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15.09.2021

    “各位,六年来辛苦了!”收起混沌鼎,无名便是将目光投向了馨儿等人,眼中带着感激神色。

    在炼化混沌鼎的过程中,他也并不是一直都处于物我两忘的状态当中的,对于外面生的事情,他也略有感知。

    也正是如此,外面生的事情,他大多也都了然于心,他清楚在这六年来,馨儿他们都是以接力式的方式,来进行修炼的,并不敢所有人都进入到深层次的修炼当中。

    这自然是怕有外人来到这里,打扰到他们的修行,但更多的却还是为了帮无名护法,随时感受着无名的气息。

    毕竟,他连环混沌鼎这件事可是充满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生身死道消般的厄难,必须要随时随地的看着他才行。

    所以,对于馨儿他们,无名的心里真的是充满了感激之情,感激馨儿他们这些人在这六年里的辛苦付出。

    “无妨,这都是小事!”长青五人笑着摆了摆手道。

    至于说馨儿,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却也是一切都尽在不言中的感情,那双犹如秋水般澄澈的双眸当中,充满了如水波般的柔情,令人看的骨头都快要酥了。

    “和我们客气什么啊,你现在已经炼化混沌鼎了,找没找到带走这片城池的办法?”万物鼎非常上心的问道。

    此时,它就像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造乱者一样,恐怕情况不会不乱!

    “皇帝不急太监急,”无名没好气的瞥了万物鼎一眼,随后,才慢慢悠悠的说了一句,道:“自然是有办法的,不然的话,我也不至于冒着生命危险去炼化混沌鼎。”

    无名把玩着手中的混沌鼎,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让本还想回怼无名两句的万物鼎,顿时就激动了起来,道:“既然有办法就别愣着了,麻溜的啊,你是不知道啊,刚才算圣卜了一卦,留给咱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格子衬衫女孩眉清目秀嘟嘴卖萌居家作画写真图片

    提及刚才的卦象,万物鼎的声音也是变得严肃了起来,至于说长青他们几个,也都是神色变得非常的冷峻了,甚至于有一种压抑的气息从他们的身上升腾出来,让刚刚还活络的气氛,都是变得压抑了。

    “什么卦象?”无名沉声问道。

    能够让长青他们都为之变色的卦象,显然并不是简单的卦象,不然,万物鼎也会这么快就提及,而长青他们也不会在听到万物鼎说起来的时候,神色也是变得那么罕见的凝重。

    听到无名主动询问起来,长青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投向了算圣,这件事还是算圣能够说的最清楚,至于说他们虽然也看到那卦象,但是究竟意味着什么,怕是很难形容出来的。

    “改天换地卦!”算圣主动开口,甚至是将刚才的情况,以光影的形势,呈现在了无名的面前。

    当无名听到改天换地卦,以前在仙神界和冥界交战之初出现过的事情时,他一双瞳孔也是不易察觉的微缩了一下,像是有光芒闪到了他的眼睛一样。

    此刻,他的心里升起了和馨儿心里刚升起的想法一样,猜测是不是自己引了这种情况。

    因为他的天庭地府计划一旦施行起来,最终的目的就是在改天换地,正如算圣所卜之卦的名字一样。

    “不会这么诡异吧,这也太巧合了!”无名看了看馨儿,他知道馨儿肯定也是猜到了。

    毕竟,馨儿的智慧并不弱于他,尤其是馨儿还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他曾经经历了什么,有着他和此时同样的想,实在是再正常也不过了。

    “十之!”这是馨儿目光中传递给无名的讯息,这也是让无名心中猜想的那个念头,就像是快生长起来的海草一样,一而不可收拾了。

    “看来咱们的确改抓紧了呢!”沉吟了好一会儿后,无名那动荡的心绪也是稳定了下来,但心情却是变得比以往更加沉重了,像是心头上压住了一座大山似的。

    “嗯?有人正在朝着这里赶来!”突然,万物鼎的声音严肃起来,一下子便将无名等人的心神拉回了现实。

    “什么人?”无名问道。

    “不像是好人,来着不善,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万物鼎声音严肃道。

    它能够得知有人前来,也是因为它分化出去的战兵印记还在外面逗留着,也正是战兵印记传回来的消息,这才让它在第一时间内知道了情况,并告知了无名等人。

    “看来那些沉浸在修炼中的人,都已经苏醒,并现了这里。”

    “风声劲,战火起,看来要有大战因此而爆啊!”

