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海趕緊關閉瞭門,讓梁健坐下說:“據說,縣委縣政府這邊,向市局提出要求,要把我調走。”梁健說:“有這種事情?”各級公安局長上級公安機關都掌握著用人權,但是地方府也有很大的建議權,這就hi所謂的雙重管理。霍海說:“梁書記,看來葛書記和翟縣長對我的工作很不滿意啊!”梁健道:“我知道是什麼原因,這跟你在工作上對我的大力支持有關系。有些領導看不慣瞭。”霍海說:“對你的支持這是必須的。”梁健很感激地望瞭霍海一眼說:“市裡會把你調去哪裡,有沒有這方面的消息?”霍海說:“這都還不清楚。不過,據說是一個偏遠小縣。”梁健說:“這是對你工作能力的浪費。我會去找胡書記,讓她幫忙去做做工作,絕對不能讓你去其他的小縣裡。”霍海很是感激,他一直以來都堅定地站在梁健這一邊,是因為感覺梁健是一個講情義的領導,他看到梁健身上有種穩定的東西,他比較看重這樣的人,所以他也在梁健身上下瞭賭註:“有梁書記這話,我就放心瞭。不過,梁書記不必特別為難,我畢竟是公安縣的幹部,我想當地黨委政府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我堅信自己的群眾基礎還在,我也沒犯法!”梁健說:“話雖這麼說,但我還是會去爭取的,不能落下一步。”霍海感謝瞭梁健,又問:“梁書記,你這趟過來,有什麼要兄弟我幫忙的?”梁健看到霍海本身有麻煩事,就不打算說瞭,就道:“霍局長,沒什麼事,我來看看你。”霍海說:“梁書記,你別跟我客氣,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跟我講。”梁健看瞭眼霍海,見他說得真誠,就把此次休閑向陽建設中的問題,跟霍海說瞭。霍海聽瞭之後,很是氣憤,道:“這些人有沒腦子啊!現在誰還去把蓄電池產業招商進來的!如今上面對轉型升級喊得這麼響,他們還去招這種高能耗、高污染的企業,簡直是腦殘的行為!”梁健說:“他們不是腦殘,他們是腦子太好使瞭,想用這個企業將休閑向陽的進程全部打亂。”霍海表態道:“梁書記,你放心,如果他們把這個項目拿到市委常委會上去討論,我第一就反對,隻要我還在南山縣。”梁健點瞭點頭說:“謝謝。”從市公安局出來,梁健感覺到,縣委書記葛東和縣長翟興業,他們正在背後部署著一些行動,是暗中默默進行的,但就如毒蠍子一樣很有殺傷力,梁健必須引起警惕瞭,否則到時候還手的餘地都沒有。回去的路上,梁健接到瞭程語的電話。程語說:“今天請我們兩個美女吃飯怎麼樣?”梁健說:“你們終於有空瞭?”程語說:“北京大會結束,我們終於可以松一口氣瞭。”梁健說:“這段時間你們辛苦,我來請你們吃好的。”程語說:“不用瞭,我在南山縣,找瞭個調研的借口來看孟春曉,如今在她辦公室。”梁健說:“我快到縣委瞭,我馬上去縣委宣傳部。”梁健到瞭宣傳部,讓張嘉拿著包先回去。孟少春和程語都在辦公室門口等梁健瞭,讓進屋裡請坐。梁健第一句話就說:“孟部長,難得程部長來一趟南山,今天我請客,你別和我搶啊!”孟春曉說:“這怎麼行呢?怎麼能讓梁書記請客?”梁健說:“我帶你們去一個好地方,所以我來請。你們工作談的怎麼樣瞭?”程語說:“也沒什麼大事,已經談得差不多瞭。”梁健就想到和胡小英去過多次的雨陽酒坊。如果是單獨與女人約會,梁健肯定不會去那裡,這畢竟是梁健和胡小英的私人領地。程語和孟春曉都沒有到過雨陽酒坊,兩個容貌可人的女幹部,都對梁健說:“梁書記,你是怎麼找到這麼一個好地方的?”梁健說:“好地方,是需要耐心尋找的。我想啊,你們兩位女領導,都沒在這方面花心思。”程語道:“我們哪有時間啊。都說,女人一旦當瞭領導幹部,就不再是女人瞭。整天忙忙碌碌,都不知道在幹什麼。孟部長還好一點,你看我,一個副職,很多事情都要親自過問,親自把關,有時候還要親自做,哪有時間在尋找這麼好的吃飯的地方?”孟春曉說:“程部長,我哪裡能比你好到哪裡去。