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20.09.2021

    “哦?还有呢?”王姒宝微挑了一下眉,饶有兴趣的追问道。

    她三叔王子廉在府中的妾室通房人数是侯府之最。所以从外面来个女子带着个孩子前来认祖归宗,这根本就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地方。肯定是有什么别的事,才会让她三婶闹的这么的凶。

    良辰赶忙道:“奴婢听说那个女人好像是三夫人寡居多年的表妹。曾经三夫人还让三老爷出面帮着这个表妹处理过她亡夫的丧事呢。”

    具体细节都不用再问,王姒宝也知道个大概,甚至比别人知道的还要清楚。今天这个女子能够找上门其中还有她不小的功劳。

    王姒宝嘴角微微上翘,淡淡的说道:“知道了。你叫咱们院里的人都老实待在自己该待的地方,不要乱窜。毕竟那是他们三房的事,咱们不好去掺和。”

    “是。”

    王姒宝进到屋里,在美景等人的伺候下脱掉外衣,到盥洗室简单洗漱了一番过后,脱鞋上了床。

    小憩了一会儿后,便起身从枕头边上的竹篓里拿出未完成的衣服继续缝制。

    这些衣服是她给朱临溪准备的。

    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见到自己的林溪了,因此是满怀喜悦之情在缝制。

    这一做活就做到了晚间。

    等临睡前,晴天进入了王姒宝的房间。

    Yvonne清纯笑颜唯美迷人

    “郡主。”

    “可有消息?”王姒宝坐直了身子询问道。

    “嗯。丹格姨娘叫翠喜将一张纸条放在了后院一块活动的砖块内。奴婢去看了一下,将里面的内容给记了下来。”晴天禀报道。

    翠喜是丹格的贴身大丫鬟。

    “你模仿一下丹格的笔体再写一份,另外再想办法交到我三婶手中。”王姒宝根本都不用询问纸条上的具体内容都猜出了个大概。

    模仿别人字体是晴天的另一个特长。

    “是,奴婢这就去办。”

    “对了,是今天后半夜还是明天?”王姒宝询问了一下具体的时间,好心里有个数。

    晴天答道:“是今天后半夜子时。”

    王姒宝点点头,又吩咐了一句:“那你盯紧点,别真让他们把丹格给伤到。到时候找个人叫我二嫂去处理。毕竟现在侯府的中馈归她管。我就不过去掺和了。”

    “是,奴婢这就去办。郡主您早点睡吧,千万别熬夜。”说完,晴天便闪身离开。

    还记得当年王姒宝三婶柳氏想要算计王裕洵和王裕泽的事吗?王姒宝觉得这件事如果报复在三房的两个堂哥身上,给他们弄一堆乱七八糟的女人有些不地道。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的,还是应该让她三婶吃点苦头才叫公平。

    早些年,在一次家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王姒宝在王子廉身上闻到过望月花的味道。当时她就觉得奇怪。后来派暗卫盯过几次后院中丹格的住处,果然让他们寻到了蛛丝马迹。

    谁也没想到的是,同样住在后院中的,王子廉一个妾室的小院内,居然有个暗门可以通往丹格住的小院。

    这后面发生的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估计王子廉也是算计好丹格不可能怀孕,王子义自从有了王姒宝后又不再去后院,所以才敢如此行事的吧。

    前几年王姒宝还小,再加上对于丹格她总是抱有同情的心里,于是也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等她三婶那次发昏,居然想要算计他们大房的时候,王姒宝就想过要将这件事给捅出来,好给她三婶添添堵。

    但那个时候王子义还在府里,如果将这件事给揭开,还是会有损自家父亲颜面的。而且对自家老爹和她三叔之间的感情也不好。于是王姒宝就一直憋着,没有出手。

    现在王子义夫妻离开了,王老侯爷夫妻也不在府里,如果这件事被揭发也不至于气到他们。所以王姒宝决定就是现在这个时机出手最好。

    但要揭破这件事还是要她三婶柳氏亲自去的比较好。

    王姒宝最初并没有叫人故意监视王子廉。而是因为有一次在西区美食一条街无意中撞破过王子廉到西区。

    按理来说,王子廉管着侯府府中的庶务,到这边来也没什么。但奇怪就奇怪在他行事上过分谨慎了,而且还叫他的小厮和几个人守在一条巷子的入口处,他一个人单独前往。

    王姒宝当时就站在美食一条街的二楼,把整个过程看的清清楚楚。后来叫晴天一排查,就发现那条巷子里有一个寡妇带着个孩子独居在一处两进的院子中。

    再之后就发现了王子廉一个月总有个一两天偷偷摸摸的去那里。

    等晴天着人调查后,便知道了这个女人的真实来历。

    一白天柳氏和她那个表妹闹得焦头烂额,等到了晚上,又捉住了王子廉和大房的四姨娘丹格抵死缠绵的戏码。

    也多亏柳氏的心脏足够强大,否则还真经不起如此艰巨的双重考验。

    柳氏在捉奸成功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将丹格沉塘,还好张君颜及时赶到,将丹格给救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丹格都是大房王子义的妾室,柳氏也只能等着看大房如何给她个交代。

