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19.09.2021

    就在中心广场上,诸多天骄都色变的时候,无数人的目光,也都是汇聚在了坐在首座上的老人身上。

    那位老人,身上的死气,根本掩盖不住,他虽是元婴天君,但是寿元抵达了大限的他,早已跌落了黄金期,不复当年之勇。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哪怕是寿元抵达大限的元婴,也还是元婴。

    金丹再强,可以逆天伐仙,也终究无法与元婴比肩,哪怕是最弱的元婴。因为元婴的实力早已到达了另一个世界的范畴之中。

    金丹初步接触法则。

    元婴掌握法则。

    化神修炼法则。

    这是这三个境界的跃升之路,对于生命层次的提升,对于长生路的长短,亦或是能否飞升成仙,独尊长生路上,这三个境界是最重要的万丈高楼根基。

    元婴再弱,也掌握了法则。

    哪怕元婴天君只是掌握了法则的入门,但也不是金丹这种刚刚接触法则的修士可以对比的。此刻所有人都在望向这位老天君。

    而那位老天君也在盯着许飞。

    夏日阳光美女清新自然户外写真

    良久之后,老天君才缓缓起身,随着他的起身,整个天地似乎都在他的脚下蛰伏,天地崩塌,苍穹破碎,时空倒转,宛如时间都停止了一样。

    “你要我宋家的部财产?”

    一句话落下,苏薇薇差点跌倒在地上。

    而许飞,则是没有半点反应,仿佛什么都没有经历一样,他抬起眼眸来:“这是你儿子,自己提出来的。我只是答应了他的请求。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把你儿子杀了,然后离去。”

    狂!

    许飞的话语,狂妄到了极点。

    这让得整个场上的气氛都是变得非常尴尬。

    一些修士,甚至已经抬起了眼眸,带着怒火望向了许飞。

    “一个区区的半步金丹,竟然敢对一位老天君如此说话。真是一叶遮目不见泰山。”

    “呵呵,不过是个偶然得到造化的暴发户罢了。你们知道吗?这个秦严,根本就是罪城之中的罪民罢了。”

    “罪民?哎呦,罪民能走到这里,可真是了不起呢!”

    “哈哈,谁说不是呢。”

    所有人都在狂笑,所有人都在嘲讽,甚至于,不少人还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许飞。许飞的实力的确够强,魏叔都有可能是被他斩杀的,当然这只是可能。但哪怕只是可能,也是非常恐怖的。

    可是,许飞所缔造的奇迹,是建立在金丹境内。

    他半步金丹,便是已经拥有可以与金丹之中至强者一战的资格,甚至还有可能将其斩杀了。但是,金丹至强者,和最弱的元婴相比,也是拍马难及。

    毫不夸张的说,这位亲手缔造了宋家商业帝国的老天君,如果与那位魏叔一战的话,绝对超不过三招,就能将那位名垂第八军镇的半步天君抹杀。

    然而,许飞将其击败,用了多少招?

    甚至,魏叔是不是他斩杀的,现在都还没有定论。

    你拿个魏叔的人头,还瞬间捏爆,根本不给大家观看的时间,大家凭什么相信就是你斩杀的魏叔?

    很多人都带着嘲讽的笑意望向了许飞。

    啪!

    然而,就在不少人刚开口之际,一巴掌突然响彻在广场之上。

    而后,刚才那个率先提起罪民话题的人,当场被打爆了脑袋。肉身躺在地上之后,狂暴的法力,甚至直接将其肉身击溃了。

    这一刻,场皆寂。

    没有一个人开口。

    刚才要掀翻天地的议论声,也是顷刻间戛然而止。

    而后,许飞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那人旁边的位置,那里的几个人,刚才也在无所不用极的嘲讽着地球先民。

    “我不喜欢罪民这个称呼,如果你们不跪地上给地球先民磕头认错的话,我不介意当着你们靠山的面,斩了你们。”

    许飞淡漠的话语说出来之后,一石激起千层浪。

    无数人都是振奋的站起身来。

    “你个区区的半步金丹,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我们老天君也是你可以侮辱的?”

    这是个金丹后期的大修士。

    这位大修士怒不可遏的吼道,更是直接将一顶侮辱大能的帽子,扣在了许飞的头上。然而许飞却是不以为然一般,一指弹出,那人还没说完,眉心泥丸宫便是直接坍塌,灵魂爆碎,金丹破灭,直接陨落。

    如果是之前的许飞,或许与这种金丹后期的大修士交手,还要打上很多回合,还要拿出一些底牌。然而此刻灵魂修为踏入到金丹巅峰的许飞,再也不用那样,只是一弹指,便足以斩杀这种金丹后期大修士。

    现在的许飞,才真正当得起一句,屠金丹如屠狗。

    要知道,数年前,许飞还没离开地球的时候,与银河诸多修真文明的金丹后期小成修士交手,都是要费一番功夫。

    如今不过数年的时间,他的实力就暴涨到了这种地步。

    这般速度,若是传出去,便是传入到中央星海,相信也会惊掉一大堆的下巴。

    然而,此刻在场的人里,知道许飞真实身份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轰!

    许飞接连斩杀两位金丹强者后,现场的暴动终于平息了下来。刚才大家还有些怀疑,魏叔到底是不是许飞杀的,虽说许飞拿出了魏叔的脑袋,但却还是有绝大多数人觉得并非是许飞斩杀的魏叔。

    可是现在不同了。

    当许飞弹指斩杀了这位金丹后期大修士之后,大家就算再不相信,也是要相信了。

    魏叔哪怕比这个修士更强大,但也强大的有限。

    许飞能弹指斩他,就能斩魏叔。

    哪怕要费一番功夫。

    “够了!这是我们第八军镇宋家的祖宅,这是我宋正的家,你在老夫的家里大开杀戒,是觉得我宋家无人了吗?”

    直到此刻,那位宋家老天君,才终于震怒的说道。

    “对,老天君,杀了此子。”

    “此子断不可留。”

    “这家伙太嚣张了,完无法无天,不把您放在眼里。”

    “就是。”

    在场这些人,都义愤填膺的说道。

    而此刻,许飞也是抬起了头,第一次正眼看向了那位元婴天君。

    “你有病。”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8:07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