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18.09.2021

    .

    殷衢此刻心中十分生气!

    他虽然自己是男子,但跟已故亡妻情分深厚,至今没有再娶,膝下只得一双如珠如宝的女儿,所以是最恨负心薄幸之人的!

    谢细雨如此行径,怎能叫他不齿?

    若非为了大局,他简直恨不得站出来给顾老太爷搭个手,确保谢细雨不得好死!

    “若是如此,也顶多只能说明小婿是冲动了些。”倒是崔琬,这个谢细雨的现任老丈人,阴沉片刻之后,仍旧站了出来维护女婿,寒声说道,“却与隆平侯有什么关系?再者,区区娼妓之流,召来御前,已经是有辱圣瞻!这等下九流贱籍的话语,又岂能当真?”

    “哪怕退一万步来讲,她们说的都是真的。”

    “难道错处部是小婿的?”

    “其他不说,那谢江氏自己就没错了吗?”

    崔琬冷笑,“本来女子出阁之后,就该克己让人,用心服侍丈夫。结果她倒好,依仗翁姑疼爱、贵妃娘娘看重,得寸进尺,居然连丈夫在外头豢养两个玩物都容不下!这样的为人,也配做大家正室?!”

    他扫了眼四周,大声说道,“诸位家中若是有此等妇人,却不知道会得如何?!”

    这话倒是让庙堂上对谢细雨的鄙薄不屑少了许多,甚至有人还当真设身处地的思索了一下,然后……

    元气小清新少女可爱俏皮

    他们觉得,崔琬这话,虽然是为了给谢细雨开脱,却也有道理啊?

    毕竟庙堂之上,都是男子,这年头,律法不禁纳妾,诸臣家中,除却殷衢这种特例外,个个姬妾满房。

    这要是摊上了谢江氏这种发妻,明明自己家门楣已经被谢氏矮了不知道多少层了,甚至兄弟还得贵妃提携做了郡马,难道不是应该主动肝脑涂地的伺候丈夫吗?居然还依仗江氏跟贵妃的宠爱,不许丈夫在外面寻花问柳不说,还将事情闹大,引来诸多亲长针对丈夫……这什么见鬼的母老虎?!

    赶出去必须赶出去!

    甚至很多人觉得,江氏跟敏贵妃也有问题!

    且不说当此之世男子左拥右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说谢细雨才是她们的血亲,怎么可以胳膊肘朝外拐?

    只是慑于敏贵妃,不好这么说,也只能点着头,附和崔琬的话,说道:“江夫人跟贵妃娘娘偏袒谢江氏,乃是江夫人与贵妃娘娘贤良淑德,礼数周到,明知道谢江氏嫉妒,却也忍了,反过来责怪谢主事,想必也是希望谢江氏能够见好就收,甚至转过来为丈夫说情,如此,小夫妻俩,不就又是恩恩爱爱了?可这谢江氏,实在有些过于心胸狭窄与无礼了!”

    这样的话引来差不多所有臣子的认可。

    哪怕是顾老

    太爷这边的,嘴上不说,心里也觉得:做儿媳妇的悍妒成性,有话语权的婆婆跟身份尊贵的小姑子非但没责罚,反而帮着说了丈夫,这其实就是主动当恶人,懂事的儿媳妇,这会儿就该主动站出来做好人,给丈夫台阶下,将事情揭过。

    如此,这场风波过去,还是一家人,不就没事了?

    像谢江氏这样,婆婆跟小姑子都敲打过丈夫了,她不但不安慰,反而还要奚落丈夫……哪个男人受的了?

    你真的这么受不得委屈你有本事和离啊!

    又不肯和离,又要仗着婆婆跟小姑子的偏袒打压丈夫,这跟反客为主有什么两样?

    谢细雨才是江氏母女俩的血亲!

    他凭什么要受你这个气!

    只是江氏母女太过“懂礼数”,他不可能休了谢江氏,除了下毒手还能怎么办?

    这都是谢江氏自找的……反正站在一个男人的立场上,大部分人都觉得,谢细雨不是没错,但多少也是被逼的。

    首要的责任,还是在于谢江氏的不贤惠;其次的责任,在于江氏母女的拉偏架;第三的责任,在于撺掇的众人……

    倒是谢细雨自己,有责任,但也就是那么回事,本性未必很坏,只能说是命不好。

    当然了,这是他们的真心想法,实际上,顾氏一派的人,是决计不可能放过这个打压贵妃的机会的!

    当下,诸多臣子出列,摆出愤慨万分的姿态,群情激奋的弹劾谢细雨!

    只是崔琬也不是单打独斗到今日的,他带头表态认为谢细雨情有可原,自然也有人站出来帮忙辩解,甚至还认为,安大娘母女几个,包括今日这两个人证,都是顾氏安排的。

    目的就是为了坑贵妃的兄弟。

    不然的话,贵妃是什么地位什么手段,勾-引她兄弟的人都被打死了,连鸨母也没放过,怎么可能留下这两个活口今日站出来做人证?

    别扯什么有身份的熟客保下来的,就说这会儿谁敢为了两个暗娼,冒得罪敏贵妃的风险???

    谁这么大胆子倒是报出来看看啊!

