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怪夏雷看走眼,因為眼前這個妖男長得比大多數女人都要漂亮,身材也嬌小玲瓏,穿著緊身褲,一隻臀也豐滿挺翹,看上去就很誘人。這樣的情況下,誰又能想到他是男人呢?卻就在夏雷惡心的時候妖男突然向他沖來,高高躍起,一個漂亮的旋風踢掃向瞭他的腦袋。夏雷吃瞭一驚,慌忙下蹲躲閃。妖男的第一腿落空之後,腰身一扭,左腿幾乎在右腿落空的同時出擊,狠狠地踹在瞭夏雷的肩頭上。夏雷頓時失去重心,被他一腳踢倒在瞭地上。非常炫目的是,妖男還借著踢中夏雷肩頭的反震力來瞭一個後空翻,穩穩地落在瞭地上。夏雷一個滾身從地上爬瞭起來,肩頭隱隱作痛,他的心中再也沒有半點輕松的感覺瞭。就在剛才,他還覺得他能輕松搞定這個娘娘腔,因為這個妖男看上去很瘦弱,卻沒想到這傢夥的身手這麼厲害。“就你這身手也敢追我?早知道你是這種貨色,我在街上就打趴你,你害得我的腳被蹭破瞭皮,你知不知道它有可能會留下疤痕!”話音剛落,妖男忽然又向夏雷沖來。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鎖定在瞭妖男的身上。妖男一記側身重腿踢向瞭夏雷的面門,他的速度快到瞭極致。這一次夏雷卻沒有像上次那樣不濟,他的肩頭微微一晃,巧妙地躲開瞭妖男的攻擊。妖男連腳都沒收,大腿晃動,他的腳就像是快速擺動的鐘擺一樣,一腳接一腳,嗖嗖地踢向夏雷。然而,妖男出腿的速度即便是快到瞭讓人眼花繚亂的程度,但卻沒有踢中夏雷一下。他並不知道,他的速度雖然夠快,但在夏雷的眼裡卻顯得慢瞭,他每次出腿之前,肩頭、腰身和大腿都會提前動作,而這些動作早就被夏雷捕捉到瞭,所以他什麼時候出腿,往哪個方向踢,夏雷都早就瞭若指掌瞭。這種情況下,他還怎麼能踢中夏雷!“邪門!”妖男不用腳瞭,逼近夏雷的近身,用拳頭攻擊夏雷。拳頭的速度比腿要快很多,但攻擊的范圍卻沒有腿長。妖男近身攻擊,增強瞭速度的優勢,卻也失去瞭腿長的優勢。瞬間的肉搏,他打中瞭夏雷幾拳拳,夏雷也打中瞭他一拳,而且這一拳是打在臉上的,火辣辣地疼。“你居然打臉!”妖男怒氣沖沖地瞪著夏雷。夏雷沒說話,趁著妖男說話的時候突然張開雙臂一個虎撲,頓時將妖男撲倒在瞭地上。兩人在地上翻滾瞭起來,一下你在上面,轉眼又我在上面。你打我左臉一拳,我就打你又臉一拳。你用膝蓋撞我的小腹,我就用膝蓋撞你的蛋。之前還是漂亮的武術傢一般的格鬥,現在卻變成瞭街頭流氓式的打鬥,沒有技巧可言,拼的是力量和抗擊打的能力。而這兩方面,夏雷都要強上一些。一番纏鬥之後兩人都打不動瞭,兩人的臉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嘴角也都掛著血絲。夏雷翻身騎在瞭妖男的身上,用身體壓住妖男。妖男想推開夏雷,可他已經到瞭精疲力盡的地步,根本就推不動身強力壯的夏雷。夏雷一耳光抽在瞭妖男的臉上,“你給我老實點!”“法克!你又打臉!”妖男一副恨不得咬夏雷一口的樣子。夏雷沒有理他,他從妖男的身上扯下瞭公事包。他打開看瞭一眼,裡面的東西都還好端端的,沒有丟失。卻就在夏雷檢查公事包裡的東西的時候,妖男的腰身忽然往上一挺,雙腿從後往前撞,一下子就將夏雷從他的身上撞瞭下去。他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之後拔腿就往小巷入口跑去。夏雷追瞭兩步又停瞭下來,妖男偷走的東西他已經搶回來瞭,他沒有必要和對方拼命。“你會後悔的!”巷口,妖男回頭撂下瞭這句話。夏雷揉瞭揉熱辣辣的臉頰,也回瞭一句,“你別惹我,你個死人妖!”遠處傳來瞭警笛聲。“法克!”妖男消失在瞭巷口。夏雷拖著木棍似的雙腳離開瞭小巷,然後向黃金海岸小區走去。還沒走到小區大門口他便看到瞭一輛警車呼嘯而來,還有站在大門口緊張眺望的柳瑩。看見夏雷在一隻路燈下現身,還有他手中提著的公事包,柳瑩激動地吼瞭一聲,然後不顧一切地奔瞭過去。夏雷站在路燈下,一動不動,他看著柳瑩,他看見瞭她擺動的雙手,還有擺動的大胸部。手的擺動的幅度很大,胸的擺動的幅度也很大,它們很像是沖垮河堤的兇猛洪流,一浪未平又起一浪。這個時間裡,他好想化作一艘小船,在這片蕩漾不休的波浪裡安靜地飄一陣子。沒有目的,就是單純地飄一陣子。“東西呢?”眼見就要撞上夏雷的時候,柳瑩來瞭一個急剎車。人停瞭,胸部卻沒停,一個類似拋投的動作,她的前凸的部分差點撞在夏雷的身上。“都在,我搶回來瞭。”夏雷說。“呀!”柳瑩忽然張開雙臂將夏雷抱在瞭懷中,喜極而泣,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瞭。