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15.09.2021

    一时间,吕丽焦头烂额。

    她看着自己存稿箱里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的几万字后续,此刻又是羞愤,又是恨意满满。

    包括还残留在字里行间那些对于梦中男神的些许暧昧与情感,此时此刻,在巨大的压力下,都荡然无存了。

    别人都来找自己要钱了,谁还记得住暗恋的对象啊!

    那么现在要怎么办?

    这个网站不会告自己吧?

    吕丽坐在那里,明明宿舍里暖意融融,她却只觉得手脚冰凉。

    ……

    还有那个帖子。

    她刚才顺着源头去逛了一圈,已经发现了各处都在搬运。

    究竟是谁了解自己了解的这么清楚?还能拍到自己手机和电脑的照片?

    是隔壁宿舍的学生吗?

    软萌美少女清澈大眼吊带裙美肩粉颈草地写真图片

    还是丁薇他们?

    不。

    不可能呀。

    她们这学期都没在宿舍住过呢。

    那又是谁看自己不顺眼,难道他们知道了自己的高收入,心怀嫉妒,所以才故意这样做吗?

    可她家人的事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呀。

    这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

    陈思雨,深藏功与名。

    说白了,学校里看不惯吕丽的人大有人在。

    但大家都是有素质的学生,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就故意去网上揭人家的老底,这不明摆着拉仇恨嘛。

    只有陈思雨,只恨不得把仇恨拉满。

    碰到如此机会,怎么会错过呢?

    那些年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不得不咽下的气,如今就要翻倍的发泄出去了。

    那些照片倒不是有意照下来的,而是作为交际小达人,空间里每天都能刷出许多学生们的自拍或者其他照片。

    用心翻一翻,总能找到一些拍下了某些关键的漏网之鱼。

    再找郑明河小杜哥他们帮帮忙,该显出来的不就都显出来了吗?

    毕竟吕丽可不是什么低调的人啊。

    倘若教室能自然带电脑过去不显得招摇的话,她那台新的笔记本早就拿过去炫耀一万遍了。

    包括这篇帖子的不断转发,交际小达人不在学生群里发几个【震惊】,又怎么配得上小达人这个称号呢?

    ……

    吕丽却是满心惶恐。

    她从来没想到这么大一个网站,居然会跟一个作者这么计较。

    并且还封自己的后台,一点气概都没有。

    而且还这么不要脸!

    整个十二月份,有半个月的收入都不打算给自己了!

    虽说数据崩塌,但怎么算也能有个五千六千的吧?

    更何况自己存稿箱里还有八万字的存稿没发出去呢。

    就没有人来讨伐网站这个吗?

    难道不是恶意拖欠工资吗?

    ……

    是,她的钱对比如今的大学生赚的是多很多倍,可赚的多花的也多呀。

    如今全身上下也就剩那么两三千块钱,这点钱,寒假能不能过下去还是两码事呢?

    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愤怒与惶恐冲昏她的头脑,以至于她居然还有脸上线去找自己的编辑对峙!

    “你们凭什么说解除合同就解除合同?”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更何况十二月份的收益还没有结算给我呢,难道连这点钱你们也要贪?这么大个网站,做事情要点脸吧。”

    ……

    编辑的回复温温柔柔的:

    “关于这点,亲亲,这边建议您好好看一看合同,看上头是否有注明了关于作者责任的事项呢。”

    “如果还有不懂的话,这边欢迎您跟我司的法务进行联系,我们全程二十四小时为您在线作答。”

    “而且说实话,没有告您,已经是我们仁至义尽,十分厚道了呢。”

    “如果您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那这边也欢迎亲亲您随时控告我司呢,这边法务倾情等待。”

    编辑从来没有用这种小甜甜的语气跟她说过话,然而语气越甜,内容越狠。

    简直让人如坠深渊。

    ……

    吕丽手忙脚乱的从自己宝贝的不得了的文件夹里,翻出那一份长达二十七页的厚厚的合同。

    找了半天,才从几行看的人头晕眼花的小字里看到了这样一条:

    “如因作者本人原因,未经沟通便擅自对网站形象进行抹黑,我司有权利……”

    她眼前一黑。

    ……

    但吕丽生性就不是这么简单能放弃的性格。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好歹也曾是女频蝉联数月榜一位置的作者,她就不相信没有外站慧眼识珠。

    这会儿毫不犹豫的搜了搜之前约稿的几个网站编辑的信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发信息过去询问:

    “如果我去你们网站的话,能给出什么价位?”

