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在跟我說話嗎?”孔姓青年到底是先天境高手,很快恢復過來,看著李霄手中的精鐵劍,透出貪婪之色。“我再說一次,蚩龍現在在哪?”李霄面色發冷,持劍指向孔姓青年。“蚩龍在哪,你跪下求我,或許我一高興,便告訴你瞭。”看到李霄氣息不顯,孔姓青年毫無忌憚,對方最多後天九重,後天九重面對先天境,毫無勝算,更別說自己這群人還有先天二重。孔姓青年說完,眾人哈哈大笑。“刷!”李霄如一道影子,沖向眾人。李霄心急如焚,此時哪有時間與他們囉嗦,直接闖入人群,斬月劍法使出。“刷,刷!”兩劍!兩個先天境的高手還沒來得及反應,便倒在地上,身體抽搐,連哀嚎的慘叫聲都沒發出,是死是活,並不知曉。“我最後說一次,蚩龍現在在哪?”李霄劍指眾人,氣勢如虹。當李霄的聲音再次傳來,他們才反應過來。“竟敢動手殺人,大傢一起上,殺瞭他,搶瞭他的劍,這武器應該值錢,到時一起分。”他們到底是見過風浪的人,並未被嚇住,在孔姓青年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們都手握武器,把李霄團團圍起,雙眼盯向精鐵劍,貪婪之色,毫不遮掩。“殺!”面對十多人的圍攻擊,李霄並未驚慌,從容應對,以奇快的身法,遊走於眾人之間。一招過後,李霄毫發無損。“這!”眾人大驚,不可思議的看著跳出戰圈的李霄。“這,此人肯定沒到先天,沒感應到半分內勁。”“身法奇快,又似影子,那隻有一種可能,得到傳說中的影蛇王之心。”“怎麼可能,萬頭影蛇王也未必提煉出一個影蛇王之心。”……李霄未理會眾人的談話,再次沖向人群。這一次,他大開大合,故意露出破綻。“刷!刷!刷!”各種武器招式,影影綽綽,一時難以分出李霄的身影。“刺!”一劍。孔姓青年眼神呆滯,站立不動,最後轟然倒於地上。李霄直接刺中命門。“孔兄?!”眾人呆滯,他們中最強之人都倒瞭,他們還怎麼鬥,拿著武器,做出防禦姿勢,圍在孔姓青年旁邊。“還好,孔兄隻是被擊中命門。”“擊中命門?!”眾人隻覺得頭皮發麻,不由倒退一步。“他是李霄!”不知誰喊出這一聲,讓他們回過神來。“李霄,怎麼可能這麼強?”有人疑惑。“以前,李霄隻是個廢物,而在幾天前,李霄在兩天之間突破至後天六重,對戰十多位後天六重,聽說每人都被他擊中命門,並且被狠抽耳光。”“這個我聽說過,那在整個臨山傳得太瘋瞭。”“能擊中命門者,隻有李霄!”他們談論完,原本害怕的神色立即變化,每人雙眼冒光,看向李霄時,垂涎三尺。看到眾人樣子,李霄沒有說話,直接持劍而來,眼中盡是殺意。“殺,誰殺瞭李霄,破天丹就多分一成。”有人大喊。誰都清楚,第一個上的人未必能活得下來,面對破天丹的誘惑,每人眼中是熾熱的。“殺!”眾人一齊沖向李霄,奮不顧身。李霄心急如焚,毫不保留,沖入眾人,左右砍殺。李霄突破他們的防禦,向身邊最近一個先天一重的武者出手,左手招招去攻擊他的命門。被攻擊者看到李霄來勢兇猛,大驚,慌忙抵擋,然而,等待他的卻是李霄右手的致命一擊,他脖子被劃破,血染紅瞭胸前,撲通倒地。一招,他們便倒下一人,李霄本就後天十重,實力相當於先天一重,同境界之中,本就無敵,先天一重哪是李霄對手。李霄如法炮制,虛招再次攻向另一位武者,這位武者盡管得知李霄是虛招,對於命門,也不敢放棄抵擋,慌忙之中,已註定結果--倒地身亡。“刷,刷。”刀光劍影!沒多久,十多個人,站在李霄面前的隻剩下三人。三人都是先天二重,其中便有孔姓青年,他已經恢復。“哈哈哈,死得好。”其中一人哈哈大笑,並沒有因為隻剩下他們三人而膽怯,相反,他們神色隻有輕蔑,“孔兄,這下好分多瞭,你一人占四成,我們兩人占三分,沒問題吧?”“公孫兄,沒問題!”孔姓青年眼中透出奸計得逞的笑容,剛才的戰鬥,他們根本就未出力,相反,他們暗中觀察李霄,李霄透露出來的也就先天一重的實力,而且,李霄至始自終都未使用內勁護體,說明他還未到先天,對於後天境武者,實力再強,哪能是他們的對手?十多人的送死,完全就是在消耗對手。一個還沒恢復的人,而且還未到先天的武者,能厲害到哪裡去?“那好,我們也不好保留瞭,速戰速決,要被他人知道瞭,又得分一杯羹瞭。”另一人說道。“好!”孔姓青年與叫公孫男子齊聲音說道。三人沖向李霄,每一招都蘊含內勁,李霄用劍抵擋,被震得雙手發疼,差點連劍都被拋飛。“這麼強!”李霄憑借速度,跳脫戰圈,冷眼看向三人。公孫男子看到李霄不敵,大喜,未等其他二人反應,瘋狂沖向李霄,手中刀法,凌厲無比。他想搶得先機,準備得到破天丹後便逃走,他自信,他的速度,其他二人休息追上。“死吧,能見到我用出霹靂刀法,你死也值瞭。”姓公孫的男子嘴角微微一笑,得意無比。斬月劍法!這次,李霄才不再保留,第一次使出瞭5級的斬月劍月,斬向也姓公孫男子的霹靂劍法上。“轟!”聲音振聾發聵,塵土飛揚。“啊!怎麼可能!”公孫男子蹬蹬蹬被擊退好幾步,一臉不可相信,而李霄,站立於原地,雙眼盯著三人。“我們來幫你!”身後,兩人的聲音傳來,公孫男子聽後大喜。“啊……你,你們!”公孫男子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臉上露出不信、不甘神色,最後倒於地上,一動不動,他的背上,分別插瞭一把劍與一把刀。“就你這小心思,能瞞過我們?”孔姓青年淡淡的說道。超級致命系統