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張著嘴巴,對著我咒罵著,怨毒的樣子,活像是要將我生吞。“慕清泠,你給我記住,你和席慕深,都不得好死……哈哈哈……”“啊。”我被那個像是詛咒一般的聲音刺激到瞭,捂住耳朵,忍不住尖叫瞭起來。“清泠,清泠。”直到我聽到瞭葉然異常溫柔的聲音,我睜開眼睛,就看到瞭葉然柔美紅腫的眼睛。“太好瞭,你終於醒瞭。”葉然緊緊的抱著我,身體不斷顫抖著。“媽媽……”我啞著嗓子,叫著媽媽。“別怕,媽媽在這裡,不會讓霍驍傷害你的。”葉然的手冰冷瞭一片,她明明在害怕,卻一直在叫著讓我不要害怕。“媽……我夢到……方彤瞭。”我靠在媽媽的懷裡,有些無力道。葉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說的話,身體突然變得僵硬瞭起來。我沒有註意到,隻是繼續自言自語道:“方彤渾身鮮血,還詛咒我和席慕深一輩子都得不到幸福,說我們一定不會在一起,奇怪瞭,方彤不是死瞭嗎?為什麼……我會做這種恐怖的夢?”方彤早就已經葬身在谷底,我怎麼突然會想起方彤?“你隻是太累瞭,休息一下就沒事瞭,這個隻是夢。”葉然摸著我的頭發,對著我喑啞道。“泠泠,哪裡去瞭?”我按壓瞭一下眉心的位置,看著葉然道。我怎麼醒來就沒有看到泠泠?難不成,泠泠被霍驍帶走瞭。“泠泠他還在睡覺。”葉然遲疑瞭一下,對著我小聲道。“我去看看泠泠。”我沒有註意葉然奇怪的神情,掀開身上的被子,便下床。霍驍雖然限制瞭我們的自由,但是在裡面的房間,我們還是相對自由的。我走出房門,直接走到瞭泠泠的房間門口。傭人好像是剛給泠泠送飯,看到我之後,隻是對著我行禮,便離開瞭。我推開泠泠的門,卻看到泠泠根本就沒有在睡覺,他蜷縮在窗子邊上,將窗簾裹在自己的身上,像是一個受驚的小刺蝟一樣。“泠泠,你怎麼瞭?”我看著泠泠的樣子,有些擔憂的叫著泠泠。“啊……”我走進泠泠的時候,泠泠沒有像是以前一樣,立刻朝著我撲過來,他在看到我的時候,突然對著我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聲,我看著泠泠的情緒這麼激動的樣子,茫然無措的看著抵觸我靠近的泠泠。“泠泠,是媽媽啊?”我咬唇,看著瑟瑟發抖,抵觸著我靠近的泠泠,眼圈不由得泛紅。泠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泠泠不想要我靠近他嗎?究竟發生瞭什麼事情?為什麼泠泠會這個樣子抵觸我?“清泠,你先冷靜下來,泠泠隻是受瞭驚嚇,很快就會好的。”葉然走進我,握住我的手,對著我復雜道。“受瞭驚嚇?”我迷茫的看著葉然,完全聽不懂。“泠泠乖,到外婆這裡來。”葉然蹲下身體,對著泠泠伸出手道。泠泠紅著眼睛,不斷的搖頭,渾身顫抖,眼睛更是蒙上一層恐懼非常的氣息。泠泠究竟在害怕什麼?霍驍是不是對我的泠泠做瞭什麼?這個變態,究竟想要幹嘛?“泠泠,我是媽媽啊。”我看著泠泠這個樣子,眼睛通紅,眼淚差一點流出來瞭。泠泠不肯從角落裡出來,甚至,沒有朝著我撲過來,他在害怕我?為什麼……一直粘著我的泠泠突然會這麼害怕我?“慕清泠,你的孩子現在很怕你。”就在我看著泠泠滿是悲傷無助的時候,霍驍出現瞭。他站在門口,陰柔的臉上浮起一層古怪的光芒。我回頭,怒視著霍驍道:“霍驍,你對我的泠泠做瞭什麼事情?”“我對泠泠可什麼事情都沒有做。”霍驍摸著下巴,冷嘲的看著我,譏諷道。什麼?霍驍沒有對泠泠做什麼事情嗎?那泠泠,為什麼會露出這種恐懼的表情?泠泠以前是很活潑的,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要說對他做什麼事情的人,也應該是你吧?慕清泠,你知道自己做瞭什麼事情……”“給我住口,霍驍。”霍驍的話,沒有說完,就已經被葉然給打斷瞭。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葉然這麼生氣的樣子,她握緊拳頭,朝著霍驍怒視道:“你究竟想要怎樣?你要報復,要怨恨,沖我一個人來就可以,為什麼要傷害我的女兒?”“然,我給瞭你機會,讓你和我結婚,可惜的是,你一直執迷不悟,既然這個樣子,我就將你的女兒拉進深淵和沼澤,你想要你的女兒被抓起來嗎??”