    所以今儿个这事情,根本不是什么谢细雨杀妻,而是顾氏栽赃陷害!

    “谢江氏之死,谢细雨情有可原?”顾老太爷闻言,冷笑出声,突兀说道,“那,谢江氏为谢细雨所出的嫡长子之死,难道谢细雨,也情有可原?!虎毒尚且不食子,谢细雨为了攀附高门,连才出生的元配嫡长子都不放过,如此心狠手辣、卑鄙无耻,也能情有可原?!”

    闻言庙堂又是一阵哗然!

    这次连崔琬都有点儿吃不消的晃了晃身子,下意识道:“当初人尽皆知,谢江氏难

    产,孩子先天不足……”

    “谢江氏可是足月而生!”顾老太爷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又朝殷衢投去一瞥,“当年温徽贤妃也是难产,但七皇子如今有什么不好么?同理,谢江氏所出的子嗣,既然落地,又怎么会不好!之所以会跟着谢江氏一起命赴黄泉,归根到底,是他的存在,妨碍了生父迎娶高门闺秀作为续弦罢了!”

    他不无恶意的看着崔琬,“试问如果谢细雨的元配嫡长子活下来了,崔大人可还愿意将宠爱的亲女许配过去?”

    不等崔琬开口,又紧接着说道,“就算崔大人爱惜他与贵妃娘娘的情分,仍旧肯同他做翁婿……贵妃娘娘呢?从贵妃娘娘对谢江氏的维护来看,谢江氏之子但凡活下来,贵妃娘娘必然百般宠爱,不在宫中诸位谢氏小姐之下!”

    这样的话,那些高门大户哪怕不在乎自己女儿受委屈,也要掂量一下,这女儿嫁过去之后,会不会为这元配嫡长子做了嫁衣?

    因为想也知道,这孩子就算没了亲娘,有亲祖母跟亲姑姑在,继母想拿捏他那是做梦!

    甚至因为是嫡长子的缘故,将来谢细雨但凡有了什么东西,继室纵然生下来儿子,也肯定争不过!

    而谢细雨在强势的亲娘跟强势的亲妹妹跟前,完没有话语权。

    谁叫他本身平平无奇,想有点儿权势地位,靠亲妹妹提携呢?

    就是江氏这个亲娘,可能地位上碾压不了谢细雨,但凭着辈分跟手段,也能叫这儿子不敢不听话!

    这种情况下,这个嫡长子留着,对于谢细雨本身的前途,可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

    “……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推测罢了。”崔琬眉头紧皱,却仍旧坚持为谢细雨说话,“空口白牙,如何服众?!”

    他知道顾老太爷有备而来,也不敢说什么让对方拿出证据的话,却从另外一个方向提出了质疑,“小婿至今官位不显,谢江氏还在时,在帝京更加默默无闻!却不知道顾氏是如何知道这许多内情的?!”

    “竟然对小婿,比贵妃娘娘的关心更甚!”

    这事儿,贵妃应该是不知道的。

    就算知道,在谢细雨被捶死了杀妻的情况下,敏贵妃也绝对不会承认。

    谢细雨无能,但崔琬知道,敏贵妃想脱身的话,顾老太爷这些凭据可锤不住她。

    故此崔琬抓住这一点,一迭声的质问,这是人家嫡亲妹妹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如何知道的这样清楚,甚至证据都找的齐齐?

    简直跟你自己安排的一样!

    “贵妃娘娘不知道此事岂非理所当然?”但被顾老太爷轻描淡写的挡回来了,“一个

    是贵妃娘娘的嫡亲兄弟,一个是贵妃娘娘的嫡亲表姐,青梅竹马亲上加亲,试问,正常人谁会怀疑谢主事对发妻下这样的毒手?毕竟,发妻再怎么不好,这成亲才几天,所谓当面教子背地教妻。就不能好生劝说开导一番么?实在不行,告知江家,江家既然能够教出江夫人那样的女子,难道上上下下,部都是不通情理,任凭女儿为难女婿的主儿?”

    “归根到底,谢主事与谢江氏之间,纵然各自有错,不过是小小纠纷罢了。”

    “当初贵妃娘娘为了谢江氏教训谢主事的时候,必然也没想到,谢主事会因此,对谢江氏起杀心!”

    “实际上,寻常人都想不到!”

    “哪怕贵妃娘娘聪慧非常,又如何会这样揣测同胞兄弟?”

    这番话说得众臣微微颔首,却将对谢江氏的恼怒、以及对谢细雨的同情去了很多。

    没错,刚刚光顾着愤怒这谢江氏如此不贤良淑德不宽容大度了,竟然没想到,这谢江氏可不是积年的妇人,新婚燕尔之际,婆婆跟小姑子又护着,难免心生傲气,做事失了分寸。

    但如果谢细雨私下告知岳家,从江氏跟云风篁都偏袒谢江氏来看,江家还能不宽慰谢细雨、教训谢江氏?

    归根到底,还是贪欲作祟。

    谢江氏死了,他就能够凭借贵妃胞兄的身份,迎娶高门贵女,得到岳家扶持!

    如此看来,谢细雨杀妻之后,继而害子,倒也顺理成章了!

    (本章完)

    .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6:37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