    在她原本的想法中,就算是换站,自己也一定是得到了织梦文学网的补偿。

    同时也能把这本书的钱继续挣下去。

    在不缺钱的情况下,自己努力打磨出一个好的开头,发给众位编辑,看看哪边给出的价格更高。

    但是如今……

    她的心里一片慌乱,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重新写新书的开头,一点灵感都找不到了。

    从那篇文章被自己发出去后,整个世界仿佛都不受控制了。

    ……

    就在这时,电脑发出一声提示,她的企鹅有人回复了。

    “亲,这边麻烦问一下,您是哪位呢?”

    这个恶心的“亲”的称呼!

    吕丽忍不住捶了一下桌子。

    原本是没有的,但自从陈思雨的网店开启,客服都是这个调调,搞的班里的同学叫喊起来,都是亲来亲去。

    如今在网上都流行起来,看着真让人恶心。

    更令人生气的是,她跟这位编辑上个月的聊天还在这里放着。

    之前对方开出了千字六十的价位,她不屑一顾。如今再发信息,就问自己是谁……

    这才过去一个月呢!

    而她不知道的是对方编辑此刻嗤笑一声,对身旁的同事说着:

    “看,就那个梦之泪蝶殇,上回我发信息过去,她爱答不理。”

    “如今在自己网站捅破了天,才想着找后路来了。”

    “当咱们网站,什么阿猫阿狗都收呢。”

    他们也是个很有名气的大站好不好?

    ……

    虽说同行都看不顺眼同行,但编辑的本质工作是相通的。

    像吕丽这样的作者,平时也就罢了,一捅篓子就捅这么大的,网站就算接收也要小心着点,别再被背后插一刀。

    毕竟,他们的福利可还没有织梦文学网好呢,如今对方的流量甚至都越走越高,这万一作者转过来,收入要是下降了,回头再扣个黑幕的黑锅……

    等会儿!

    小编及眼前一亮,此刻赶紧跑道主编办公室去。

    ……

    而当吕丽忍气吞声发了一遍自己的笔名之后,过了好久,对方的回复才姗姗来迟。

    “啊,原来是大大您呢,真是不好意思,工作量太大,一时有点忘记了。”

    “这边诚挚欢迎您的加入,不知道您介不介意重新换个笔名呢?”

    有钱不赚王八蛋。

    吕丽的书在织梦文学网能畅销,那在这边肯定也能。

    不过现在她这个笔名的仇恨度已经拉满,如今也顾不得那些还有可能留下的老读者,只能另辟蹊径,重新披马甲上阵了。

    吕丽脸色阵红阵白。

    “其实没必要,很多读者都曾经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去哪里他们都会跟着我的,说不定还能带过来一波读者。”

    ……

    她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如果没有这种优势,在新的网站签订普通分成合约,她打听过了,五五分成,奖金福利也没那么多。

    这样的话,岂不是自己又要从零开始奋斗,且成绩有可能还比不上之前?

    编辑在那头冷笑一声。

    ——想什么好事呢?

    读者说的话能当真吗?

    就算能当真,也得看看作者值不值得当真吧。

    这就跟粉丝粉明星是一样的。

    明星干什么都说好,可万一要是犯下不能饶恕的政治错误,那神仙也救不了。

    还搁这儿做梦,有读者会跟过来呢?

    哪个读者愿意为一个骗自己、打造虚假人设的作者贡献爱意啊。

    ……

    不过她也懒得说这么多,反正如今就是个有潜力的作者呗。

    未来怎么样,还得再看呢。

    这个作者写书为可以,为人处事真的不行。

    网络文学发展也有几年了,只因为数据崩塌这种事,就把事情做得这么绝的,她这还是头一次见。

    她客气的回复:

    “不建议呢,不然万一有其他读者过来刷恶评,这边很难帮您控评呢。”

    吕丽咬了咬下唇,此刻不甘心的问道:

    “那如果分成买断的话,你们开出什么样的价位?”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在这边每个月的收入是三万块钱左右。”

    可三万块钱,也没见您珍惜呀。

    不一会儿,屏幕那一头有人回复:

    “亲亲,这边千字三十五的价格您看合适吗?”