“你……”葉然被霍驍的話氣到瞭,整張臉都變成瞭粉白一片。“隻要你嫁給我,我會對你很好的,我會照顧好你的女兒和外孫的,好不好?”霍驍的眼底帶著病態和瘋狂,我有些惡心的看著霍驍。明明一切都是霍驍自作自受,現在卻用這種卑鄙的手段逼迫媽媽,這個男人真是太惡心瞭,好在以前媽媽沒有被霍驍一直蒙蔽下去,要是媽媽喜歡的是霍驍的話,她的生活,一定會非常痛苦吧?“霍驍,你休想,媽媽是我爸爸的。”我將葉然拉到我的身後,對著霍驍冷冷道。“呵呵……小丫頭的眼神不錯,可惜瞭,你是方浩然的女兒。”霍驍瞇起眼睛,陰森森的朝著我走進。“你想要對清泠做什麼?”葉然見霍驍朝著我走進,渾身冰冷的拽住我的手。我拍著葉然的手,對著葉然說道:“媽,你放心,暫時他不會要我們的命,畢竟,他想要的就是一個虛偽的傢庭。”我都看出來瞭,霍驍將我和泠泠抓來,為的就是構建一個虛擬的傢庭。他想要葉然嫁給他,自欺欺人的催眠自己,我是他的女兒,泠泠是他的孫子,這個男人,真的是病的不輕。“小丫頭,你很聰明,可是,你最好不要惹怒我,要不然,不管然怎麼求情,我都不會客氣。”霍驍陰冷的瞇起那雙恐怖的眸子,直接盯著我冷哼道。我看著霍驍那雙可怕的眼眸,不由得沉下臉。這個男人,危險又偏執,不知道現在外面是什麼情況。外公他們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我?席慕深,你現在在哪裡?霍驍這個變態,不知道對我的泠泠做瞭什麼,泠泠一直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不管我怎麼叫泠泠,泠泠都不肯接近我,他會主動接近葉然,可是,每次隻要我去抱他,泠泠就會非常抵觸我。我有些難過的看著一直窩在葉然懷裡的泠泠,苦笑道:“媽,泠泠怕我。”明明一直都很依賴我的泠泠,突然有一天,用這種害怕恐懼的眼神看著我,我的心,就像是被鋼針刺穿一般那麼的難受。“會好的,清泠不要怕。”葉然摸著我的頭發,對著我說道。“媽,我們必須要離開這裡,爸爸還在醫院等著你回去。”我壓下心中的酸澀,知道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現在的我們,必須要盡快離開這個地方。葉然搖頭,有些惆悵道:“清泠,你不知道霍驍這個人,究竟多麼的可怕,他瘋狂的程度,可以毀滅一個軍隊。”“而且,他的反偵察能力非常強,恐怕爸爸他們很難找到我們的確切位置。”“難道我們就認命?被霍驍關在這個地方。”我蹙眉,看著葉然說道。葉然低下頭,看著懷中的泠泠,然後抬頭道?:“清泠,找機會,你帶著泠泠離開這裡。”“那媽媽你呢?”“霍驍要的隻是我罷瞭,抓你們隻是想要牽制我,你們走瞭,我才可以安心的和霍驍鬥。”“不行,要走我們一起走。”我搖搖頭,握住葉然的手。我怎麼可以丟棄葉然,自己帶著泠泠離開這裡?不管有多麼的困難,我一定會帶著葉然和泠泠離開這個鬼地方的。被囚禁在這種別墅裡,我都不知道日子過瞭多久瞭,我想,應該有一個月瞭吧?霍驍每天都會在別墅裡,哪裡都不去,我悄悄的將整個別墅都摸索瞭一遍,大概已經可以知道,這個別墅的結構瞭。別墅外面有很多的保鏢守護著,隻要將門口那些保鏢引走,要離開這裡,應該就容易多瞭。但是,要讓那些保鏢離開,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霍驍下命令。如何讓霍驍下命令,這是一個問題,於是我想出瞭一個辦法。“這個樣子做就可以瞭嗎?”晚上,我和葉然說瞭一下計劃,葉然看著我,疑惑道。“嗯,隻有這個方法,可以將外面的保鏢全部撤離,爭取我們離開的機會。”我捏緊拳頭,看著葉然說道。“好,明天我會找霍驍出來吃飯,陪他喝醉。”葉然平靜的看著我,伸出手,摸著我的頭發,輕聲道:“泠泠,你長大瞭,越來越有能力瞭,我很開心。”“媽,你怎麼突然說這個?”我看著葉然,困惑道。“不……媽媽隻是覺得我的清泠變得越來越能幹瞭,你外公肯定會很喜歡你。”“嗯,外公其實就是一個別扭的老頭,不過,媽媽,外公的身體好像是不怎麼好,我想這些年,外公肯定非常思念你,隻是一直拉不下臉來,這一次你出事,外公著急的不行。”愛你蝕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