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水煙不知道寧珀什麼時候會回來,也不敢讓傾漠塵停下來,但是當飛瞭幾百裡後,傾漠塵就飛不動瞭。他的巨龍身體消失,變成瞭一個臉色慘白如紙的少年,從天空中直直地墜落下去。縱然他沒有瞭自保的能力,還是死死地抱著江水煙,將她換到上方,自己的身體則是背對著海面。江水煙見到這舉動,心裡又酸又澀。為什麼,明明都沒和之前簽訂契約,怎麼就對她這麼好?他說要當自己的道侶,自己一次次地拒絕他,他就不死心嗎?想到他為自己,連命都能不要瞭,江水煙手指微動,放縱瞭自己一次。她伸手把傾漠塵給重重地抱住瞭,施展身體中的靈力,遏制瞭他墜落的速度。不多時,她用海水幻化成巨大的寶劍,踩在上方,並把傾漠塵也安置在上面。傾漠塵眼睛還努力地睜著,想要說什麼,薄唇微動。江水煙拿出瞭她之前煉的丹藥,給傾漠塵塞瞭幾顆到嘴中,對他說:“你先休息一下,我會操控飛劍離開東海,寧珀應該不會追上來瞭。”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離開,但肯定是發生瞭大事,以江水煙對寧珀的瞭解,能讓他這麼在乎的,除瞭尾巴就是洞府瞭。不知道誰誤打誤撞,還能進他的地盤,寧珀本來就生氣,估計這人要兇多吉少瞭。傾漠塵還是不放心地盯著江水煙,她感動地望著他:“相信我一次,我也會保護你。”他喃喃地問:“是作為傢人的保護嗎?”江水煙愣瞭一下,想點頭,卻始終沒動作。最終她說:“不是。”傾漠塵心滿意足地笑笑,眼中透支的身體,陷入瞭昏迷。江水煙一刻不敢停歇,除瞭操控飛劍,還要時不時地給他喂藥,輸入靈力。她其實也很累,骨頭都像是要散掉瞭,全靠意志力在支撐。終於,在飛行瞭一天後,她能看到東海的岸邊瞭。寧珀始終都沒追上來,隻有東海上空的天氣,越加昏沉。她身後跟著海嘯,不像是因為天氣原因引起的,而像是有什麼人,在海中鬥瞭起來。眼看著海嘯要追上她的時候,江水煙終於帶著傾漠塵落在瞭安全的地方。落地的時候靈氣枯竭,她重重地摔瞭一跤,還下意識地把傾漠塵護在瞭自己的身上。天,他看著挺拔清瘦,沒想到這麼重,她快喘不過來氣瞭。伸手努力想要把傾漠塵推開,她忽然聽到一陣欣喜的聲音:“溫師姐?”是林可欣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她應該沒看到自己的臉,江水煙心念一動,就用千面紙把自己的面容易容成瞭溫婉的模樣。易容好,林可欣剛好到她身邊,確定瞭是她後,喜極而泣:“太好瞭,師姐你總算是回來瞭,我還以為你出事瞭!”江水煙咳嗽瞭兩聲:“你先幫我把他弄開。”林可欣等人離開東海深處的時候,傾漠塵還沒服用章魚內丹,是個小孩子的模樣。毒妻難逃:仙尊,太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