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猫扑。临行之前,两人告诫戚长征,说是进入冰极原的散修大多认识,没人看见的话斩杀无妨,若是没有把握将在场的散修全数斩杀,尽量不要动手,大不了先逃跑,回了琅琊冰府,有着城管的关照,就没有散修敢来寻事。两人还说,散修就是如此,为争修炼资源不惜代价,在冰极原内什么手段都敢用,告诫戚长征这回进入冰极原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两人一番话可说是推心置腹,戚长征也对二人多了一分信任,收拾一番之后,四人便再次出发。没想到的是,他们刚出了冰原城,就看见那位摩基斯爱人追了上来,说是要和二蛋一同进入冰极原二三层空间试炼。二蛋很高兴,大力的锤打着摩基斯爱人胸膛,两人勾肩搭背的就要向冰极原走去。戚长征忙叫住二蛋,把二蛋拉倒一旁,说道:“什么情况这是?你什么时候和那家伙好上了,别让人懵了你。”二蛋哈哈笑,让他别担心,说是摩基斯爱人对他的胃口,两人相处得来,不会背后捅刀子什么的。戚长征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二蛋。摩基斯爱人性子直,也不懂回避,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过来,说道:“布什公子,柴可夫的安全交给我达拉,我达拉可是部落勇士,杀狼的勇士。”说着牵着二蛋的手就走,戚长征再次挠头,心说:两个大傻子凑一块了,这安全能有保障吗?白虎歪头看他,也不知道是跟着二蛋还是不跟,戚长征交代了它几句,它能听懂戚长征的话,点了点硕大的虎头,撒欢着就追上了二蛋,与摩基斯爱人守卫达拉貌似也不陌生,两人一虎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入冰极原。戚长征看他们那样,心里当真放心不下,让秦煌和宙幽先进入冰极原,自个偷摸跟着二蛋他们。冰极原二三层空间,雪狼冰兽出现的概率远比四五层空间要高得多,二蛋他们进入二三层空间没多长时间,就遇到了第一波雪狼冰兽。那个摩基斯爱人达拉倒是真勇猛,举着大砍刀就冲向雪狼群,二蛋也大喊大叫着冲了上去,白虎受到戚长征的嘱咐,只是预防着二蛋遇险,并没有加入战斗,那些雪狼冰兽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有进攻白虎。戚长征心里真是没底,二蛋跟着达拉就那么冲了上去,那可是雪狼群啊!足有十五六头雪狼冰兽,换成是戚长征也不敢就这样冲进雪狼群,这两大傻子一点不讲究战术,就这么横着冲了进去。戚长征取出长弓随时准备接应。看了一会儿,戚长征垂下了长弓,又看了一会儿,他收起了长弓,心也放回了肚子里。这达拉当真是条好汉子,不愧是摩基斯爱部落的勇士,虽然他的境界不高,估摸着也就养元初中境的样子,但是斩杀雪狼冰兽极有经验,往往就是一刀解决了一头雪狼冰兽,边杀还边传授二蛋斩杀雪狼冰兽的经验。二蛋在他的传授下,也是渐渐的得心应手,开始还要三四刀才能斩杀一头,等到戚长征收起了长弓时,已是能与达拉一般,一刀解决一头雪狼冰兽。不得不说,金行修士当真就是为战斗而生的修士。戚长征也不得不承认,若是与二蛋同一个境界,他最多也就是能做到二蛋这般。两人不到盏茶时间就将这一群雪狼冰兽斩杀个干净,然后二蛋便在达拉的示范下学着肢解冰兽尸体,收取了冰兽的内丹和皮毛,还留下了雪狼冰兽的后腿以及头骨。