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麥將昏迷的魚小二放在瞭一傢空蕩蕩無人的酒店房間裡,並在房間的四周佈置下的鎮鬼符後,才離去。魚小二到底能不能重新醒過來就得看他自己瞭,林雨麥能做的隻有這些。或許在魚小二舍命撞擊天空中的血色漩渦的時候就沒有做好活著的打算。魚小二是審判者讓他十分的震驚,連他自己都被蒙在瞭鼓裡,差點就真的信瞭他是百曉生後代的說法。眼下血色的漩渦被擊碎,估計鬼臣想要再攪弄腥風血雨估計沒那麼容易瞭。林雨麥轉念一想,得趕緊去找吳磊和王子濤他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瞭。林雨麥心有不安,同時也有些擔心唐梓柔。林雨麥的手機在空中墜落的時候,已經徹底的砸成瞭粉碎,想打電話給唐梓柔都不行。修為提升之後,林雨麥的視力和聽覺都有大幅度的提升,擊中感知力放向遠處,果然在兩公裡外聽見瞭吳磊和王子濤的對話。不過,很快他又皺起瞭眉頭,他還聽見瞭其他的聲音,這個聲音非常的細碎古怪,像是悄無聲息的汩汩流水聲,又像是風吹過樹葉的沙沙沙的聲音,這個聲音十分的微弱,一般人根本聽不見這個奇怪的聲音。最可怕的是,這個聲音竟然離吳磊他們非常的近!“不好,有東西潛伏在他們身邊。”說完林雨麥就已經動身朝著古皇宮的方向疾奔而去。……“等一下,前面好像有人。”手機裡面傳來瞭瘋子的聲音。吳磊剛想說話就看見瘋子急匆匆的從濃霧中跑瞭回來。小分隊已經行走瞭有一公裡左右,距離古皇宮的廣場不到一裡地。可是這一裡地卻又萬分的危險,他們不敢有一點松懈。“瘋子,前面什麼情況?”吳磊不安的問道。瘋子將手機裝入瞭口袋中,他臉色不太好看,又搖瞭搖頭道:“我不能太確定,不過那確實是一個人,一個穿著警察制服的人。”王子濤、趙曉天紛紛疑惑瞭起來。“是邪化人吧。”王子濤道。瘋子搖瞭搖頭道:“不太像,因為他在一邊打電話一邊修車,樣子很焦急的樣子。”瘋子說道。“應該是人。”吳磊說道。‘走,過去看看。’一行人朝著濃霧中走去,沒過多久就到瞭瘋子所說的地方。幾人躲在幾輛汽車後面,朝著前方望去,果然看見瞭一個穿著交警制服的男子,面色焦慮,來來回回的在汽車裡面和外面走動,時而拿著一個扳手,時而拿著一個螺絲刀和手電筒,來回的奔跑在汽車車前蓋的前方。沒過多久,交警似乎一直打不通電話,罵瞭一聲,聽不清也不明白他說什麼,然後就看見他氣惱的將手機砸在瞭地上。幾人見到這個人的樣子後,覺得還算十分正常,心理面的不安多少有些松懈下來。吳磊看瞭眼眾人後,說道:“我過去看看。”“一起過去吧。”趙曉天說道。“對,一起過去,人多力量大,要是邪化人我們這麼多人也不怕他。”王子濤手提著滅火器,已經拔瞭安全栓,時刻準備著噴射那名警察。“不太好吧,這一路上我們一個活人都沒看見,這麼突兀的出現一個人,我怎麼覺得很不放心的樣子。”文春麗緊緊的抓著趙曉天的衣角,臉上寫滿瞭恐慌。“沒事的,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他一個不成?”趙曉天拍瞭拍文春麗的手安撫道。一行人朝著前方走去,站在最前面的瘋子大聲的朝著那名交警喊去。“喂,警察大哥,你在幹嘛呢。”瘋子一喊,交警就抬起頭來,看到瞭他們幾個,一下子就激動的跑瞭過來。王子濤和吳磊見狀,立刻掏出瞭滅火器對著奔跑歸來的交警。男交警一愣,迅速的舉起瞭雙手大喊起來。“別,別,別動手,我是好人。”王子濤抽瞭抽嘴角:“還有這麼無恥的人,竟然自己說自己是好人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話音剛落,王子濤管他三七二十一,滅火器的幹粉泡沫一股腦的先噴瞭交警一身再說。吳磊立刻上前阻止道:“別噴瞭,好像真是個人。”王子濤才停手,隻是交警已經完全變成瞭一個被幹粉鋪滿的白人瞭。交警張開嘴吐出一大口的不幹粉泡沫,無奈的樣子有幾分滑稽。“搞什麼啊?”交警含糊的說道。幾人看瞭後,覺得整個人應該沒問題,才開始找來瞭紙巾和麻佈將交警擦幹凈。