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號倉庫,有人把她擄走,她醒來置身於火場,有人扔進來湛南爵和歐以沫有關的視頻,是歐以沫的經紀人。她去質問歐以沫,她承認瞭,然後對她打瞭針劑。雖然針劑隻打瞭五分之一,可是她當場就有些難以招架。她的耳朵好像有一瞬間聽不清瞭,她的眼睛好像有一瞬間看不清瞭。她甚至昏迷過去,醒過來看到歐以沫和湛南爵躺在床上。她記得,當時還有人在場,是歐以沫的新助理。歐以沫用隻有她們兩個人的聲音對她說。——我為你準備瞭一些極品的男人。我猜你肯定是難受瞭,別擔心,我讓你很滿足的。——直接讓你死也太沒意思瞭,要不,先毀瞭你的容,再毀瞭你的身?”——想想看,如果你跟很多人睡過,阿湛還會不會要你?會不會覺得你像白紙一樣幹凈。……她咬瞭歐以沫,然後被她踹瞭一腳,接著,她選擇瞭跳窗。窗外是一片海洋,隻有這樣,她才有自救的可能。她以為留著命還有機會揭發歐以沫的惡行,可是她卻偏偏失憶瞭。大概是她給她打過的那種針劑的藥效的關系。但因為隻打瞭五分之一,所以時間長瞭,作用力也喪失瞭。一幕幕和歐以沫有關的畫面不斷在腦海更迭。宮詩嬈覺得自己仿佛置身於翻湧的海嘯之中……她全部都想起來瞭!!歐以沫簡直就是可怕的惡魔。她不能將湛南爵親手推向她!!猛然……宮詩嬈從這些畫面裡掙脫出來,忽而做起瞭身來。“詩嬈!你終於醒瞭,你快嚇死我瞭!”程子衿一把抱住她,“好端端你怎麼就掉下階梯,我真擔心你。”她掉下階梯瞭?宮詩嬈揉瞭揉自己的腦袋,現實和夢境交替更迭,終於,她冷靜下來,“子衿,我全部想起來瞭。”“什麼?”程子衿有些奇怪地看著宮詩嬈。宮詩嬈拽著程子衿的手說道:“歐以沫!歐以沫想殺我!!我上次的墜樓也不是意外,她給我打瞭針劑讓我喪失聽覺和視覺,但因為藥才打瞭一點就出瞭些意外,所以後來墜樓後昏迷兩個月視覺和聽覺都沒有出現意外,隻是記憶被抹掉瞭。現在我全部都想起來瞭!我們猜得沒錯,之前我出現意外也是她做的!”程子衿震驚:“你說……你上次墜樓真的不是意外?我還以為你是因為看到湛醫生和歐以沫發生關系的畫面所以想不開,大傢都這樣以為……”“不是,他們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關系……”宮詩嬈說到這裡,吃驚地看她,“這個版本你聽誰說的?”“是湛醫生後來查到你墜樓之前去過歐以沫的房間,她自己親口說的。”程子衿說瞭一半忽而愣住,“你說什麼?他們沒有發生過關系!?”宮詩嬈篤定地點頭,“雖然我當時聽覺和視覺交替喪失,整個人都很混亂,可是現在我想起來後,仔細理清瞭脈絡,記得我當時在墻上看到過一隻鐘表,事情發生才沒幾分鐘,當時湛南爵是完全昏迷的,仔細想來,當時也的確隻聽到瞭歐以沫一個人的聲音,她一定是演戲給我看的。”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