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app下载向日葵茄子,情報站在耶路撒冷新城區,夏雷三人在較遠的地方下車,步行到瞭情報站。@,它的表面是一個華人經營的情趣用店,這種商店一般人都敬而遠之,很少有人關註,更別說是進去看一看瞭。不得不說,這種的偽裝是很高明的。到瞭情報站,夏雷才知道專傢組的成員已經被送到瞭大使館之中。距離這個情報站,隻隔著一條街的距離。因為情況緊急,在夏雷三人趕往這裡的時候,情報站裡的情報人員已經將專傢組的成員轉移到瞭大使館之中。這是一個非常明智的做法,大使館就等於是一國的領土,以色列人是不會進去進去查看的,更別說是進去抓人瞭。以以色列和華國目前的關系,相信以色列官方也不會允許美國進入華國的使館胡作非為。將專傢組成員轉移到情報站的特工名叫劉強,他留瞭下來,沒有跟隨專傢組的成員進入大使館避難。他留下來的目的也是為瞭向夏雷三人描述事件的經過。“我們接到情報站的緊急情報,立刻開始轉移專傢組的成員。”一間地下密室裡,劉強回憶著當時的情景,情緒依舊很緊張,“那個時候,我們已經發現有以色列的士兵和警察在附近活動。還有cia的人,他們應該是這次行動的主導者。”龍冰磨瞭一下銀牙,聲音冰冷,“繼續說。”“我們的計劃是一起轉移,可是現實的情況卻已經沒有可能瞭。竇勇做出瞭決定,他和另外三個同事留下來吸引cia和以色列人的視線,給我和專傢組的成員創造逃走的機會。我帶著人轉移到酒店後門,竇勇他們便敲破瞭房間的玻璃,對著天空開槍。我們倒是及時逃出來瞭,可是他們……”劉強說不下去瞭,鐵錚錚的漢子,眼裡卻含著淚水。“不要難過。”唐語嫣拍瞭一下劉強的肩膀,“他們的血是不會白流的,cia,我早晚要他們付出比這慘重十倍的代價!”夏雷看著同在密室裡面的一個中年男子,提出瞭他的問題,“喬先生,有沒有查到是什麼人泄露瞭我們的行蹤?”那個中年男子名叫喬平,是這個情報站的站長,級別與龍冰和唐語嫣是一樣的。喬平說道:“查不到,這樣的事情別說在這麼快的時間裡查到,就算以後也很難查到。”夏雷沉默瞭,他其實想到瞭一些人,比如木劍鋒,比如葉坤,比如古可。可是,這些人雖然很可疑,但沒有證據,他不敢貿然下結論。尤其是木劍鋒和葉坤,這兩個人確實有致他於死地的心思和動機,但兩人都是國字號軍工企業的老總,這麼做的風險太大,那兩人恐怕還不敢冒這樣的風險。剩下一個古可,古可加入cia不久,她在華國的地位也不高,她怎麼可能得到這種級別的機密情報?除瞭這三個人,他再也想不到別人瞭。這時喬平嘆瞭一口氣,“還好,我們的專傢組成員及時轉移瞭,他們的任務也沒有泄密,不然的話就沒法善瞭瞭。”頓瞭一下,他又說道:“發生這種情況,我建議你們將任務取消,我會安排你們回國。”唐語嫣和龍冰都看向瞭夏雷,等著他的意見。發生這種事情,回去,上面也不會責備什麼。繼續執行任務,會有很大的風險,不過隻要夏雷想要留下來,她們卻是無懼的,都會留下來陪他繼續執行任務。回去,固然可以避免危險,可是古合金和青銅寶書的秘密就無法破解瞭。這讓夏雷難以取舍,他想瞭一下,“我要留下來執行任務。喬先生,你能幫我一個忙嗎?”“你需要我為你做什麼”喬平問道。夏雷說道:“我需要一張耶路撒冷老城區的排水系統的圖。”喬平愣瞭一下,“你要那種圖紙幹什麼?”“當然有用。”夏雷說道:“我要的排水系統的圖越古老越好,能為我搞到嗎?”喬平說道:“你等一等,我去問問我的人,看他們有沒有辦法。”說完,他離開瞭密室。“劉強,你下去休息。專傢組的成員回國的時候,你也一起回國。”龍冰說道。“不,龍科長。”劉強說道:“讓我留下來與你們一起完成任務,我不想讓竇勇他們白白犧牲。”龍冰看瞭夏雷一眼,“你來做這個決定。”夏雷說道:“你想留下來就留下來,多一個人也多一份力量。”“謝謝。”劉強說。夏雷沒說什麼,隻是點瞭一下頭。喬平沒過多久就返回瞭密室,開門見山地道:“夏先生,抱歉,我們沒法為你搞到那種地圖。不過,我們的一個情報員的男朋友在耶路撒冷博物館工作,她經常出入耶路撒冷博物館。她說,她在耶路撒冷博物館的考古學博物館看到過一張很古老的地圖,地圖上有聖墓教堂,面積也和耶路撒冷老城區相似,估計是你想要的地圖。”“博物館?”