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名魂族的道境強者,鎮守天魂源界和元始世界的出入口。入口幾乎被封死,任何元始世界之人,不能隨意出入。蘇莫隱藏在時空深處,靜靜的觀察著,他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天魂源界,難度太大瞭。甚至說,幾乎不可能。因為,無論他用什麼手段,都有極大的可能會被發現。最主要的是,現在的世界規則,是天魂源界的世界規則,他如果動用元始世界道樹的規則力量,會無比的顯眼。若是強行進入天魂源界,那就沒有任何意義瞭,不然,進瞭天魂魂界,那就是甕中之鱉瞭。刷!這時,五位魂族的強者,從元始大陸的方向而來,在入口處頓足,向守衛入口的那些魂族強者交流幾句,便進入瞭天魂源界之中。這五人,是向天魂源界內運送資源的人。他們在不斷的收刮元始世界的資源和寶物。元始世界太大瞭,資源無窮無盡。蘇莫發現瞭這一幕,心中沉思。自己能不能用此法,混入天魂源界呢?比如,奪舍一位魂族的強者,或者是控制一位魂族的強者,然後混進天魂源界。貌似也很難!首先,魂族之人是魂體,根本就沒有血肉之軀,能不能奪舍還不好說。其次,他一旦出手,很可能就會暴露。狄火和鐮橫兩人,以及魂族和靈族的很多強者,估計一直在搜尋他。最主要的是,這段時間以來,有沒有比狄火和鐮橫更加強大的人來元始世界,這也是不得而知的事情。蘇莫很討厭這種感覺,元始世界規則的改變,讓他失去瞭掌控一切的感覺。“或許,該用另一種方法!”蘇莫心中自喃,隨即,他帶著絕代神門,立刻向元始世界的中央地帶遁去。蘇莫的速度,在元始世界無人可及,到元始大陸也隻是轉瞬間的事情。他遊走在時空深處,走過瞭一個又一個星辰,發現瞭一批又一批靈族的強者。最後,他來到瞭天人界大陸。天人界大陸,幾乎快和元始大陸連接在瞭一起,相距非常近。天北界王府,奢華而又古樸的房間之中。姬狨正在打坐,如今他無法離開天人界北地部域,界王府的管理由幾個兒子負責,他也隻能閉關靜修瞭。嗡~~就在此刻,姬狨的身前,空間微微扭曲瞭起來。打坐的姬狨,頓時雙眼睜開,眸中射出犀利的精光。不過,頭發略顯花白的姬狨並未反抗,一縷神魂立刻被扭曲的空間吸納瞭進去,消失無蹤。“拜見蘇門主!”虛無的時空深處,姬狨一縷神魂凝聚的虛幻之軀,看著眼前的蘇莫,立刻躬身一拜。“姬狨,成為魂族的賤奴,有何感想?”蘇莫淡漠的望著姬狨。“蘇門主,老朽……老朽已萬念俱灰,這是我們元始世界的恥辱!”姬狨的臉龐上,流露出深深的屈辱之色。蘇莫不語,隻是靜靜的看著對方。姬狨沉默瞭片刻,沉聲問道:“蘇門主,你可有辦法,驅除魂族和靈族,還元始世界一個朗朗乾坤?”姬狨的臉上,帶著一絲期盼,蘇莫實力深不可測,手段通天,或許能有翻盤的機會。“現在沒有,但是,以後未必沒有!”蘇莫道。“蘇門主直言!”姬狨道。“你天北界王府,有沒有向魂族貢獻資源寶物?”蘇莫問道。“有!”姬狨點頭,道:“魂族控制元始世界之後,就立刻從所有大勢力手中,收刮瞭大量資源,現在要求我們,三年貢獻一次。”“你將此物,貢獻於魂族,不需要等到三年之後!”蘇莫手掌一抬,掌中出現瞭一柄巨斧。此斧,正是當初時空之城贈與他的寶物,也是他斬殺時空道主所用的寶器。其實,此巨斧,乃是一件道器,頂級的道器。“獻於魂族?”姬狨聞言一愣。“嗯,本座要要靠它,進入天魂源界!”蘇莫微微點頭。姬狨聞言,頓時心中一震,愕然的看著蘇莫。進入天魂源界?蘇莫居然要進入天魂源界!“唯有再進一步,才有翻盤的機會!”蘇莫沉聲說道。姬狨聞言,沉默不語,但是,一瞬間,他思考瞭無數種結果。“好!”最終,姬狨重重的點瞭點頭,然後接過瞭巨斧。“盡快獻於魂族,目前,他們依舊在各地收集資源,源源不斷的流入天魂源界!”蘇莫叮囑道。“明白!”姬狨再次點頭,他明白蘇莫的意圖,是要以寶物為掩身,混進天魂源界。蘇莫頜首,然後一揮手,空間扭曲,姬狨消失在扭曲的空間之中。而在姬狨消失的那一刻,蘇莫的身軀,化為瞭一股混沌之氣,進入瞭巨斧之中,同樣消失無蹤。現在,他要靠姬狨之手,帶著絕代神門進入天魂源界。他並不完全信任姬狨,但是,他相信對方知曉利弊。雖然,他和對方曾有過節,但是,在這種大是大非面前,姬狨這種梟雄不會如此短視。最重要的是,蘇莫有自保的實力,也有隨時滅殺姬狨的實力。姬狨的神魂,回到瞭房間中自己的本體之內。看著手中的巨斧,他略一沉吟,便離開房間,帶著族中所剩不多的幾件寶物,離開瞭天北界王府。很快,他便來到瞭一處雄偉的山峰之前。此處山峰,就坐落在天人界大陸的北端,山巔之上宮殿連綿,以前是一個二流勢力的山門,也是天北界王府的下屬勢力。但是,這個勢力之人,已經滅絕瞭。在前一段時間,魂族收刮寶物之時,這個勢力居然想要私藏寶物,企圖漫天過海。所以,被魂族之人,輕易抹殺瞭幹凈。而現在,這個勢力的山門,已經成為瞭魂族的一個據點,有八百位魂族強者鎮守此地。“天北界王府,姬狨,求見魂族大人!”姬狨的身形降落在山腳下,姿態放得很低,抱拳躬身,朗聲稟告。“山下老奴,何事求見?”少傾之後,山上傳來冷漠的聲音。姬狨的老臉,不由得抖瞭抖,心中有無限的屈辱,但絲毫不敢表露。“老奴府上,還有幾件上好的寶物遺留,此次特地帶來,獻給各位大人!”姬狨滿臉微笑,做足瞭奴相。“哦?”山上傳來驚訝的聲音,隨即道:“你這老奴倒是非常識時務,送上來吧!”“是!”姬狨點頭,隨即大步向山巔之上走去。絕代神主荔枝app免费污tv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