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東西,你會為你今日之舉後悔的,我保證!”察覺到這股巨大的差距之際,血葉羽那張絕望的面龐之上,也是湧現出瞭一抹猙獰之色,一道森冷的聲音,也是從其口中傳出。“滅!”見到他臨死之際,還出言威脅,那尊地境老者的眼中不由的閃過一抹寒芒,一個淡漠的字眼,從其口中輕吐而出。“呯!”隨著其話音落下,在血葉羽的身體之中,綠芒陡然大振,下一瞬,一點點綠色的光芒猛然撕裂開其身軀,從其身體中暴射而出,那種叫囂之聲,也是戛然而止。“轟!”隨著血葉羽身軀的炸裂開來,那片凝固的空間也是為之猛的顫抖瞭一下,旋即在無數道震驚目光的註視之下,那片空間轟然破裂開來,一股可怕的能量風暴,也是在這片天地間席卷而開。望著這一幕,邪蒼淵的面色也是陰沉至極,他怎麼也沒想到,大勝在望之時,竟然會出現瞭如此變故。本來聯合瞭血猙一族,他們已經具備瞭碾壓雷妖一族的實力,但是,這突然冒出來的一尊地境至強者,直接將血葉羽給轟滅得連渣都不剩。而且,就連那支如若尖刀一般的嗜血軍,也是被血葉羽給一手毀滅瞭。失去瞭血猙一族這支給力的盟軍,現在大邪皇族聯盟的實力,想要摧毀雷妖一族聯盟,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瞭。而且,僅憑他與大邪皇族祖靈,想要拖住雷妖老祖,恐怕也極其的困難,而一旦讓雷妖老祖抽身出來,那對於大邪皇族的聯軍而言,將會是一場巨大的災難。而那些原本對著雷神城碾壓而去的無數精銳軍隊,此時目光也是不由的對著邪蒼淵與他們所屬的至強者看去。如今這個形勢,即便他們能摧毀雷神城,也肯定會為之付出慘痛的代價。而且,如果雷妖老祖抓住機會轟殺一兩尊至強者的話,這裡的形勢將會徹底的反轉,甚至,他們有可能全軍葬送在此!而反觀雷妖一族的那些強者大能們,一個個臉上卻是佈滿瞭驚喜之色。那個突然出現的小女孩,簡直就是他們的救世之音啊!誰都沒想到,原本隻是冒犯血葉羽的小女孩,身後竟然會有一尊地境至強者和另外一個王室精靈!而且,隨著她的吩咐,那尊地境至強者直接是將血葉羽給轟殺!這種意外,也是讓他們看到瞭希望的曙光,雖然此時形勢依然嚴峻,不過,面對那戰意消沉的大邪皇族軍隊,他們有信心堅守到最後!隻要拖下去,勝利,肯定是屬於他們雷妖一族聯盟的!“多謝前輩出手相助。”這個時候,雷妖老祖也是輕笑一聲,遙遙的對著那尊地境至強者拱手道。“我隻是出手對付夢魘一族的傀儡罷瞭,你們各族之間的戰事,我精靈一族不會插手。”那尊地境老者微微搖瞭搖頭,淡淡的說道。聽到這話,邪蒼淵卻是忍不住嘴角一抽。血葉羽的隕落,讓他們失去瞭原本的優勢,這裡的局勢已經不再被他們掌控瞭。這還叫不會插手?不過,即便是心中極其不滿,這個時候邪蒼淵也不敢去指責後者。後者的實力,是大邪皇族現在無法招惹的,而且,他也察覺得到,那個小女孩的來頭恐怕不小,說不定,遠不是他們所能得罪的。更何況,後者所殺的血葉羽,是夢魘一族的傀儡,對於百族而言,這是一件好事!“前輩斬殺瞭夢魘族的傀儡,便是我們百族之幸事,我們的小打小鬧,自然不會奢求前輩出手。”雷妖老祖輕笑一聲,恭維道。雖然同為地境強者,不過,從後者剛才簡單露出來的一手便是不難看出,他的實力遠超自己。如果他有那等實力,即便是面對邪蒼淵與血葉羽的聯手,他也能輕易的將其擊敗瞭。“你們繼續吧,我等隻是路過罷瞭。”仿若也是察覺到瞭邪蒼淵的怨念,那尊地境老者也是無奈的搖瞭搖頭,旋即,便是準備離開此處。見到他的動作,雷妖老祖也是微微低頭,以示尊敬。“咻!”而就在那個地境老者準備離開之際,一道流光陡然自雷神城上空飛掠而出,徑直對著高空之上飛掠而去,那般姿態,赫然是精靈族的這三人!“那是……秦逸塵?!”這突然出現的變故,讓得無數強者的眼瞳都是猛的一縮,當看清那道流光中的身影時,無數強者眸中更是有著一抹驚愕之色閃爍。“秦小友……”看到這突然飛掠而出的秦逸塵,雷妖老祖的眼眸也是微微一瞇,口中更是不由的輕叫出聲。然而,面對他的提醒,秦逸塵卻仿若沒有聽見一般,身形穿過空間,猛的對著那三道身影暴射而去。在此時,那尊地境老者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目光也是對著那道流光看去,不過,讓人有些意外的是,當看到那道流光中的身影時,那股能夠輕易將空間凝固的氣場似乎是微微的一滯,竟然並未將秦逸塵攔在遠處。而在這尊地境至強者的一個“疏忽”間,秦逸塵的身形已經穿過瞭長空,落在瞭三人的身前。似乎是見到有人攔住瞭自己的去路,在那獨角獸之王身上的那個小女孩,都是猛的從獨角獸上站瞭起來。而後,在一道道驚愕的目光中,秦逸塵直接是對著那個小女孩走瞭過去,那般模樣,似乎根本沒有註意,在這個小女孩身邊還有一尊讓雷妖老祖都忌憚不已的地境至強者!“秦先生是怎麼瞭?”“他可別做出冒犯的舉動啊!”“糟糕,那可是地境至強者啊!”見到他的動作,無數雷妖一族強者的心中都是猛的緊繃瞭起來,在他們眸中也是充滿瞭擔憂之色。在雷神城半空中,望著突然做出莫名其妙之事的秦逸塵,雷雲幽的俏臉上也是有著一抹詫異之色浮現。雖然她察覺到,在那個小女孩出現前,秦逸塵似乎有些異樣的變化,但是,她也沒想到,後者會在這個時候,做出這等無禮的舉動來。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