夏雷的臉上頓時浮出瞭一絲苦澀的笑容。剛剛才從虎口脫險,卻又要去博物館那種地方,還真是不然人安生啊。喬平說道:“夏先生,我不建議你去博物館偷那張地圖,那裡的安保設施非常嚴密。你知道的,這個地方一直處於戰鬥狀態,像博物館那種地方一般都有軍警和摩薩德的人守衛,尤其是摩薩德的人,他們的經驗非常豐富,很難纏。”“不用偷,我隻需要看看那張地圖就行瞭。”夏雷說道。喬平問道:“現在就要去嗎?”夏雷說道:“不,明天再去。這會兒外面肯定在戒嚴抓人,這個時候去風險太大。”喬平說道:“那好,我去給你們安排房間。”大約一刻鐘後,喬平領著夏雷、龍冰和唐語嫣返回瞭地面,上瞭情趣用店的二樓。地下的地下室是情報站辦公的區域,這二樓是居住的區域。可是,隻有兩間寢室。喬平打開瞭其中一個房間的房門,“抱歉,隻有委屈你們四位住一個房間瞭。我和我的人住另外一個房間。”龍冰和唐語嫣的眉頭頓時皺瞭起來。劉強跟著說道:“我還是住剛才那間地下室,那裡有一張桌子,給我一張毯子就行瞭。”與兩個女科長住在一個房間,劉強連想都不敢去想。夏雷也開口說道:“我也……”卻不等夏雷把話說完,唐語嫣便說道:“你就別去瞭,和我們一起住。”夏雷很是尷尬,可又不好說什麼。喬平似乎嗅到瞭什麼奇怪的氣味,趕緊說道:“你們進去休息,有什麼需要就叫我一聲。哦對瞭,你們的武器已經運過來瞭,就在情報站,你們隨時都可以拿走。”“暫時不需要。”龍冰說。這句話,等於是請人離開瞭。喬平和劉強識趣地離開瞭。夏雷硬著頭皮進瞭房間,一進門他整個人都不好瞭。這個房間裡到處都是情趣用,電動的工具,仿真的娃娃,透明的情趣服裝,還有護士、制服什麼的,總之能想到的情趣用,這裡都有。最誇張的是床邊的一堵墻上掛滿瞭條形矽膠用具,各種顏色,各種尺寸,花花綠綠給人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唐語嫣和龍冰也都尷尬得要死,那些女性的用讓她們面紅耳赤。更讓她們難堪的是,她們的大腦會忍不住將那些用具跟夏雷的身體聯系起來。那些想象,真是羞死個人瞭。“嗯嗯……”夏雷打破瞭尷尬的沉默,“這個地方大概是個展示的房間?或者,是個倉庫。”“你想說什麼?”唐語嫣沒好氣地道,然後她壓低瞭聲音,“色狼。”夏雷尷尬地聳瞭一下肩,假裝沒聽見。他走到窗戶邊,將窗簾撩開一個角,看著樓下的街道。一輛警車拉著警笛,從街道上呼嘯而過。坐在車裡的警察在車窗裡觀察著街道上的行人和車輛,神情嚴肅。果然和他猜想的那樣,整個耶路撒冷都戒嚴瞭。嗚嗚嗚……身後忽然傳出瞭奇怪的聲音。夏雷回過瞭頭去,卻看見龍冰觸電似的從一張沙發上跳起來,在她屁股後面有一隻條形的用具被誤觸開關,嗚嗚地轉動瞭起來。這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可夏雷和唐語嫣都笑不出來。那三個犧牲的101局的特工就像是三塊石頭壓在他們的心上一樣,沉重得很。“可惡!”龍冰抓起那隻東西就扔到瞭墻角裡,羞惱地道:“這個地方怎麼住人啊?”唐語嫣破天荒地沒有與龍冰頂嘴,她嘆瞭一口氣,“忍忍,明天我們再換一個地方住。”夏雷說道:“今晚你們睡床,我睡沙發。”唐語嫣和龍冰對視瞭一眼,雖然都沒有說話,但都默認瞭。三個人在一個房間裡,想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可能瞭。接下來的時間,夏雷躺在沙發上靜靜地回想著他所看過的一切,一幢幢建築,一條條街道在他的腦海裡快速成型,他的思維就像是一隻飛鳥一樣在耶路撒冷老城區裡飛來飛去,尋找著什麼東西。下午,夏雷要來瞭一臺筆記本電腦,用谷歌搜索引擎搜索出瞭耶路撒冷博物館的資料。他一條一條地看著,並將那些內容記在心裡。如果耶路撒冷博物館裡真有那樣一張古老的地圖,他隻需要看一眼就能記住,根本不需要偷走。所以,明天的去博物館的行動其實並不困難。唯一的風險就是需要避開摩薩德的人,還有cia的人。夜裡,龍冰和唐語嫣睡在床上,夏雷睡在沙發上,倒也相安無事。不過,和兩個女人睡在一個房間裡,那種感覺卻也是怪怪的。超品透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