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即便是心中早就預料到瞭,但是在聽到從自己人口中說出這個消息之時,大殿中的大能們面色還是不由的一變。在前面幾個月,秦逸塵如同人間蒸發瞭一般,即便是在三大皇族龐大的情報網絡之中,也是沒有半點他的消息。而在雷妖一族聯盟軍人心渙散之際,卻是突然暴出瞭他的消息,這恐怕是秦逸塵有意而為。雖然此舉為雷妖一族聯盟解瞭燃眉之急,不過他自己卻是陷入險境之中。為瞭挽回顏面,那三大皇級種族可是派出瞭三尊至強者啊!以獅何凡為首的三尊至強者,即便是雷妖老祖對上瞭,恐怕都會有些頭疼,這種姿態,也是證明瞭星獅皇族等對秦逸塵的重視程度。“赤暴生他們已經和秦小友交手過瞭。”不過,在雷妖老祖他們有些著急之際,那尊至強者卻是再次開口道。“交手過瞭?難道那小子……”在大殿側面,一尊至強者眉頭微微一皺,忍不住開口問道。“雷老,我們似乎有些小看秦小友瞭,據目擊者說,秦小友在與赤暴生交手之時,雖然落於下風,但是,後者根本就沒能力擒拿住他,最後還是獅何凡他們一起現身……”在眾多目光的註視下,那尊至強者再次開口道。“什麼?他竟然和赤暴生交手瞭?!”聽到這話,大殿之中的眾多大能臉上都是湧現出瞭一抹愕然之色。赤暴生,那可是赤炎皇族的至強者,其功法霸道絕倫,所領悟的大道,更是讓他的爆發力在同等級別中屬於絕對的翹楚!這種存在,即便是大殿中的眾多至強者,除瞭雷妖老祖之外,恐怕沒有任何人敢說能和他硬拼!而秦逸塵與其交手,後者竟然還奈何不瞭他!“難道那他突破成為至強者瞭?”在大殿尾座之上,玄月魚眉頭微微一皺,旋即猜測道。雖然他高居萬族百強榜第二,但是,在面對至強者時,也唯有逃命一途,像赤暴生、獅何凡這種存在,他更是毫無抵抗之力,在隕天城中,他可是清楚的感覺到瞭那種存在的恐怖。而秦逸塵能夠與赤暴生交手,在眾人看來,或許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突破成為至強者瞭!不過,這才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他才剛突破到聖級巔峰不久,按理來說,想要突破成為至強者,應該不太可能吧?“他的修為好像沒有突破……”在一道道目光的註視下,那尊至強者微微搖瞭搖頭,旋即又是說道:“不過,他好像得到瞭一副瞭不得的神甲,也是憑借那神甲的庇護,赤暴生屢次將他轟落,都未能重創他。”“神甲?”聞言,大殿之中頓時響起瞭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究竟是什麼樣的神甲,竟然能夠抵擋得住至強者的威能?在首位之上,雷妖老祖眼中同樣是有著一抹詫異之色,不過,在他看來,秦逸塵應該不僅僅是借助那神甲之力,即便神甲再強,如果實力不濟的話,也抵擋不住大道的攻擊!“後來呢?”在眾人都有些愕然之際,雷妖老祖卻是揮瞭揮手手,示意後者繼續往下說。“赤暴生屢次失手後,獅何凡與驚旭終於是忍不住現身瞭。”說到此處,那尊至強者臉上也是有著一抹不忿之色:“他們三人也真是不要臉瞭,在無數人的註視下,公然聯手動用神通來對付秦小友。”“呸,還是皇級種族的至強者,真是為瞭達成目的,什麼不要臉的事情都幹得出來!”在其話音剛落之際,大殿之中的至強者們臉上頓時湧起瞭憤怒之色。至強者可是掌握著“道”的存在,在他們眼中,至強之下,盡為螻蟻!然而,在對付一個小輩時,三個成名已久的至強者,竟然聯手,這種事情,當真是讓人不齒!在憤怒之際,眾人剛松緩下來的心頓時不由的再次緊繃瞭起來。能與赤暴生正面交手,的確讓得他們很是意外,不過,面對三尊至強者聯手,而且是毫不留情的神通,恐怕,秦逸塵就算晉升到瞭至強者,也難以應對吧?“繼續說!”此時,雷妖老祖的面色也是猛的一沉,在其威嚴的聲音之中,竟然出現瞭一抹罕見的顫音,很顯然,對於獅何凡他們不要臉的行為,他也感到十分的震怒。但是,即便如此,他又能如何?驚雲皇族和赤炎皇族,那都是有著悠久底蘊的皇級種族,即便是以雷妖一族聯盟現在的力量,恐怕都難以撼動這種龐然大物。至於星獅皇族,那更是萬族大陸上,任何一個勢力都不想去招惹的存在!同為皇級種族,可是,星獅皇族的威名,要遠超其他的皇級種族!如果得罪瞭星獅皇族,雷妖老祖一點都不懷疑,後者隻要一句話,便能讓他們雷妖一族剛獲得的勝利果實丟失,甚至要在萬族大陸上逃命!“嗡……”在雷妖老祖的問話下,那尊至強者卻並未直接回答,而是手臂一揮,一副可怕的景象浮現而出。那片景象的天際之上,三道散發著恐怖威能的神通凝聚。即便僅僅是通過至強者無上手段重現的景象,大殿中的眾人也能感受到那些神通的恐怖。旋即,景象之中,威能大作,那三道恐怖的神通呼嘯而下,隨著視線的一動,方才是發現,那種足以重創至強者的神通,其目標竟然是秦逸塵。那時候的秦逸塵,身上穿著一襲威武的鎧甲,在三道恐怖神通的印照之下,那俊朗的面龐上菱角都是清晰分明,別有一番氣質。“唉……”然而,秦逸塵的身影僅僅是出現瞭一瞬,他所在之處,便是被三道神通的威能所彌漫,從景象中,所有人都能感覺到其中那種毀天滅地般的波動。獅何凡三人的實力,的確是恐怖至極,他們的聯手,在此處,除瞭雷妖老祖,恐怕沒有任何至強者敢說自己能全身而退。至於秦逸塵,剛才那片景象,恐怕是他在萬族大陸的最後一幕瞭。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