鄔浩辰抱著林雲悉進瞭鄔傢的地下室,那裡有一塊千年寒冰,據說瞭鄔傢先輩留下來的鎮宅之寶。輕輕將已經昏厥瞭的林雲悉放在上面,鄔浩辰的手指輕輕撫著那紅得不正常的小臉蛋兒。他要將她的樣子深深地刻在心裡,等她再睜開眼,他就消失瞭。不能陪著她,是他的遺憾,但比之更不能讓他接受的是失去她。當那濕透的衣服被完全除清時,鄔浩辰咬瞭咬牙,俯身而上……林雲悉漸漸恢復意識,隻感覺處於冰火兩重天當中。眼睛像是被什麼蒙住瞭,即使她感覺她睜開瞭眼,眼前仍是黑暗一片。豆大的水滴不停地滴落在自己的臉上,林雲悉忍不住想伸手撫去,可身體根本不聽她使喚。身下是其冷無比的寒冰,而身上卻是有熊熊大火在燃燒。能感覺得到體內的大火似是被某種力量給吸走瞭,她的身體越來越冷,越來越僵硬……不知過瞭多久,林雲悉猛地從冰床上跳瞭起來。仿佛做瞭一場夢一樣,可身上的不適感讓她確定這並不是一場夢。身上不著一物,而她的衣服,整齊地疊放在一邊。環顧四周,沒有看到鄔浩辰的身影,這傢夥不會吃完就跑瞭吧?“鄔浩辰呢?”林雲悉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問系統。系統:“以為自己會被你體內的毒火燒沒瞭,這會兒躲起來瞭。”“毒火?”經系統這麼一提醒,林雲悉便想到瞭她暈倒前身體上的異常。系統一緊張,便將小蘑菇與鄔浩辰的對話重播瞭一下。“系統,咱們是不是該好好談談?”那所謂的毒火其實是系統下的媚晴散啊,再普通不過的晴藥。不要說她個至尊級煉藥師,就是個普通的醫生,也能瞧出來那藥效。可偏偏她被系統擺瞭一道,那小蘑菇也是系統使的手段。發覺自己敗露瞭,系統連忙假裝不在線,反正林雲悉也不能拿它怎麼樣。見系統不睬自己瞭,林雲悉甩甩頭下瞭冰床,然後去找鄔浩辰。這傢夥有多傻,為瞭她連命都不要瞭。現在又不知道躲去瞭哪裡,以為在等死呢!他拿起瞭他送給她的那幾件飾品,這是打算從她生命當中徹底消失麼?也不知道當她找到他,他發現自己根本不會死時,會是怎樣一副表情,林雲悉突然好期待。他不是一直很自卑麼,現在他們之間已經發生瞭這樣的事瞭,他怎麼也得對她負責吧?林雲悉將寒冰床收進瞭隨身空間,這是他必須對自己負責的鐵證,她得收好。如果他不承認,她就甩在他的面前,跟他對質!一路走出地下室,林雲悉的身體也恢復瞭正常。腦海中是鄔傢的地圖,林雲悉直奔著鄔星辰去瞭。因為她知道,此時鄔浩辰肯定服下瞭易形丹,變成瞭其他人,就是不想讓她找到他。那她就在這裡鬧出大的動靜來,看來還能躲得住?而躲在祠堂裡的鄔浩辰,此刻正緊緊地抱著自己。當他擁有瞭她,知曉瞭她的美好,他更加不能接受離開她瞭。帶球快穿:傲嬌鬼夫,放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