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孙占龙在夏雨的指导下进行试探,身体竟然真的出现异常,所有人都惊疑不已,难道孙占龙也被这个无耻狂人暗算了?最震惊的当属台上的孙占龙,做梦都没想到自己那么小心地方,还是被人下了毒,那接下来还如何战斗?就算有勇气拼命,可一旦动手就会毒发,像老夫子那样在台上丢人现眼,还是会败的非常惨。可就这样直接认输,又是在不甘心,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前程和家族未来的一场战斗。想到这些孙占龙忍不住开始流汗,不知该如何是好?“那个无耻小人到底是如何的手的?”白万里一边用力将身前的铁栏杆掰弯,一边怨毒地盯着夏雨:“这种卑鄙小人竟然能走到这一步,简直太没天理。”“孙占龙,不要相信他的鬼话,当初他是通过与我肢体接触才完成对我的下毒。”怒气冲冲的老夫子直接将钢铁栏杆拧成了麻花,急躁地催促:“你不要被他吓到,你直接动手便是,他已经中了毒,现在一点威胁都没有。”老夫子急的都快吐血了,已经看到铁龙战吃下有毒的食物,只要这个时候孙占龙能逼迫铁龙战运功,那对方就会毒发,可现在孙占龙不动手,要急死人啊!这次听到老夫子的话,孙占龙没有理会,脑子里全是自己可能已经被人下毒的想法,不停地比较自己现在认输和动手丢脸的后果,已经乱了阵脚。贵宾席上的观众也都对眼前发生的一幕一头雾水,一时间没人能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纳兰凌云眉头紧锁地伸手在夏雨所说的位置上试探一番,自言自语地嘀咕:“这是天宇穴和地宇穴!”“皇后,你在说什么?”徐清扬疑惑地问向纳兰凌云。“铁龙战让孙占龙试探的位置应该是两处隐蔽穴位。”纳兰凌云笃定地说道:“刺激这两个穴位,身体会自然有反应不是什么中毒迹象。”“穴位?”徐清扬微微诧异,随即摇头:“大部分武人都很了解人体的经脉和穴位,我也对所有穴位了如指掌,但铁龙战所说的这两个位置没有穴位啊!”“不不不!以目前的医学水平,这两个位置的确不是已知的穴位,但人体之内除了已知的几百个穴位外,还有很多未知的隐秘穴位,只有真正的医道高手才能了解这些穴位的存在,因为这些穴位有一些很危险,稍有不慎就会给人体造成伤害。”纳兰凌云语气坚定地介绍到:“我也是在拜师学艺后,才了解到这些秘密……铁龙战不但是用毒高手,看样子在医术上的造诣也绝对不简单。”“就凭他?难道孙占龙没有中毒,而是……”徐清扬一脸怀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看到孙占龙已经开始相信被下毒,夏雨趁热打铁地:“孙兄,我给你最后一次试探的机会,你再用手指按一下膻中穴左上方一寸的位置,倘若试探之后,你依然不相信我的话,那你我就正式开战吧。”孙占龙脸色难看地盯着夏雨,右手不易察觉地摸向檀中穴,准备进行最后的试探。“人间穴?”纳兰凌云轻呼一声,随即苦笑:“孙占龙输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徐清扬一脸茫然地看着纳兰凌云。“孙占龙现在按的地方也是隐秘穴位叫做人间穴。”纳兰凌云脸色怪异地看着夏雨,解释道:“天宇,地宙,人间三个隐秘穴位本身就是对身体会造成巨大影响的穴位,单独刺激一个都会引起身体的不适,如果在短时间内同时刺激三个穴位就会引起身体的石化反应,丧失行动能力。”“啊!”当孙占龙在夏雨所说的位置上按下去的时候,突然惨叫一声,然后整个人就仰面朝天,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搞定!”夏雨猛地一拍手,兴奋地看向莫红裳:“主持人,他现在已经不能动,这场比赛我赢了。”莫红裳一脸懵逼,不确定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孙占龙:“孙占龙选手,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孙占龙脸色涨红地躺在地上,想要撑起身体却发现身体如同被石化一样,一动也不能动。“铁龙战,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孙占龙羞怒地质问。“你不要冤枉我,我可什么都没做,是你自己封住了自己的行动能力,全场观众都可以为我作证。”夏雨笑嘻嘻地看着孙占龙:“现在你已经输了。”“我不服,我没有输,我还没有战斗,我没有输。”孙占龙激动地吼道。“就算不认输,你现在也站不起来,你倒是起来打我啊。”夏雨贱贱地挑衅。“我……”孙占龙憋得满脸通红,想要运功和凝聚力量,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算了算了,既然你不认输,那我就只能自己动手。”夏雨叹了口气,大摇大摆走到孙占龙面前,抓着对方的脚踝将其拖向擂台边缘。“铁龙战,你个卑鄙小人,有种和我光明正大决战,使用这种阴险手段,算什么英雄?”“我压根就不是什么英雄,反正你们已经叫我无耻狂人,那我为了胜利自然可以不择手段。”夏雨满不在乎地回应一句,“貌似做小人可比做君子轻松的多,为所欲为啊!”“无耻!”知道夏雨要做什么,孙占龙连忙抗议:“支持人,主办方,陛下……我抗议,你们都听到这个家伙亲口承认给我下毒,他违规,你们管不管啊?”“没错!”被气得不轻的老夫子突然大声吼道:“刚刚所有人都听到铁龙战已经承认对我下毒,现在主办方可以追究他的责任了。”“你们不要冤枉我啊!”夏雨停下动作,一本正经地喊道:“我只是随便说说,实际上我压根就没有给孙占龙下毒,更没有给老夫子下毒,是他自己在自己身上乱按,封住了自己的行动能力,与我有什么关系?”女总裁的逍遥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