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不過就是憑借著肉身強大,才能在不動用大道的情況下,具備這種速度,如果全力而為,他速度增長的空間,將會極為有限!”望著被凌厲勁風破開的殘影,獅盛天的面色微微一沉。他顯然也沒有想到,秦逸塵居然沒有在第一時間被擒下。不過,對於這個讓自己心生厭惡的傢夥,獅盛天依舊覺得,他根本無法與這個連自己都得認真對待的鳳煉相比,後者如果全力而為,絕對能夠輕易的將其擊敗!“這傢夥,看來還不賴。”而此時,鳳芙的美眸微微一瞇,心中暗嘆道。“小子,你還真能跑啊!”一擊落空,鳳煉的面色頓時猛的一沉,旋即,在其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笑意:“你喜歡跑是吧?我看你能跑到什麼時候!”“嗡……”隨著喝聲落下,鳳煉的手掌一握,一團赤色的火焰徐徐自其掌心升騰而起,頓時間,一股恐怖的高溫在酒樓中彌漫而開。所幸的是,這裡是鳳族古城,對於這種高溫,眾多強者並沒有什麼不適。火焰升騰而起,旋即迅速的膨脹,在一陣詭異的蠕動之後,竟然化為瞭一隻丈許大小的火鳥,隨著其羽翼煽動間,一股讓得至強者都無法忽視的波動悄然彌漫而開。“嗡……”而在這個時候,鳳煉手下依舊沒有半點要停止的動作,隨著其心神控制,一團團火焰迅速蠕動,在短短片刻間,居然凝聚出瞭三四十隻火鳥!見到這幕,秦逸塵眼眸也是微微一瞇,這任何一隻火鳥,都足以讓尋常至強者慎重對待瞭,而鳳煉隻是隨意而為,便化出瞭如此之多的火靈,這簡單的一手,便能看出其實力是如何的雄渾瞭。“小子,你若是現在乖乖的認錯道歉,我會給你留一點顏面……”鳳煉冷笑一聲,現在,他火靈所化的火鳥,已經將整座石臺團團包圍,隻要他心神一動,即便秦逸塵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從他種手段下逃出去!“哦?”面對鳳煉的冷笑,秦逸塵臉上卻並沒有什麼神色波動,其實,他也知道,就算自己現在道歉認錯,後者也不可能輕易的放過他,更何況,這些能夠威脅到尋常至強者的火靈,在他看來,卻並沒有那麼強大的威脅。“哼,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見到後者那般神色,鳳煉頓時愣哼一聲,旋即,他心神一動,石臺上的眾多火鳥頓時發出一道鳴叫,而後羽翼一扇,帶著恐怖的波動,自四面八方,對著秦逸塵暴射而去。那般架勢,即便秦逸塵速度再快,再如何躲閃,也不可能來得及將其全部閃避而開。望著那一隻隻呼嘯而來的火鳥,秦逸塵的神色一片淡然,在其眼中有著一抹精光閃爍,而後,他的袖袍猛然一揮,一道拳風頓時暴轟而出。“轟!”隨著這一擊,一隻沖在最前方的火鳥,頓時被震得爆裂而開,化為一片火雨掉落而下,那特殊材質所鑄的石臺,在這種火雨下,都是被侵蝕開來。“嘭!嘭!嘭!”而後,秦逸塵雙手連揮,而每一道拳風轟出,都會極為精準而又霸道的將一隻火鳥給轟爆,望著這一幕,鳳煉臉上的冷笑之色不由的凝固瞭起來。雖然這些神通對於他而言,隻是順手捏來,但是,這也絕不是尋常至強者能夠應對得瞭的,而且,接連數次的出手,居然沒對後者造成半點傷害,後者那副輕松的模樣,也令得鳳煉的面子有些掛不住。“凝!”在近半數的火鳥被直接轟爆之際,鳳煉終於明白,自己這種攻擊,根本無法威脅到後者,而後,他雙手猛然結印,一道清喝之聲,自其口中傳出。“嗡……”隨著其喝聲的落下,在石臺上剩餘的二十餘隻火鳥皆是鳴叫一聲,而後猛然對著鳳煉倒射而去,隨著火鳥的匯聚,刺眼的光芒也是迸射而開,將整個石臺盡數籠罩。在這種光芒之下,一股極為暴戾的波動,不斷的自其中傳蕩而出,連這片空間都是為其不住的顫抖著。雖然有著一道屏障保護隔絕,但是,在這一刻,恐怖的高溫還是從石臺上傳蕩而出,讓得整個酒館都充斥瞭炙熱難耐的溫度。“唳!”而後,隨著一道尖銳的鳴叫之聲響起,刺眼的光芒逐漸消散,一道巨大的身影,逐漸出現在瞭所有人的視線之中。在鳳煉的身前,一頭猙獰的火焰兇獸凌然而立,隨著火焰升騰間,那片空間扭曲不已,一股恐怖至極的波動,也是自其中不斷的傳蕩而開。感受著那種暴戾的波動,酒館中眾多鳳族強者的面色不由的微微一變。雖然他們很希望鳳煉能夠出手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外族之人,教他在鳳族古城中,該是什麼態度,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區區一個外族之人,居然能將鳳煉逼得動用神通!要知道,在所有高傲的鳳族強者心中,萬族強者是不堪一擊的,在同等級中,他們根本無法與堂堂神級種族的強者相比!更何況,鳳煉還是鳳族的天才人物!“蛟超辰,你完瞭!”望著那隻猙獰的火焰兇獸,獅盛天的面色也是猛然一凝,他感覺得到,在那隻兇獸中,蘊含瞭何等狂暴的力量,那種力量,即便是他,若是不全力以赴,恐怕也唯有當成身隕一途!“去!”接連的失利,讓得鳳煉心中極為惱怒,將火靈凝聚之後,他沒有半點猶豫,隨著冷喝之聲的響起,那頭火焰兇獸直接是呼嘯而出。“咔嚓!”這隻凝聚瞭火靈力量的火焰兇獸,身上散發著毀滅般的波動,所過之處,就連空間都是不堪的破碎開來。酒館中的眾多鳳族強者們,臉上不由的湧現出瞭一抹得意的笑意,在他們看來,鳳煉毫不留手的攻擊,足以讓這個外族之人,認清自己與鳳族之間的差距,同時也會好好端正自己的態度瞭吧?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