    无名等人都知道麻烦的事情要生了,倒不是他们害怕麻烦,而是他们现在讨厌麻烦。

    “不好,这些人的度好快,他们已经来到地底深处,现能够进入此地的裂缝了!”

    突然,万物鼎又是出了一声惊呼,让无名他们都清楚来的人并不是像是他们想的那么容易对付的。

    如此快的度,自然也说明来的人都修为高深,已经达到了极其可怕的程度。

    “他们进来了。”

    伴着万物鼎的声音,无名他们也是感受了数十股气息出现在了这座城的远方,并且由远及近,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很快,无名他们就知道了来者之人的身份,都是六年前他们一同进入核心之地的人。

    其中有一部分人还都是和无名有过仇怨的人,以至于双方刚一见面,这城中的气氛就沉凝了起来,像是一下子被冰封起来了一样。

    “哼,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你,看来老天都想让我杀你!”灵皇声音森寒,如凛冬寒风般,带着刀子般的锋利和冰冷。

    六年来,他对无名的仇恨并没有丝毫的减少,相反,那仇恨还随着他的修为逐步提升,而变得更加强烈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今天就让他永远的留在这里吧,昔日血海深仇,今日也是该到了清算的时候!”万龙?z禁区之主道,声音也是冰冷无比。

    至于说其他的人,并没有说话,但是眼中也均是带着迫人的冰寒温度。

    或许,他们和无名之间,并没有像是无名和灵皇他们之间那么深的仇恨,但是一想到无名早已经来到了这座城池中,他们的心里面就一阵阵难受。

    因为先到这里的人,肯定能够先得到大量的宝物,如果说这里要是寻常的宝藏之地,那可能也就算了,可是这里可是时空祖神的宝藏之地啊,人们又岂能看的那么的轻飘飘和不在意。

    “大言不惭,真以为蛰伏六年,就真的可以与我为敌了吗,六年前,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六年后,你们依旧如此!”面度气势汹汹的灵皇和万龙?z禁区之主,无名顿时冷笑了起来。

    “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灵皇再也忍受不了他心底对无名的恨意,直接就出手了,甚至都已经不在乎此地是不是有大量宝物的事情了。

    他这样的举动,自然是让同样来到了此地的人们,都大为不喜。

    你想要杀无名,也不是不可以,可别特么的在这里动手啊,毁坏了这里的宝物怎么办,这不是典型的找骂呢吗?

    “轰!”

    灵皇一掌拍来,如一片古老大6镇压过来一样,苍茫无比的浩瀚威能,足以说明他的实力在这六年里已经提升到了极其高深的层次。

    “喀嚓”、“喀嚓”、“喀嚓”……

    虚空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他的气质大变样,宛若疯魔般,霸气无双,右手猛地拍击而来,让这里虚空完无法承受、

    所有人都向后退去,急忙为无名和灵皇开辟出战场来,不是人们有多热心,而是因为人们不想这座城的一座座宫殿和一个个洞府受到损害。

    在人们看来,那可都是一个个藏宝库啊。

    只是人们并不知道,其实里面的东西,早就已经被长青他们在六年前搬空了,他们不是来晚了一步,而是来晚了很多步。

    此时,灵皇拍的一掌,是一种极其高深的掌法,名为劈天神掌,据说修炼到高深地步,完可以劈天碎地,破灭星空,完如其名一样。

    另外,还有传言说这劈天神掌,在修炼到高深的境地时,能够瞬间爆出了本体本有力量的两倍,也就是相当于两个自己在同时出手一样,轻易便可以灭杀敌人,扫灭一切。

    一直以来,这都是一个传言,很多人都觉得不太可能,毕竟,能够瞬间爆出本体力量两倍力量的攻伐之术太罕见了,自古至今,都是可以数的过来的。

    不过就在今天,就在此时,人们知道有关于劈天神掌的那些传言,其实都是真的。

    此时大爆的灵皇,瞬间便是爆出了两倍于本体的可怕力量,无与伦比的威能,让他浑身上下都有一种疯狂的气机,像是即将横扫三千大世界、怒战九天十地的无敌战神似的,霸气绝伦,盖世无双。

    “轰!”

    也就在这时,无名动了,他的动作看起来极其缓慢,如亿万里宁静的大海突然间汹涌了起来,蕴气卷万里之波涛,沉凝而又大气。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10:05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