    翌日晨,便传出来丹格暴毙的消息。不管消息的真假,也算是给柳氏一个答复了。

    但要说到错处,还是他们三房王子廉这件事做的不地道。所以这个亏柳氏也只能是吃定了。

    大龄那青年王裕洵虽然没有妻儿,但他这次上任带着的人可真不少。

    远远的就看见一条长长的马车队伍行进在一条山路上,周围还有几百名皇家侍卫跟着一起前行。

    王裕洵十分想告诉众人,他可是一个十分简朴的清官,那些人可不是给他派的。

    但这有人会信吗?

    那些人当然不是派给王裕洵一个四品知府的。而是永盛帝和蒋太后担心王姒宝在这一路上有什么安危,因此各自派了一队人马前来保护她。

    这样一来,王姒宝现在的出行阵仗比一个公主级别的待遇还要高。

    王裕洵也只能无奈的看着这个队伍拖拖拉拉的前进,硬是将一天的路走成了两天。照这个速度,自己能在下雪前到达奉北郡就不错了。

    这一路众人除了感到旅途劳累外,还真没有受太大的苦。

    平时的安排都是怎么舒心怎么来。偶尔错过了宿头,因为王姒宝准备了好多的睡袋,大不了他们支起帐篷躺进睡袋中睡觉,既暖和又安心。

    行进中,如果坐马车实在是太劳累的话,王姒宝还会和王栩几人到外面去骑会儿马。

    这次和他们一起上路的还有王裕洵的一个和他一起上任的下属,平县的县令。

    这个人当然也不是外人,就是吕缘的二儿子吕宏伟。

    在今科殿试过后,吕宏伟和吕宏博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

    虽然没有进入到一甲前三名,但他二人一个名列二甲榜首,也称传胪,就是国第四。一个名列第二十八名。

    二人均成为了新科进士。

    要说这兄弟俩也是个要强的。这二人当初并没有利用和顺侯府的关系到国子监念书,而是和寒门庶子一样,从秀才一级一级往上考。

    二人除了吕缘和王子义教授学业以外,他们还在王子义的引荐下各自拜了个名师。

    吕宏博拜的师父是皇家书院的副院长王子义的好友白宏信,吕宏伟他的授业恩师则是大学士周苏平的嫡长子周沛,王姒宝当年在皇家书院的同窗周雅雪的父亲。

    这次吕宏伟能够高中第四名当然和他的恩师周沛以及师祖周苏平不无关系。

    也正因为吕宏伟拜了周沛为师,一来二去便和自己的小师妹周雅雪有了情分。最后王子义再次出面给吕宏伟保了媒,给他们二人定下了亲事。

    在王姒宝的记忆当中,她的这个同窗可是个相当文静的女孩子。没想到,为了和吕宏伟一同上任,居然在上个月提前和吕宏伟举行了大婚,这次陪同他也一起来了。

    再见到自己的同窗,王姒宝也是相当的感慨,自己的同窗都已经成为人妇了。

    要说周雅雪成亲的年龄在古代并不算早,她比王姒宝大四岁,今年已经十六周岁。但在大雍,一般世家贵族的女孩子成亲都要晚上一些。原定周雅雪也是要到明年才出嫁。

    这次再相见,周雅雪明显比从前变得开朗许多。由于自家夫君和王姒宝也是师兄妹,所以,她待王姒宝也亲近许多。旅途间歇,还会跑过来和王姒宝闲聊一会儿。

    王姒宝再次感慨:这缘分还真的是妙不可言。从前的她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周雅雪这种和自己性格完迥异的女子成为闺蜜。

    吕宏博这次殿试后的成绩也不错,被封为了翰林院编修。和李宏伟一样皆是正七品,主要负责整理历年科举考试试题并编修成册。

    当然编辑好的底稿要被留在翰林院,而拓印版本则被永盛帝拿来赚取红利了。

    王姒宝发现自己这个皇表舅,当皇帝都有些屈才了。这妥妥就是一个大奸商啊。

    即使这人是当官的话,也肯定不是一个合格的大臣。妥妥一个懂得利用职权,为自己谋取私利的贪官污吏。

    当然这些王姒宝也只能在心里暗自腹诽几句。 ;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5:16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