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18.09.2021

    “主帅大人没有行动指示吗?”丁馗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军团指挥部,跟姜植碰完面还要赶回西玄城。

    “没有,估计要等都城跟己国第一轮谈判的结果。”姜植坐镇指挥部,信息更新总要比丁馗快一些。

    “还没谈完第一轮吗?谁在跟己国使团谈判啊?”丁馗记得己国人在好几天前就到了镇京城。

    “逍遥亲王。”

    这个答案出乎丁馗的意料,负责与外国使节谈判的要么手握实权要么名动朝野,而逍遥亲王却不属于以上两者。

    亲王之位也分终身亲王和世袭亲王,当今的摄政亲王少典时是终身亲王,他不能把王位传给子孙;逍遥亲王则属于世袭亲王,少典氏的这一脉不断绝就能将王位一直传下去。

    世袭亲王跟世袭贵族有点区别,前者只能传位于亲生儿子,后者可以传位给旁系子弟或女儿,甚至可以认一个干儿子来继承爵位。也就是说一旦有世袭亲王生不出儿子,该王位会被宗室府收回。

    逍遥亲王是少典国传承最久的王位,这跟他们一脉的理念密不可分,王位继承人可以没出息但一定得生儿子!因此逍遥亲王妃是换得最勤的王妃,只要生不出儿子绝对要被换掉。

    每一任逍遥亲王都十分风流,到处拈花惹草、寻芳猎艳,美名其曰保证家族的传承,跟他们的王位称号非常匹配。他们向来不喜欢参与朝政,不爱去宗室府办差,就连亲王封地的事都很少过问,正可谓最没有追求的王爷。

    按理说宗室府不该找逍遥王跟己国使节谈判的。

    “当代逍遥王是少典啸吧,宗室府没有人了吗?难怪谈到现在还没结束第一轮。”

    丁馗见过少典啸,在迎娶少典鸾的时候,在他的印象中逍遥王年近四十,个头跟他差不多,身体壮实,眼似桃花喜欢放电,嘴角时常挂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青花瓷女郎街边出游极致优雅

    “我听说己国的使者也是一位亲王,按照对等谈判的原则,宗室府要派一名亲王出来,估计朝廷没打算与己国和谈,故而把逍遥亲王给请了出来,就是做做样子。”姜植猜测道。

    “嗯,有这个可能!”丁馗深以为然,“我听说少典啸乃花丛老手,从未正经儿做个什么事,跟己国使者聊风花雪月倒是在行。”

    事实跟他想的相去不远,少典啸刚接到旨意那会惊诧不已,哪里想到王国会交给自己如此重要的使命。

    纯粹接待别国的亲王,少典啸勉强是个合适的人选,吃喝玩一条龙在镇京城里没人比他更熟了。

    什么是谈判?

    他跑去问摄政亲王的第一个问题。

    “哦,要小王委婉地回绝他们,行,小王尽力一试。”他得到了少典时的暗示。

    这逍遥亲王的谈判确实不太靠谱,上来就跟己国使者聊女人,好不容易介绍完他的北城十三姬,他竟然马上安排酒席宴请知己。

    己国到少典国和谈的是海潮亲王己隹,因他常去少典国,熟悉少典国的情况,也善于谈判,才被委以重任。

    己隹不贪财却好色,跟少典啸一聊,甚觉投契,两人居然有不少共同语言,把谈判的事情丢到脑后,在镇京城里玩了起来。

    “孔陉想打很正常,孔家军部抵达界城,士气正旺,能从己寇手里夺回一两座城,孔家在国内的声望就更进一步,在元老院最起码可以坐稳前三的位置。”姜植把注意力拉回南丘郡的战局。

    “我在西玄城能牵制整个敌北五军团和敌北三军团一部,77、78和79师团能牵制敌北三军团一部和敌地方军,孔家军面对的是与其兵力相当的敌人,想夺回一两座城有困难。”丁馗来青岚城就是要讨论这个。

    姜植问道:“你看南线哪里能打破僵局?最大限度地牵动敌军兵力。”

    丁馗实质指挥了第八军团一半的兵力,最有希望打破僵局的是他。

    “我顶多把西玄城外的敌军赶进城内,还没有办法打破僵局。”

    “你要怎么赶呢?”姜植很重视丁馗的想法。

    “火攻,烧了东大营!我有五千多骑兵,城东烧成平地仍在我的掌控之中,敌人少了城外的耳目,心态会慢慢变得急躁,那么犯错的几率将增大,一旦出错我就抓得住。”丁馗的方案很暴力很直接。

