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遇抿瞭口茶,之後放下杯盞,平靜道:“我知道,我還沒有自大到認為天下無敵。”“林先生,我最想說的,是想讓您小心這裡的巫醫。”寒星月認真道,他現在是寒傢最後的依仗,不想林遇有危險。林遇淡然點頭,“繼續說。”寒星月又給林遇添瞭杯茶,沒有半點強勢凌厲的模樣,完全就是一個百依百順的小丫環。“以您的實力,若是碰到修煉者還好說,想必沒人會對您造成傷害,但要巫醫和我不一樣。”寒星月習慣性的攏瞭下頭發,繼續說道:“您之前也和巫醫打過交道,他們的修煉方式和咱們不一樣,在提升實力的時候不會受到功法等級的限制,所以您在前往十萬大山深處的時候,很可能會遇到實力強勁的巫醫,他們的實力很可能等同於咱們修煉界的三階高手,遇到這樣人恐怕會很難應付。”寒星月的話雖不怎麼好聽,但卻字字在理,林遇自然遷怒不到她的身上。關於這點,林遇隻清楚個大概,這次在聽到寒星月講解才算完全明白。“好,這件事我知道瞭,會小心註意的。”林遇認真道。就在這時,一道極為難聽刺耳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叫兩人都不自覺的把頭轉瞭過去。“寒長青!寒星月!”“我師弟到你這裡辦事,而他的生命水晶竟然在剛才破碎瞭,你們該當何罪!”寒星月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恐之色,驚訝道:“竟然這麼快就找來瞭!”林遇的眉頭皺起,寒聲道:“誰來瞭?”“是黑風!”“黑風是什麼人?”寒星月的神色拘謹,看的出來,她對那個叫黑風的人也是尤為忌憚,否則以她的城府和定力,也不會如此驚慌失措。“黑風是黑紗的師兄,是苗疆鬼醫的一脈的繼承人,林先生,您把黑紗殺瞭,存在他們祭壇的生命水晶破碎,但因為他們找不到您,就來找我們寒傢人瞭。”林遇皺瞭皺眉頭,低聲道:“苗疆鬼醫應該是巫醫的分支吧。”寒星月點頭道:“沒錯。”“好瞭,帶我出去看看,我到是想看看苗疆鬼醫都些什麼貨色!”在寒星月的帶領下,兩人來到瞭寒傢議事廳的大堂。因為兩人在臥室聊瞭許久,此時大堂已經清理幹凈,看不到半點血跡。此時,在寒傢的議事大堂中站著兩個人,幾乎和黑紗的打扮一樣,都披著寬大的黑色袍子,看不清面目,是人是鬼都分不清楚。“寒星月,到底怎麼回事,我師弟來給你們寒傢辦事,竟慘死在外面,你們寒傢必須給我們鬼醫一個交代!”黑風惡狠狠的說道。從黑風的話中,林遇發現出一點點端倪。寒傢在嶺南以及十萬大山一帶都是名門望族,而寒星月在這一帶更是一等一的人物,但這個叫黑風的人對她竟沒有半點尊敬之意,看來苗疆鬼醫的實力並不照寒傢弱。“你那個廢物師弟是我殺的,要是想報仇的話,直接來找我就好瞭。”林遇淡然道。“什麼!”黑風的語調忽然拔高的瞭不少,“我師弟竟然是你殺的!”“沒錯,就是我殺的。”“桀桀桀……”黑風發出瞭無比陰鬱的笑聲,“好小子,竟然還敢承認,我看你是不知道我們苗疆鬼醫的厲害!”寒星月小心翼翼的湊到林遇的跟前,提醒道:“林先生,黑風的實力約為二階大成境界,哪怕我父親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他們的攻擊手段極為詭異,您千萬要小心行事。”林遇淡然一笑,“像他這樣的小鬼我還沒放在眼裡,如果我想殺,一隻手就能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無知的修煉者,竟然敢在我師傅面前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死活!”黑風徒弟神色高傲,全然不懼站在他面前的林遇,同為鬼醫一脈,雖然黑紗與黑風是師兄弟,但兩人間的實力卻有著天差地別,哪怕寒傢族長見瞭師傅都要恭恭敬敬,就憑眼前這個隻會說大話的小子又怎麼可能是師傅的對手!此時此刻,寒星月的臉色很不好看,小聲提醒道:“林先生,這件事你不能莽撞,還要進謹慎處理,否則會出大事的。”林遇看瞭眼寒星月,發現她臉色蒼白,便抬頭問道。“什麼意思,難道這個黑風殺不得?”寒星月的表情無比糾結,最後鼓足勇氣說道:“他們鬼醫是巫醫一脈很強大的分支,以林先生的實力要殺黑風應該不難,但黑風一死,那他們鬼醫一脈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若他們傾巢而出,那事情就不好辦瞭,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還需要從長計議。”林遇明白寒星月的意思,但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任何變化。“無論是黑風也好,鬼醫一脈也罷,隻要他們敢來,那我就敢殺,沒什麼大不瞭的。”聽到兩人的對話,黑風的手上泛起瞭濃鬱的黑氣,在那股邪惡力量的牽引之下,大堂之內的其他物件都開始晃動瞭起來!“殺我師弟不說,還對我們鬼醫一脈出言不遜,我黑風定叫你屍骨無存!”林遇挑著眉頭,冷然道:“讓我林遇屍骨無存?就憑你這隻小鬼恐怕還沒有那個資格!”“受死!”黑風鬼叫瞭一聲,身上的黑氣狂湧起來,將整個人都包括其中,就像融為瞭一體。林遇沒有動,雖然之前也接觸過巫醫,但還是第一次和鬼醫打交道,打算看清形勢再說。見師傅已經動手,黑風的弟子往後退瞭一步,高聲笑道:“小子,這是我師傅的絕招,修羅鬼印,能死在我師傅的絕招之下,絕對是你的榮幸!”猝不及防的,隻聽一道撕裂空氣的響聲傳來,迷霧之中的黑風徒手斬出一道墨色的刀芒,足有兩米多高,威勢凜然,就連堅實的理石地面都被劃出瞭深深的缺口!刀芒襲來,寒星月的表情駭然,急聲道:“林先生快跑,黑風的修羅鬼刃是防不下來的!”極品全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