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19.09.2021

    周烈从裴鹿那里得到一些信息,其中提到最多的就是收割者。

    收割者是什么?他们来历古怪,不是跨时空而来的修士也不是祖灵,而是经过特殊手段染化的妖物,魔物,鬼物。

    收割者对于心神十分敏感,他们为了给主人收集征战积分,会不计代价发动攻势。

    邵雍正是参考了收割者的设定才将自己武器化,前往天葬妖寺也有收割的意思在里面,只要感知到修士或祖灵,立刻就会进行一场收割。

    这收割者是王者征战初期十分麻烦的东西,没有足够强大的后手应对,不死也扒层皮。

    此外,五疆猿族在暗地里推波助澜,他们降低了域外妖魔的防御属性,提高了域外妖魔受到染化的机率,于是收割者出现进化版本,称之为死神。

    死神应该没有那么快出现,毕竟大家还在发展阶段,不过妖厨加上收割者同样难缠。

    周烈放出降魔杵,飘到头顶上绽放银光,隐隐形成一只奇异瞳孔。

    九字真言在瞳孔中环转,突然将远方的情景拉近,不断切换角度进行地毯式搜索。

    片刻后,周烈将画面定在妖厨队伍后方。

    那里站着一道阴翳身影,时不时向外渲染出一圈金色涟漪,他似乎发现有人观察,嗖然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令周烈和郎鼎天感到有些棘手。

    “速度和隐匿型的收割者吗?”郎鼎天甩动尾巴,用自己的方法进行探测,冷声说:“应该是妖厨受到染化形成的收割者!他很小心,也很聪明,并没有急着攻击,而是隐藏在暗处等待时机。如果在我们之前他没有收获,我们干掉他也不会得到征战积分。”

    最爱汉堡娇俏女孩纯纯迷人

    “前辈可知如何计算征战积分?根据我得到的信息推演,好像只有抵达玉溪,等到王者征战真正开启,积分才会显现。前半场这积分几乎没有用处,只有一路坚持到中场才能兑换物品。”

    “呵呵,这个你算是问对人了,我刚好知道一些秘闻!征战积分十分奇妙,相传与完美二字脱不开关系,能够得到多少积分,全看斩杀敌人时能够达到多高完美度……”郎鼎天细心解释道:“也就是说,光有杀戮还不行,还得杀得漂亮,杀得利落,尽量减少拖泥带水之处。如果让敌人的心神逃掉,积分会大打折扣。另外就是击杀那些积累了相当多积分的强者,收获必然不菲。再就是初期绞杀收割者,运气好能够得到好处。”

    周烈收回降魔杵,听到大营外围传来喊杀声。

    在田萌萌的交代下,扎营很有讲究,亲信距离营盘中心很近,外面全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这些妖厨提着菜刀向前劈砍,旧时代留下的枪械“砰砰”作响,可惜没有多少用处,只有非常厉害的除妖手雷进行大范围爆破才能侥幸干掉几只。

    死亡开始蔓延,那些叛逃人员抵挡一阵,不得不向大营中心转移,可是他们与主营之间隔着层层壕沟和陷阱,还有一排排荆棘轮,真是咫尺天涯。

    之前他们还在笑话曹宏斌离了田萌萌,小心得有些过分,做事畏首畏尾,将近三万人构建的军威还怕这怕那,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这么多人,可战之士近万,在路上清理寨子跟玩儿一样,裹挟流民更是轻而易举之事。

    现在他们不这样想了!反而觉得曹宏斌有先见之明,只是如此多阻碍横隔在眼前,他们要是还看不出姓曹的在防范何人,直接找块石头撞死算了。

    叶峰和赵琳正在收拢队伍,二人发现主营附近很多常规布置一下子变得不同了,难道曹宏斌知道今夜会出现危险?

    肯定是这样,真他奶奶的用心险恶,竟然用他们做缓冲带。

    叶峰举起武士刀振臂高呼道:“大家听着!姓曹的和姓周的已经抛弃了我们,现在要是不拼命,等一会儿我们被妖物冲散,就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了!兄弟姐妹们,把我们的除妖手雷和蝎毒钉子全用上,还有那些开花弹,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今天这一局认栽,只求保住有生力量突围。”

    “听老大的,全力突围!”队伍中还是有些能人的,临危不惧进行部署,很快响起剧烈轰鸣。

    战火硝烟点亮夜空,叶峰小心控制着战斗节奏,杀得妖厨尖叫,他们在临死之际甩出菜刀。

    死伤增多,战况胶着。

    周烈对曹宏斌说:“这个叶峰有些才干,希望他能撑过这一局,否则我们就要正面迎战了。”

    “不怕!我这些手下很擅长打阵地战,对付体型较小妖物很有一套。”他们两个正说着,只听尖叫遍布营帐附近,地面拱起一个个小土包,猛然窜出数百道身影,正是手持菜刀的妖厨。

    虽然这些小东西出现得突兀,可是周烈和曹宏斌脸上没有一点意外。

    妖厨之所以发出尖叫,是因为他们的脖子上和四肢上套着许多细长钢丝,地下显然做了相应布置,不怕他们捣洞钻出来。

    刹那之间,有一道阴影显现,周烈眯起双眼。

    曹宏斌猛然拍向胸口,随珠立刻发挥效用,缴了所有妖厨手中的菜刀,那道突然杀至的阴影同样受到影响,手中短刀当啷一声落地,身上掉下来数把菜刀。

    “吼……”妖狼一个猛窜将阴影叼入口中,然后仰头将其吞了下去,看得周烈微微一愣,好笑地说:“您老这是狼啊还是蛇?吃东西都不嚼的吗?”

    郎鼎天正在得意,忽然察觉不对,大声提醒:“小心身后。”

    又有一道阴影出现,原来这道阴影才是收割者。

    他的五官看上去竟然有些精致,手指甲泛着点点金光,以不可思议速度交叠双臂,向着周烈轻轻一划。

    “咦?”周烈吃惊,这一手竟然带出一点湛蓝鱼竿穿空钓宝的味道,属于空间类必杀招数!

    电光火石间,他一拳祭出,十八层幽暗随着拳影轮转,管你破不破空,全都碾压成渣。

    “轰隆隆……”阴影直接废掉,死得不能再死了,不过周烈和郎鼎天同时判断出还有其他收割者存在,因为妖厨没有退,反而发疯般冲杀,正在用血肉引发巨变。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8:09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