戚长征也好奇达拉留下雪狼冰兽的后腿和头骨是为什么,就听大嗓门的达拉在那说:“冰兽后腿烤着吃,力气大,脑袋炖汤,喝了汤不怕冷。”“力气大?不怕冷?”戚长征嘀咕着,“估摸着是冰兽后腿肉蕴含灵气,但这不怕冷是什么个意思……”戚长征想不明白,琢磨着回头也用冰兽的脑袋熬碗汤喝喝看。达拉品性不错,二蛋偶尔遇险也会出手相救,戚长征放心了,便往冰极原深处走去。这次进入第四层空间,还不如上回,连雪狼冰兽的毛都没看见一根,怏怏的回了聚集地,干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秦煌和宙幽出来,二人又是满身伤,比上回狼狈许多。宙幽咒骂个不停,秦煌解释说:“这回进入第七层空间,倒是跟上了一头冰熊找到巢穴,但巢穴中的冰熊有两头,我俩不敢下手,等到今日午时,有一头冰熊离开了,我们才合力斩杀了另一头,我们也找到了一块七彩琉璃石,但是……”宙幽接过话,骂骂咧咧的道:“又是那该死的摩基斯爱蛮汉,他娘的,趁我们不注意,抢了七彩琉璃石就跑,我俩追了一路都没追上这兔崽子,比冰熊跑得都快,气死老道了。”“你们追不上他?”戚长征很吃惊。秦煌苦笑道:“真追不上,速度太快了,我琢磨着他至少也有融元中境的修为,老幽之前就和他碰过面,是在六层空间,也是被这蛮汉抢了琉璃石去。”戚长征挠头,有些疑惑他们口中的摩基斯爱人会不会就是宇文宕,那家伙有前科,偷过他的储物袋,境界嘛,能和灵王斗得不亦乐乎,融元中境的修为也能对的上。“那蛮汉长得什么样?”戚长征问道。秦煌一愣,说道:“就是摩基斯爱人那样啊!”宙幽双眼一瞪,诧异的道:“莫非公子猜测这蛮汉就是要找的古龙?”“你们问了吗?”宙幽撇撇嘴,说道:“哪里顾得上,他偷摸就蹿进冰洞来,抢了七彩琉璃石就跑,我们追出去的时候他已经跑远了,越追越看不见人,最后跑没了。”“有在冰原城见过他吗?”戚长征抱着一丝希望。宙幽两眼一瞪就说道:“他还敢来冰原城……”看了戚长征一眼,语气放缓了些,“说不定还真是他,从没在冰原城见过……”说着叉腰走到一旁不说话了。显然还在气头上。戚长征安慰了宙幽几句,说是回头将龙晶液原液赠予他们每人一瓶,这一瓶就相当于一条小青龙蕴含的龙灵之力。二人并不知道戚长征得了一大桶的龙晶液原液,此时听了戚长征这般说,顿时兴奋了起来。宙幽不用说,吸收了一条小青龙,就突破融元初境,若是再能吸收一条小青龙的龙灵之力,当能就此巩固融元中境的境界。而秦煌吸收了一条小青龙也已触摸到融元中境的门槛,若是能够再吸收一条小青龙的龙灵之力,说不定就此破境也不一定。三人聊了一会儿,二蛋与达拉回来了,不过二蛋像是受了重伤,是白虎驮着他回来的。白虎身上雪白的毛发也是血迹斑斑,达拉见了戚长征的面就骂:“柴可夫是笨蛋,一头冰狼背后冲向我,我知道,就是在等它张嘴,一刀捅它的嘴,柴可夫不知道,说救我,被冰狼咬胸,血很多,他就是个笨蛋。”达拉越说越激动,还在二蛋的肩膀上锤了一拳,把憨笑的二蛋给砸了下来,又紧张的去扶二蛋 ,还在骂着二蛋笨蛋。二蛋的伤势不轻,胸口连着腹部被撕下了一大块肉去,都能看见肋骨了,却还在那憨笑,说达拉也是个笨蛋,为了救他被冰狼咬了胳膊,要不是白虎冲了上来,咬死了几头冰狼,他们两个估计回不来了。一路赶回琅琊冰府,还听两人在那互相骂笨蛋。戚长征算是明白了,这两个憨汉骂对方笨蛋就是在称赞对方。五行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