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狂,聽瞭一段沒有頭緒的故事,就沒有任何的線索瞭。”走在大街上,王子濤一臉無奈的說道。吳磊也納悶,雖然說通過報紙找到瞭白曉光,但白曉光所將的故事令人非議所以,難以讓人信服,離開白曉光傢沒多久,他們又去瞭一趟幻凝小區八號樓706室,這一次差點將那套房子搜瞭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甚至,那套房子裡面沒有所謂的陰氣和鬼氣,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瞭。吳磊拖著下巴走在繁華的街道上,其實還有一件事令他不解的是,為何哈城警局的檔案室與四皇島警局檔案室內的關於鈴鐺女孩事件的檔案全部被銷毀瞭。一定是有人不想將三年前的這個案子再公之於眾。其實若能找到當初鈴鐺女孩的死亡地點和現場的照片,也許對查案有很大的幫助,他們也不可能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跑。“在滯留一天好瞭,如果實在沒有線索的話,後天就回去。”吳磊說道。王子濤聳瞭聳肩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這個時候,吳磊收到瞭林雨麥發來的短信。他拿起手機打開短信,上面的信息上面寫著:“海龍傳媒科技有限公司,夕瑤,曾經在這個公司做過前臺,去調查一下。”看到瞭林雨麥的短信,吳磊和王子濤似乎一下子看到瞭曙光。隨後,王子濤查詢瞭這個公司的地址後,兩人連夜趕往這個公司,也許公司已經下班瞭,但是隻要能找到關於夕瑤的一切信息都是值得的。海龍傳媒公司在幻凝小區以北兩條街的商業中心地帶,一座金碧輝煌的寫字樓的第23層。乘坐電梯上瞭樓,很快就到瞭海龍傳媒公司的門口。且十分幸運的是,這個公司還留有人在加班。海龍傳媒其實是一個廣告公司,公司的佈局和大多數網絡公司差不多,一排排的電腦和辦公桌擺滿瞭辦公區。留下加班的有一男一女,女的樣貌25左右,男的有四十多歲瞭。吳磊和王子濤走進去的時候,男子正坐在女子的身邊手把手的教導女子在電腦上弄一些什麼東西,女子則不斷的閃躲開身子,露出厭惡嫌棄之色。看到這一幕,吳磊和王子濤腦中很快就趺浮現出瞭,領導潛規則員工的一幕。“咳!!!”王子濤大聲的咳嗽瞭一聲,直接打破瞭安靜的環境。那男的嚇瞭一跳,猛的站瞭起來,整理瞭下衣服,才註意到進來的是兩個陌生的小夥子。他的神情似乎有些慌亂,又有些緊張,像是做什麼壞事被發現瞭一樣。“你……你們什麼人,現在是下班時間,難道不知道嗎?”男子緊張的說道。看著男子西裝領帶,人模人樣,吳磊不由的冷笑,直接掏出瞭刑警顧問的證件擺在男子的面前。“我們是警察!”吳磊沉聲說道。男子嚇的一個激靈,臉色蒼白,嘴角顫抖,他畏懼的看著吳磊他們說道:“那……那什麼警察同志,這都到下班的點瞭,你們這是……”吳磊看瞭一眼如驚慌小兔般的女子,說道:“你也知道下班瞭,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加……加班啊,公司都有加班的。”男子緊張換的說道。“孤男寡女獨自加班,呵呵?”王子濤冷冷的一笑,這一笑讓男子更加的慌亂瞭。“真……真是加班啊,警察同志,就算不是加班,我們也沒做違法犯罪的事吧。”男子說道。男子是這個公司的銷售部經理,叫做盧振方,女的叫何雨,是一名新來的公司沒多久的銷售員。“是……是加班。”何雨小心翼翼的說道,她的眼睛註視著盧振方,深怕自己說錯話一樣。吳磊覺得好笑,這女的也是無藥可救瞭,就在他們剛進來的時候,還看見盧振方在吃何雨的豆腐,現在竟然連承認舉報的勇氣都沒有。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也不是他們所管轄之事,他們當然是為夕瑤的事而來。“盧振方經理是吧,你們在辦公室裡偷

  情也好,談戀愛也罷,我都可以不管,但有一件事我們需要你配合調查下。”吳磊說道。盧振方聽到前半句的時候嚇出一身的冷汗,聽到後半句才松瞭口氣。“好說,好說,兩位警官到我辦公室來吧。”盧振方心悸的擦拭著額頭的冷汗說道。隨後盧振方領著吳磊和王子濤進入瞭經理辦公室。“那個何雨啊,太晚瞭,早點回去休息吧。”進入辦公室前,盧振方喊道。何雨應瞭一聲,收拾下包包就離開瞭。“濤,你去看看吧。”吳磊低聲說道,給瞭王子濤一個眼色。王子濤點瞭點頭就跟瞭出去,緊跟著何雨而去。“這位警官是……”盧振方疑惑的問道。“沒事,他去上個廁所就回來。”吳磊說道。隨後,吳磊在手機裡面打開瞭一張照片,是林雨麥傳給他的照片,照片中一個男子安詳入睡的模樣,很美,美得就像是畫像中的古典女子。“盧經理,這個人你認識吧。”將手機遞給瞭盧振方說道。盧振方接過手機,仔細的一看,這一看,臉色變得煞白無比,嚇的把手機扔在瞭桌子上,劇烈的喘息起來。果然,盧振方知道一些什麼東西,否則也不可能露出一副驚恐的模樣。“盧經理,你這是什麼反應!”吳磊死死的盯著盧振方問道。盧振方驚魂未定,一頭的冷汗,神情無比的恐懼。“夕……夕瑤,是夕瑤!”盧振方驚恐的說道。“三年前,夕瑤是你們公司的員工吧,盧經理一定是知道些什麼吧。”吳磊說道。“不……不,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不要來問我,警察同志,如果沒別的事的話還請你離開。”盧振方慌亂的說道。盧正雨已經走到瞭辦公室的門口,也不管吳磊怎麼看他,直欲離開。但吳磊的突然如閃電般的沖向瞭辦公室的大門,緊緊的將門給抵住,他道:“盧經理,如果你不如實交待的話,今天你是無論如何離不開這裡的。”(本章完)極品捉鬼師

  哈城。“磊哥,你說我們還要在這哈城呆下去嗎,都兩天瞭好像就找到瞭個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