程部長是在市級的大機關,畢竟規范一些。我在縣裡,雖然當瞭一個部長,其實就跟在市裡當個科長差不多,下面幹部隊伍素質低,工作壓力大,除瞭宣傳工作,我們還要參與中心工作,一天到晚,哪有時間想自己的事情?還有就是要應酬,葛書記來得喜歡,讓我去陪同,頭很大。我也真不覺得自己是個女人。”兩個女領導,紛紛抱怨著工作繁忙,身不由己,梁健說:“盡管兩位都說自己不像女人瞭,可在我眼裡,你們兩位算得上是鏡州市數一數二的大美女瞭!”程語聽瞭笑道:“梁書記在開我們玩笑瞭。梁書記,你是這裡年齡最小的,卻是官最大的,今天明顯是在欺負我們。”梁健趕緊解釋道:“這怎麼可能啊,剛才是我的肺腑之言。”孟春曉雖然和梁健在一個班子中有一段時間瞭,但是她平時與梁健接觸的時間不多。在他看來,梁健上層的關系不弱,但是在班子當中,顯得有些孤傲,並不與班子當中的人打成一片,作為黨群書記,他主抓休閑向陽,對宣傳方面工作也不主動過問,為此她覺得梁健給她一種疏遠感。今天在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程語的召集下,與梁健近距離接觸,感覺梁健其實要平易近人得多。再加上梁健本來就是孟春曉的上司,孟春曉覺得如果和梁健關系能夠更緊密一些,對自己的工作當然更加有利。於是孟春曉說:“既然,梁書記這麼看得起我們,我們兩個女人一起來敬敬梁書記吧!”梁健說:“那我可是受寵若驚瞭。我多喝一點,你們兩位美女少一點。兩位已經工作夠辛苦瞭,不想你們喝酒也很辛苦。”程語笑道:“梁書記這就粗瞭,喝酒這件事很奇怪。如果是單純的應酬,喝酒會變成累人的事情;但是如果是好友聚餐,喝酒就是放松愉快的事情。春曉,你說,今天我們是屬於哪一種類型的呢?”孟春曉說:“當然是後者。”程語說:“那就行瞭,這杯酒我們不會少喝。”梁健聽瞭笑道:“那好,我今天是舍命陪女子,我喝一個滿杯。”宣傳女部長不是誰都能當的。孟春曉和程語在女幹部當中,不僅僅是容貌出眾,更是酒量驚人,否則也坐不穩宣傳部長的位置。她們今天兩個女人一臺戲,就想把梁健喝好、喝到為瞭。就說:“梁書記,我們也不沾你的便宜。你喝滿杯,我們也喝滿杯。”梁健想她們還真夠爽氣,就說好,拿酒杯去敬她們兩位。但是孟春曉說:“梁書記,這樣可不行,不興一石二鳥,至少你也得一個個敬,表示誠意吧!”梁健這才知道,她們兩個美女部長,今天的目的恐怕是要喝翻自己瞭。不過,梁健今天就是要活絡孟春曉的關系,就說:“那也行,我最多酒醉瞭。”酒喝到八九成,孟春曉面如敷粉,看上去嬌艷動人。不過她卻微微蹙眉地對程語說:“語,我和裘部長的關系,恐怕是要這麼一直僵下去瞭。”原來,那次考察中孟春曉給瞭市委宣傳部長裘吉一個耳光的事情,在孟春曉心裡也留下印記。她知道,裘部長肯定是火冒三丈,但是她卻找不到一個合理的辦法去消解這種成見。孟春曉隻是縣委常委、宣傳部長,她的成長是縣裡一步步從團縣委書記、鄉鎮長、鄉鎮黨委書記培養上來的,到達縣委宣傳部長之後,她想要再進一步,如果沒有市委宣傳部長的認可和推薦就會變得很難。如果市委宣傳部長對她抱有瞭成見,這件事情就更加麻煩。在市委常委會上公開反對孟春曉的提拔,孟春曉就別想提拔瞭。但是她又拉不下臉,去跟裘部長說,我錯瞭,你抱的對。這或許會讓裘吉更加看不起她。為此她處在兩難境地,心裡也很糾結。程語寬慰她說:“裘部長,不是那麼記恨人瞭的,你放心吧!”孟春曉說:“我當時,也就如條件放射一般,並不是故意為之。裘部長肯定是往心裡去瞭,我多次想要去匯報工作,他都以忙為由推脫瞭。”梁健經過早先程語的介紹,已經知道裘吉和孟春曉之間的事情,他就說:“孟部長,這樣吧,晚上我請裘部長出來吃宵夜,你看怎麼樣?”孟春曉看著梁健說:“你確定能請得動孟部長嗎?”梁健說:“我請不動的話,我確定有一個人肯定請得動。”孟春曉說:“誰啊?”梁健說:“胡小英副書記。”官場局中局麻豆影视app哪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