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你在恭維我嗎“趙兄,許久不見,你威風依舊啊!”這一行數人掠來,很快便是引起瞭不少強者的註意,面對一道道目光的打量,方仲一臉的恬然自若,笑著與那人群中央的一個中年男子打著招呼道。那個中年男子身穿一襲滲人的血色衣袍,模樣還算有些英俊,隻是,那略顯陰厲的眼神,卻是將這種英俊破壞瞭一大半。從其身上,隱隱的還有著一種驚人的煞氣傳蕩而出,讓人知曉,此人絕不是什麼善輩!而且,不僅僅是這個中年男子,就連站在他身後的數個強者,也是讓人不容小覷,因為,他們身上的氣息波動,皆是尊級巔峰!“我道是誰呢?原來是方仲啊,你這走到哪裡都拉炮灰的習慣還是沒改啊。”趙血泣看瞭方仲一眼,不冷不淡的冷笑道。這話一出,頓時讓得方仲一行人的面色皆是微微一變。“趙兄還是如此愛開玩笑。”不過,方仲顯然也是一個老江湖瞭,很快便是大笑著帶過這話,他看瞭一眼趙血泣身後的幾個男子,笑道:“血手五鷹都來瞭,看來趙兄對於這聖氣果是勢在必得啊?”“哈哈,哪有什麼勢在必得的事情,這東西講究的就是運氣,方仲,你可不要給我拉仇恨啊。”趙血泣也是大笑一聲,道。“說笑瞭,那此行我等就全依仗趙兄瞭。”方仲也是拱瞭拱手,笑道。據傳趙血泣早在二十年前,便已經是尊級巔峰的實力瞭,因為以前貪圖實力快速提升,留下瞭一個巨大的隱患,讓得他在這二十年間,都未曾突破到聖級。不過,他實力之強橫,絕對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單憑他身後那血手五鷹,也足以震懾住不少心懷不軌的強者。五個尊級巔峰的跟隨者,還有不少尊級高級強者,這等陣容,讓得趙血泣成為這裡的暫時首領,顯然是沒有人敢去質疑的。“咦?”秦逸塵跟隨著方仲,正準備隨便找個地方先歇息著等待其他強者過來,在某一瞬,他仿若是感受到一道陰冷的目光正註視著自己。“趙橫黃?”秦逸塵順著感覺看瞭過去,卻是有些驚愕的發現,在那血手五鷹身後,被他隨手小懲的趙橫黃赫然在其中。而此時,趙橫黃顯然沒有因為秦逸塵饒他性命感恩,反而,在其陰厲的眸中充滿瞭仇恨之色,顯然,他對於秦逸塵的懲罰,懷恨在心。“小子……沒想到你的膽子倒還不小啊,還真敢到這裡來!”在看到秦逸塵發現自己之後,趙橫黃沒有再遮掩,直接是從那裡走瞭出來,一臉冷笑的對著秦逸塵冷哼道。秦逸塵並未回話,隻是冷眼看著他。在這種註視之下,不知為何,趙橫黃猶如被一頭兇狠的野獸盯著,心中不由的升起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而這邊的異動,很快便是吸引瞭其他強者的註意。方仲也是發現瞭這邊的動靜,不過,在看到趙橫黃身後的血手趙血泣一行人時,他頓瞭頓,還是沒有開口。看這架勢,顯然是秦逸塵與那個傢夥之間有所矛盾,本來他還挺看重秦逸塵的,不過,在之前的幾次試探之下,後者並未展露出能夠引起他註意的實力,他也就沒有之前那種熱情瞭。更何況,趙橫黃乃是血手趙血泣的人,他可不會傻到,為瞭一個表現平平的尊級高級小輩,去得罪趙血泣!“怎麼瞭?”面對眾多強者的註視,趙血泣微微點瞭點頭,一個尊級巔峰的強者便是從其身後走瞭出來,問道。“四哥,我這手便是被這個小子給斷的!”有人撐腰之下,趙橫黃指著秦逸塵,大聲喝道。“哦……”聽到趙橫黃的話語,場中微微一滯,不少強者的眼眸都是微微瞇起。顯然,他們都知道,一場好戲即將上演。血手趙血泣,不僅實力可怕,他的心性更是狠辣無比。在萬族戰域這方圓數千裡之中,但凡有點常識的人,對他都不會陌生。而且,趙血泣向來是幫親不幫理,斬他手下一人的手臂,恐怕這事,不是簡單的幾句話語能夠解決得瞭的。“小子,我這兄弟的手,是你弄的?”那個被趙橫黃稱為四哥的尊級巔峰強者,冷眼看著秦逸塵,帶著威脅之色的聲音從其嘴中緩緩傳出。見到這個尊級強者為趙橫黃出頭,不少強者都是帶著一抹同情看向瞭秦逸塵。“他偷襲我在前,若不是看他給瞭我這聖氣果的消息,就不僅僅是斷一臂這般簡單瞭。”然而,讓得眾人有些詫異的是,秦逸塵不僅沒有就此道歉,反而是極為清淡的說道。仿若,他不是得罪瞭對方,而是大發慈悲放瞭後者一條生路一般。“這般說來,我還要感謝你瞭?”在秦逸塵的話音剛落,四哥的面色頓時陰沉瞭下來,顯然,他也沒有想到,在這種時候,秦逸塵居然還敢頂撞他!見到四哥臉色的變化,周圍的強者們都是識趣的退開瞭一段距離。一些看向秦逸塵的目光中,都是充滿瞭戲謔之色。在他們看來,這個眉清目秀的小子,應該是剛進入萬族戰域的小輩,連基本的形勢都看不清楚,以為這裡還是自己種族之中嗎?而方仲更是擺出一副我不認識此人的模樣,站到一旁,示意此事與他無關。“哼,實力不咋滴,倒是一個惹禍精。”“當初我就和方哥說瞭,不要收這個稚嫩的傢夥進來,果然吧。”毛竿和張群也是冷笑一聲,走得遠遠的,完全沒有將秦逸塵當成是自己團隊之人。“你這是在恭維我嗎?”“感謝倒不必瞭,隻不過順手幫你們教訓一下。”而秦逸塵此時卻仿若根本沒有意識到周圍氣氛的變化一般,反而是帶著一抹被恭維瞭略顯靦腆的面色笑道。恭維?這話一出,頓時讓得眾人一陣白眼。能夠遲鈍到這種地步的人,怎麼能夠生存在萬族戰域的?而隨著秦逸塵的話音落下,對面那個四哥的臉色,也是徹底的陰沉瞭下來。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