外界什么信号。

    如此没准会在日后妨碍了他真正属意的储君承位不说,对晋王也未必是好事。

    对两宫的皇嗣性情能力差不多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淳嘉这才考虑起要如何处置这事儿?

    谢细雨是怎么死的,皇帝最为清楚。

    可以说,天子才是真正知道内情的人。

    云风篁栽赃延福宫,又先发制人去跟皇后闹,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谢细雨的死,还是他派人去通风报信的。

    淳嘉这么做了,自然是为了帮助云风篁从谢细雨的丑闻里脱身。

    谢细雨杀妻害子被实锤,无法辩驳,他活着只能是贵妃的污点,死了也让贵妃百口莫辩……只有死在捶他的顾氏之人手里,才能够让贵妃这边反咬一口,顺理成章的怀疑顾氏栽赃嫁祸在前,杀人灭口在后。

    如此才能够让贵妃最大程度的不受波及。

    “只是这么一来,顾氏却必定不肯善罢甘休……”皇帝沉吟着,“却得想个法子,安抚一二。”

    毕竟,隆平侯尸骨未寒哪。

    淳嘉还是要脸的。

    他如果还是打定主意立嫡子,这会儿倒是没必要妥协。

    关键是,往后坐上储君之位的,未必是嫡子。

    眼下就不能做得太过分了,不然后人看着史书一总结,岂不是当他真正刻薄寡恩?

    反正皇帝自己没觉得自己刻薄寡恩,他认为自己做人做事都很讲究,只不过很多时候,大环境逼着他妥协罢了。

    至于说为什么他决定妥协时,被妥协的都是臣子的血泪……这……圣天子太平无事,不是应该的么?

    最终,淳嘉定了定神,端着父皇的架子,将两宫皇嗣各自训斥了一番,让他们立刻、马上滚回各自的学堂去!

    至于还没进学的晋王……

    皇帝打量他一眼,淡淡道:“你刚刚不是说想回去见你母妃么?还不快走?”

    打发了这些孩子们,又吩咐给绚晴宫送了些东西,“贵妃所言极是,谢细雨再怎么罪孽深重,自有国法处置,如何能够让人私下谋害朝廷命官?着令皇城司、大理寺,必须给贵妃个交代!”

    左右都颇为无语,谢细雨的死,可是昨儿个您亲口吩咐的……

    但不敢说出来,不止他们,等会儿领命的皇城司、大理寺,少不得也只能绞尽脑汁的给皇帝找俩替罪羊。

    明确表达了对绚晴宫的安抚之后,皇帝又派人去太皇太后跟前要人,目的是为了去申斥皇后。

    毕竟,今日的风波,罪魁祸首就是中宫的不作为,这个没毛病。

    “陛下,皇后娘娘这些日子凤体违和,再加上隆平侯新丧的噩耗,只怕未必吃得消?”见状,雁引不得不提醒,“要不,申斥的事儿,再缓缓?”

    站在皇后的立场上,这结果也太狠了吧?

    顶梁柱的亲爹才没了,死因还是雾里看花稀里糊涂,祖父千辛万苦豁出亡父身后名对付贵妃,结果对方兄长罪有应得撒手而去,自己莫名其妙背负上杀人灭口的名声,连膝下子嗣代为出头都受了责怪,如今自己还要听申斥?

    这妥妥的是将顾箴朝死里逼啊!

    连雁引都觉得不忍心了。

    也不仅仅是不忍心,也是担心,这么做的话,别将顾箴当真逼出个好歹,显得隆平侯一死,皇帝就容不下顾氏上下,迫不及待要送顾箴去见元后似的。

    “只管去。”但淳嘉微微皱眉,坚持道,“皇后无能不是一日两日了,今儿个更是差点让孩子们坏了骨肉情分!相比之下,朕请太皇太后跟前的人去说她几句怎么了?”

    只是皇帝跟着说道,“再让皇后给小十、十二收拾一下,送来太初宫。朕看这两个孩子跟着她,只怕也是被耽搁了,还是朕亲自教养些日子罢!”

    毕竟是嫡子,从长远考虑,立嫡是最有利于稳定传承的。

    虽然不太喜欢十皇子以及十二皇子的性情,但……看在曾经只考虑这两个孩子里一个承位的情面上,淳嘉决定给他们个机会。

    而且……

    如果来了太初宫还不能学乖,日后仍旧比不过其他皇子,那么,他放弃名份上的嫡子,转而册立庶子,也师出有名了。

    反正这俩孩子来了跟前,是好是坏,对皇帝来说,结果都能接受。

    但……

    却也足以对皇后乃至于顾氏交代了!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3:36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