    火攻军营乃常见的战术,一旦守军无法将进攻方逼出火攻的范围,除非守军的人数多出一截,否则很难阻止军营烧起来。

    丁馗的手上不多不少有八百金竹弩,配合弓箭兵可以压制东大营的远程兵种,这样一来火攻军营就是分分钟的事。

    夏帆和己国魔法师不太敢飞到城外作战,东大营烧起来无人能救,城外的敌军不退进城内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可以,你让辎重营多运点火油到西玄城,最近天气晴朗干燥适合放火。”

    火攻受天气的影响比较大,有雨雪不行,风向不对不行,空气太潮湿也不行,不懂观天象就用不好火攻,姜植对天象有点研究。

    “可是这么做对孔家军的帮助不大,能让西玄城烧起来就好了。”丁馗想过以谢鹏的身份出战,可依然奈何不了夏帆,点燃西玄城的可能性很低。

    “西玄城有好几万守军呢,烧不起来,再者烧了重建也是个麻烦事,我们能够避免就避免。”

    青岚城西面被烧掉的几个镇子需要重建,姜植深有体会。

    “那行吧,我去一趟卡达城,很多部下都没见过我几面。”

    丁馗上任后没操练过74师团,见得最多的是骑兵,步兵倒是见过他一面,在他飞去整顿军纪那晚。

    因为傍晚还要去西玄城找夏帆闲聊,他不能在路上耽搁太长时间,所以离开指挥部就用飞的,而且用最快的速度飞往卡达城。

    现在卡达城不知道丁馗是主宰骑士的人很少,天上飞来一名将军的事情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留守辎重营的将士倒比百姓们更加激动,终于可以正式参见本部的主将。

    由于77师团的补给由恒福城负责,74师团已经完成近期的补给任务,除去到西玄城参战的骑兵部队,剩余的七千步兵都在辎重营里待着,否则丁馗不会调那么多75师团的步兵去打斥候战,卡达城仍有不少于一万人的正规军守卫。

    丁馗不得不花点时间视察自己的部下,不熟悉自己的兵以后怎么指挥作战。

    “大人,我们才是您的嫡系下属,您不能偏向75师团啊!樊玉珍她们老往西玄城跑,属下等只能在辎重营里干坐,比不过骑兵属下不敢说什么,第四大队绝不比樊玉珍大队差。”解洛离可逮着机会投诉了。

    骑兵投入到前线作战,步兵自然会眼红,但受制于功能性只能羡慕;看到75师团的步兵也能出战,解洛离等队长就受不了拉,丁馗明明是他们的顶头上司,74师团的主将。

    “大人,最近大家的战备训练十分认真,因为您实在太忙,属下没敢请您来指导。”

    林轩墨开始还能用补给任务当借口,来压制大队长们的不满,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甘心待在辎重营。

    “呵呵,一直没时间了解大家的情况,一来确实分身乏术,二来我习惯用熟悉的部队。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从都城南下以来都是待在辎重营吧,在一个地方待久了确实需要换换环境。

    不过上战场的事不能急,与敌交战攸关性命,我安排你们出战就要保证你们打赢回来,可不能随便让你们去送死,这是我作为你们主将的职责。

    积极求战是好事,我当大队长那时亦是每战必争,但是争不到不能泄气,要对自己有信心,精锐部队总有发挥作用的时候,你们是不是精锐部队?”

    丁馗忽然高声问体官兵。

    “是!”官兵们下意识地齐声回答。

    “嗯,很好!”丁馗点点头,“听得出来你们训练有素,每个人都很有信心!大家放心,我是你们的师团长,一定会带你们争取应有的荣耀!”

    “谢大人!”辎重营喊声如雷。

    他如今做思想工作越来越熟练,几句话就提振了部下的士气,不过大队长们没那么好糊弄。

    “大人,您一直待在前线如何能了解师团的情况?其实属下有个主意,各大队可以轮流到西玄城拉练,您每天都能检验我们的训练成果。如果有机会还能跟友军比试一下,您能更快熟悉各大队的战斗力。”

    吉逐宝要比解洛离会说话,半点没有埋怨丁馗偏袒樊玉珍,但他的提议能实质性地改变辎重营的现状。

    “这个可以考虑嘛,正好西玄城那边需要一批火油,林参谋,安排三个步射大队押送过去,以后大家都有机会,我会逐个安排的。”丁馗最喜欢会说话还能解决问题的人。

    “属下领命!”

    “报!”一个门卫跑来操场。

    丁馗见门卫紧紧地盯着自己,于是开口问:“何事?”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下午7:31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