男交警叫做楊斌,是長亭街上的交警,由於長亭街車流量巨大,所以到瞭晚上也得值班指揮交通。楊斌吃完晚飯後就開始在這指揮交通,誰知突然霧霾來襲,瞬間迷茫瞭整座城市,導致整個交通癱瘓,不得已之下他又得加班到深夜。可是,有那麼一會的時間,他突然覺得肚子很疼,就跑去廁所蹲瞭大概有半個小時才出來,等他出來後,整條十裡長亭街竟然看不見一個人瞭。所有的人就像是人間蒸發瞭一樣,除瞭閃爍的車燈和打開門的汽車還證實瞭之前很多人之外,他差點就以為這特娘的是一個噩夢瞭。這不,他打瞭很長時間的電話,想問總部什麼情況,然而電話始終無人接聽,到現在竟然電話都打不出去瞭。於是他正想找一輛車從長亭街上開出去,還沒準備開,發現這些車子全部都發動不瞭瞭,正在檢查什麼原因的時候,就遇上瞭吳磊他們。王子濤聽完楊斌的解釋後才點瞭點頭笑道:“可以確定瞭,你應該是個人。”楊斌臉都抽筋瞭,臉上的幹粉成塊成塊的掉落下來,他罵道:“我不是人,難道還是鬼啊。”王子濤接著說道:“除瞭我們這些活人以外,見到的人可能都有可能是鬼。”楊斌一愣,隨後大笑瞭起來:“哈哈哈,開什麼玩笑。”他掃瞭一眼這些空蕩蕩的車輛說道:“無非就是這些人突然失蹤瞭,你就說有鬼,也太可笑瞭吧。”瘋子低聲道:“看來這個人應該是一條經的,也不知道怎麼活到現在的。”吳磊轉過頭道:“留個心眼,我們趕緊到古皇宮吧。”他們也懶得跟這大條神經的警察解釋,趕路要緊。隨後一行人繼續朝著古皇宮的方向走去,楊斌則一邊跟著一邊在後面比比叨叨的問東問西。“喂,你們都什麼人,怎麼看起來像是學生啊。”“你們這是要去哪裡啊。”“一路上你們沒有看見其他人嗎?”“喂,說話啊!!”……幾人真的是對這個交警無語瞭,還真是一個大神經生物,廢話多不說,完全沒有一點危機意識。“沙沙沙~~~~~~~~~~~~”就在這時,一陣很奇怪的聲音突然在四周響起,就像是風刮動瞭地上的樹葉摩擦出的聲響。吳磊立刻舉手喊道:“停下!”頓時,一行人紛紛露出疑惑之色,警惕的註視著四周。“什麼情況啊,磊子。”瘋子低聲問道。吳磊側著耳朵,閉著眼睛仔細去聽那個奇怪的聲音,他睜開眼搖瞭搖頭道:“你沒有聽見什麼奇怪的聲音嗎?”幾人都紛紛的搖著頭說沒聽見。吳磊面色十分的凝重,他道:“我剛才聽見瞭一些奇怪的聲音,我們還是小心一點。”他們都知道濃霧中充滿瞭危險,並沒有覺得吳磊的話是開玩笑,反而更加的謹慎瞭起來。倒是楊斌睜著眼睛,疑惑的看著幾人說道:“喂,你們這是幹什麼啊,鬼鬼祟祟的,怎麼像做賊一樣。”楊斌露出幾分警惕之色,手已經緩緩的放在瞭腰間的電棍之上。趙曉天在楊斌的後面看見瞭他的舉動後,立刻呵斥道:“喂,你想做什麼!”三人齊刷刷的轉過頭看向楊斌,果然看見他的手保持在腰間的電棍之上,一副警惕的樣子。楊斌冷冷的說道:“你們幾個的舉止太奇怪瞭,如果不交待清楚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們都呆會局裡。”王子濤徹底的對這個交警無語瞭。都什麼時候瞭,他娘的還有時間在懷疑他們,難道不應該關心整個城市的人都到哪去瞭嗎。王子濤氣的差點又拿起滅火器噴他一身。可是就在這時,濃霧內一團灰霾朝著幾人飛來,然而他們卻渾然不知。“喂,我說交警大哥,我們幾個像是壞人嗎,難道你不應該把重心放在消失的人身上嗎,我們也是受害者好吧,難怪華夏的交警都這麼廢物,完全沒腦子好嗎,有這份閑心吃飽瞭撐著,不如多花點心思打擊犯罪。”王子濤沒好氣的說道。楊斌立刻就怒瞭,直接抽出瞭電棍指著王子濤道:“我要你道歉,你這是在侮辱警察這個神聖的職業。”瘋子和趙曉天都咧著嘴角,幾乎都看不下去瞭,瘋子對趙曉天給瞭個眼色,示意直接先拿下他。吳磊也很贊成,這傢夥一驚一乍的,他們沒到古皇宮,恐怕就把鬼怪給引來瞭。“啊~,曉天!!”“救命啊,曉天!!!”就在這時,在後方的文春麗突然大喊救命,幾人面色一變紛紛轉過頭去,隻看見灰色的霧霾中一隻濃霧大手將文春麗抓到瞭空中,而且還在不斷的朝著濃霧深處抓去。幾人紛紛色變,楊斌也露出瞭震驚之色,他從未見到過如此詭異駭人的一幕。極品捉鬼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