    ……

    千字35。

    吕丽一瞬间快晕过去。

    ——按照在织梦文学往自己的收入,自己真正的稿费都能算是千字100了。

    就算数据崩塌,勉强也能有个50。

    这边千字给35块钱,是打发叫花子吗?

    但目前自己发过信息的那些编辑,只有这位回复了自己,她忍气吞声接着又重复一遍:

    “我在这边最低也是千字一百。”

    毕竟是持续不断有收入的,如果成绩不崩的话,这个数据反而会持续走高。

    那头也很快现出一行字来:

    “那不好意思亲亲,不然您再考虑一下喽。”

    ……

    考虑?

    讨价还价的结果,就是让自己去考虑?分明就不是诚心诚意的合作。

    吕丽一把砸下桌子边的鼠标。

    这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吗?

    如今一个福利政策样样不如的网站,都敢这样看不起自己了。

    她血性上头,此刻也不肯再回复,只耐心等待着其他编辑的召唤。

    同时也不断在网站搜索,看有什么其他有保障有潜力的网站。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晚上的挣扎,她终于又找到了一家。

    网站给出的价格是千字四十,虽然仍旧不太满意,但这已经是自己联系过几家网站后,所能得到的价格巅峰了。

    吕丽长舒一口气。

    ——就这家吧。

    自己还是新人,这些网站流量都不如之前的织梦文学网,自己先用买断迅速挣一波钱,打开名气,接下来再走分成路线。

    这样,才是最稳妥的。

    而买断的时候,网站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马甲被扒的。

    ——从这点上来说,她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和头脑的。

    ……

    吕丽想得很完美。

    等到自己成绩起来后,他们自然而然会想办法提高待遇,留住自己的。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这次倒是放聪明了,并没有先拒绝其他家,而是等到合同发送进邮箱,留了个心眼细细查看。

    然而越看,就越是心惊。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将内容打出来给编辑看。

    “作者需保证每天最低一万字的更新,若未能完成任务,则稿费押后一月结算……”

    稿费还能押后一个月再结算?

    这噩梦一般的历史,让她回想起自己之前在杂志社投稿被蒙骗的黑暗经历。

    志得意满之后,她很少在回忆以前,因为这是她没有经验吃亏的黑历史。

    但如今,却又被新合同给重新想了起来。

    ……

    还有这句:

    “签约期间,作者及作者本人名下的任何文字作品,所属权永久归属于网站……”

    这特么也是给作者的合同?

    吕丽怒不可遏。

    然而能在这个时候给她开出这样价位且不需要换马甲的网站,本身也不算什么正规网站啊。

    对方见她发现,这会儿半点不觉惊慌,反而淡定的说道:

    “没事,合同签了就是,真正写起来的时候,有急事请假,我们也不会说什么……”

    “至于这个所属权,你要写论文的话,我们也不会专门为你的论文去找什么所属权官司……”

    话倒是说的挺漂亮。

    但吕丽如今已经吃过好几次亏,分明听出了言外之意。

    不说什么,但稿费该拖还拖。

    论文不值钱倒不至于打官司,可如果写了别的……

    ……

    对方越是轻描淡写,吕丽就越是警惕。

    她咬紧牙关,看着聊天记录上的那些个网站的编辑,这会儿暗下决心,放弃走买断,不在琢磨什么,提升名气直接签订专属合约的路线。

    而是努力静下心来重新琢磨着,去哪个网站,直接按分成来写算了。

    总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网络大神,狠狠让织梦文学网付出代价!

    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

    ……

    ……

    以下为免费字数内。

    之前送礼物被我要地址电话的,如果没有收到,那也不用查快递了,鲜花放不了那么久的。

    私信我,我会再重新发一份耐放些的(有些东西人家是需要时间现做的,我还在排队中,可能会发货慢一点)。

    被我要过地址又没有收到礼物的,重新戳我一下哦。

    发货要稍晚几天了,因为我带的特产也是让人家邮寄回来的,不然带不了,太多了。

    真的是斥巨资。

    如果实在有谁给过我地址,又现在开始算,半个月后也一直没收到的,那有可能是地址太多,记不清了……

    重新戳我一下。

    原谅我,发了几十份了,而且礼物随机,单子都是快递随机的,想查都查不清。

    起点粉丝榜前十,其他正版平台粉丝榜前三,都可以通过群里私信我发地址。

    爱你们哟。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10:04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