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20.09.2021

    “什么?”剑心真君声音瞬间颤抖,整个人不敢置信道:“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鱼长歌脸色复杂道:“从关系上讲,前辈是他女婿……”

    此话一出。

    剑心真君和狂刀真君两个人瞬间脸色惨白。

    这怎么跟人家斗?

    你再讨好人家,无非也就是前辈手中忠心耿耿的棋子。

    人家那妖族舔狗直接成了前辈的老丈人,这特么是一家子了啊!

    日后前辈到底偏向那一边,这还用说吗?

    “前辈,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剑心真君一脸痛心:“你若真缺道侣,只需要说一句话,整个一十九州的女修士怕是都抢着……为什么偏偏选择一个妖怪?”

    “是啊,而且还是个狐狸精……嘶,话说狐狸精……好像很刺激啊……”狂刀真君抱怨到一半,忽然发现,论魅惑手段,人族修士还真不如狐狸精呢。

    “不行!”

    剑心真君狠狠咬牙:“这么下去的话,日后定有一天,妖界能够肆无忌惮的入侵我人间界!”

    如梦如幻清纯美女好似梦蝶恋花

    “到时候,怕是前辈都不会出手阻止!”

    “这群肮脏的妖族,竟然比那些冥界鬼修还要狡诈,想到了先讨好前辈才能入侵人间界……我等不能坐视不管,必须要让前辈放不下我们!”

    “可人家都是一家子了啊……”一旁的狂刀真君叹了口气,“咱们还能怎么办?”

    “呵,不就是女儿吗?谁没有啊!”剑心真君冷笑一声,看向鱼长歌。

    鱼长歌一愣:“你瞅我干什么。”

    “鱼长歌,你家鱼玄机似乎也很喜欢前辈吧。”剑心真君忽然道,“而且论姿色,虽然鱼玄机没有狐狸精的狐媚,但从小生在富贵之家,乃是大家闺秀,圣宗少主,姿色和气质都是一十八圣州的上上佳。”

    “再说了。”

    “鱼玄机如今也不小了……”

    “要不……”剑心真君冷笑一声。

    鱼长歌一愣,一脸为难道:“你是说,要让我为了讨好前辈,把女儿送到前辈身边?”

    “这……有些不太好吧。”

    “听起来像是卖女求荣一样。”

    剑心真君乐呵呵道:“那你这么想,你把前辈收为女婿,做前辈都要恭敬对待的老丈人如何?”

    鱼长歌一愣,随即开怀大笑:“那自然是妙极!”

    同样的意思,不同的说法。

    有时候听起来就是截然相反。

    但随即,鱼长歌又沉默下去。

    “怎么了,鱼长歌,你还不忍心么?难道你看不出,玄机本就喜欢张风么?”剑心真君拍了拍鱼长歌的肩膀。

    鱼长歌摇了摇头:“那我倒没什么不忍心的。我这个当爹的,也明白玄机的心思。”

    “若是能收了前辈为女婿,那简直就是一箭双雕。”

    “只是……”

    鱼长歌神色为难道:“那妖族舔狗除了送上自己女儿之外。”

    “他的妖族老祖,竟然还是前辈的骨肉。而且,好像还是他那个女儿和前辈生出来的……”

    剑心真君一愣。

    狂刀真君也是一愣。

    两人都有点蒙蔽。

    “这辈分……听起来怎么这么乱呢?”剑心真君挠挠头:“他女儿和他女婿生出了他的妖族老祖?这……”

    “具体我也不清楚。”鱼长歌挠挠头,“但毫无疑问,他那位妖族老祖,的确是前辈的骨肉。”

    “我亲眼看到了滴血认亲,那两滴血融合在一起。”

    此话一出。

    剑心真君脸色一沉:“还有这种关系?”

    “真不愧是妖族啊……果然天性狡诈。”

    “为了讨好前辈,竟然老祖都成了前辈的儿子……”

    剑心真君眉头紧皱。

    这下子又些难办了啊。

    自家老祖早就死了。

    而且也不是前辈的孩子啊。

    “爹,你咋就出生的这么早呢?”剑心真君看着自己老爹的坟墓方向,恨铁不成钢道:“你现在再生出来该多好啊!”

    “其实也不是没办法。”鱼长歌忽然看向两人,缓缓道:“只是不知道二位是否愿意。”

    “嗯?”剑心真君一愣:“你爹难道是前辈的儿子?”

    “滚。”鱼长歌没好气的瞪了剑心真君一眼,“我是说。”

    “既然拼儿子,那么咱们大不了,一起认前辈当爹。”

    “到时候,咱们三个儿子,妖族那边才一个儿子。”

    “在前辈心里孰轻孰重,或许我们还有机会赢得妖族。”

    剑心真君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给前辈当儿子,这么没尊严的吗?”

    “那我换个说法。”鱼长歌看向剑心真君,“你想不想有一个如前辈那般强大的老爹?”

    “那可真是太好了!”剑心真君一脸喜悦的点点头。

    一旁的狂刀真君也幸福的露出了儿子的微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我三人这就动身,去前辈府上,进行认爹大典。”鱼长歌深呼口气。

    “认爹大典……”剑心真君脸色古怪:“这是不是太直接了?前辈会喜欢么?”

    “的确有点太直接,太不要脸了。”鱼长歌反应过来,微微点头,“要不,咱们委婉一点?”

    “对了,都说一人为师,终身为父。”

    “咱们就弄个拜师大典。”

    “想必前辈也会明白我们的心思,欣然同意,当我们父亲一样的师父。”

    鱼长歌笑道。

    此话一出。剑心真君和狂刀真君猛然愣住。

    拜师大典!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么说起来,和认爹大典似乎没什么区别。

    但……

    三人是何等身份?

    每个人都是圣宗之主啊!

    名震天下,天下修士无不听闻过三人威名!

    三人更是代表了圣宗!

    若是拜师他人……这岂不是叛出宗门?

    “这……此事……”剑心真君脸色复杂:“这件事,弄不好会让我前辈大人您老人家睡醒了么宗四分五裂。”

    “虽然我也很想认爹。”

    “但,还是要回宗门商量商量。”

    一旁的狂刀真君也点点头:“我刀冢人人都具备身为刀客的骨气和尊严,如此行事……我也要回去好言劝说,希望门人不会心灰意冷,不堪受辱的退出刀冢。”

    鱼长歌也知道这件事的严肃性。

    点点头:“没错,我也需要安抚一下我多宝圣阁的各位长老门人。”

    Posted by wpWPwp123321 @ 上午5:16 for 未分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