柳瑩的懷柔軟到瞭極致,夏雷剛才還在想化身一條小船在她的.波浪裡安安靜靜地滑行,這個願望一下子就實現瞭。不過,他的感覺卻不是一艘小船,他覺得他像是一隻鉆進奶油蛋糕裡的小松鼠。“謝謝你,謝謝你……”柳瑩不斷地重復著這句話,眼淚忍不住地從眼眶裡流出來。夏雷什麼都沒說,他此刻最想做的事情便是躺下,好生休息一下。他狂奔瞭起碼三公裡,還經歷瞭一場艱難的打鬥,更糟糕的是他是在雙腳被刺破的情況下完成這兩項壯舉的,他的身體早就疲憊不堪瞭。其實,這個時候如果不是柳瑩抱著他,他都癱倒下去瞭。柳瑩松開瞭夏雷,從他的手中拿過瞭那隻公事包。她打開看瞭一眼,最後一塊懸在心裡的石頭也總算是落地瞭,缺如夏雷所說的一樣,裡面的東西一樣都沒少。夏雷再也堅持不住瞭,雙腳一軟,往前傾倒過去。“夏先生!”柳瑩將夏雷抱住,撐著他的身體,一邊緊張地道:“你沒事吧?你別嚇我啊!”夏雷有氣無力地道:“我沒事,就是太累瞭,想休息一下,你把我放地上,讓我躺一會兒吧。”他現在的狀態,其實不完全是追那個人妖的原因,還有連續使用透視的能力有關。他使用透視能力所消耗的能量,一點也不比他追那個人妖並和那個人妖打一架所消耗的能量少。“這怎麼行?我不能讓你躺在地上。”柳瑩扶著夏雷坐在瞭地上,然後放平雙腿,將夏雷的頭放在瞭她的大腿上。柔和的燈光,大齡的美女,還有她的一雙雪白細嫩的大腿,夏雷安靜得就像是一個孩子。這畫面很美。警車在小區保安的帶領下趕到瞭路燈下,一個警車詢問瞭一些柳瑩情況,然後一個警察則將夏雷攙扶瞭起來,背著雙腳流血的夏雷往小區大門口走去。警察問瞭夏雷需不需要去醫院,夏雷說他隻是腳板被刺破瞭不需要去醫院,警察便將夏雷背回瞭柳瑩的傢裡。幾個警察查看瞭現場,拍瞭照,小蝌蚪华人app网址。錄瞭口供,然後驅車離開瞭。保姆也早就醒瞭,她拿來瞭一隻急救藥箱,準備幫助夏雷處理傷口。“你去休息吧,我來處理。”柳瑩從保姆的手中接過瞭藥箱。保姆順從地離開瞭客廳,柳瑩蹲在瞭夏雷的腳邊,用棉簽蘸上雙氧水清理夏雷的傷口。“柳總,我自己來就好瞭,這樣的事情怎麼能勞煩你呢?”夏雷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他伸手去拿柳瑩手中的棉簽,柳瑩卻將棉簽移開瞭。“你老實坐著就好,今晚要不是你追回我的包,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瞭。比起你為我做的,我幫你清理一下傷口算什麼?”說完,柳瑩又拿著棉簽給夏雷清理傷口。她很細心,也很溫柔。夏雷沒有再阻止她,安靜地坐著。他看到瞭她的臉龐,還有臉龐下面的一片雪白的肌膚,以及一條深深的事業線。他有些尷尬地移開瞭視線,對方雖然已經三十出頭,可看上去和二十五六的女人沒有區別,而且多瞭一份成熟的風韻。他畢竟是沒有碰過女人的人,一些接觸,哪怕是視線上的接觸都會讓他變得很敏感。“那個賊呢?”柳瑩一邊小心翼翼地處理著傷口,一邊問道。夏雷說道:“他跑瞭。”“那個該死的賊,我一定要查清楚這件事。”柳瑩恨恨地道,她忽然又想起瞭什麼,又說道:“對瞭,你說那個賊是男的,我看卻是一個女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夏雷笑瞭一下,“他確實是一個男的,隻是長得很像女人而已,我覺得他是一個娘娘腔,或者是一個人妖。”“我從來沒見過有長得像女人的男人,他會是誰呢?”柳瑩皺起瞭眉頭。夏雷想瞭一下說道:“柳總,你多想想你身邊的人,有誰知道自動沖浪板這個項目,誰最可疑,沒準你能分析出誰會派賊來偷東西。”“是得好好想想。”柳瑩說道:“這事你別管,警方會處理的。還有,以後你就別叫我什麼柳總瞭,你叫我柳姐就行瞭。”夏雷也不拘束,笑著叫瞭一聲,“柳姐。”柳瑩也露出瞭一個甜美的笑容。夏雷冒著生命危險為她搶回瞭悅動體育賴以生存的東西,在她的心裡她已經將夏雷當真心朋友來看待瞭。幾分鐘後柳瑩幫夏雷包紮好瞭傷口,她說道:“我背你上樓去休息吧。”夏雷愣瞭一下,慌忙說道:“不不不,我挺沉的,你背不動,我就在這裡湊合一晚上就行瞭。”“那怎麼行啊?”柳瑩伸手抓住夏雷的胳膊想將他拉起來,可是根本就拉不動,她苦笑瞭一下,“你還真是挺沉的,好吧,我去拿毛毯,然後我們就在客廳裡睡,和你待在一起我會覺得很安全。”“我們?”夏雷驚訝地看著柳瑩。柳瑩笑瞭一下,“你可別胡思亂想,我睡另一張沙發。”夏雷,“……”超品透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